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崔迎春散文】宋词,线装的美酒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16:03:44 游览量: 84

简述:

【崔迎春散文】宋词,线装的美酒

【崔迎春散文】宋词,线装的美酒



    如果有人说宋词是线装的美酒,我就会说至今香醇满喉;如果有人说宋词点亮了满天的星斗,我就会说它妩媚了整个文字的宇宙;如果有人说宋词是千年的花后,我就会说它始终栖息在玫瑰的枝头,至今余香满手;如果有人说宋词是千年的凝眸,我就会说它始终蕴藏在灯火阑珊后,至今温暖心头。
  宋词,它与唐诗争奇,它与元曲斗艳,承上启后。它比元曲含蓄,欲说还休;它比唐诗自由,挥洒风流。它错落有致,雪清玉瘦;它韵律优美,朗朗上口。它是几千年文字长廊里的美人,清丽婉柔,回眸处暗香盈袖;它是文学圣坛的巨钻,才高八斗,始终镶嵌在岁月的路口。
  它是撒不完的清愁,斟不完的美酒,弹不完的箜篌,剪不断的离愁。它可以是纤纤手,云鬓柔,泪沾佳人衣袖;它可以是和羞走,金钗溜,却把青梅嗅;它可以是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花间一壶酒,远山挂帘鈎。它可以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它可以是粉面含羞,花自飘零水自流。也可以是倚门回首,千年的梅香不朽;它可以是琼花吹落一江的清愁,也可以是红粉抚过百花的肩头。
  它在莲心里漫游,在红尘中停留,在水之湄等候,在幽篁林间行走!无论经过多少朝代的更迭,都新眉画就,山明水秀;无论经过多少时间的沙漏,都冰心雪柳,风采依旧!
  它可以是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离愁;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烦绪苦酒;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故国不堪回首;是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碧波里向往的自由。覆水难收,阶下囚,事事休,多少苦,多少忧,卡在喉;多少屈辱,多少磨难,泪满异乡的月头。失败的皇帝,词坛的巨斗,多少泪断脸,多少恨,说不出口。可怜小周后,终落赵光义之手,屈辱堵满心头,就是骂遍九州,怨都不能休!可怜李煜还是遭毒手,小周后也随夫天堂收,免得再在尘世遭污垢。
  它可以是李清照的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是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多少清丽在手,多少空灵满眸,多少锦心绣口,多少雪地轻柔。她与赵明诚,情深意厚,志趣相投。赌书泼茶,相思煮豆,大相国寺同游,好梦几回,却难白头。她的一生,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是千古第一才女的亡国之忧。
  宋词不光是有着婉约的温柔,更有着豪放的风流。是陆游的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身老沧州的志未酬;是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的爱恨悠悠。是苏轼的大江东去,千堆雪,上下几千年的指点春秋;是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淡然悟透;是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豪情演奏。是辛弃疾的千古兴亡多少事,不尽长江滚滚流,坐断东南战未休的恨不退敌寇。是岳飞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故土难收!
  走在宋词的渡口,雪滩沙鸥,乌蓬小舟,深黄一点入烟流,露华凄冷蓼花愁。你可以遥遥的望见阮小七驾一叶扁舟,鬓角插一朵火红的石榴;你可以看见燕青倜傥风流,白锦上铺满软翠般的花绣。
  千年的美酒,醉了多少人的心头。万年的邂逅,有了心灵的悸动颤抖!如果你说那时的卞京是红肥绿瘦,我就会说那时的水城真是花团锦绣。如果你说那日的龙亭将相王侯,我就会说夕日的虹桥尽显风流;如果你说那时的清明繁华尽收,我就会说没有宋词的双眸,美丽就是海市蜃楼;没有宋词的巧手,隔着悠悠的岁月,荒凉就会爬满额头。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10327.html

文章标题:【崔迎春散文】宋词,线装的美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