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感悟生活] 【康怀军散文】面子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0:11:55 游览量: 89

简述:

[感悟生活] 【康怀军散文】面子

   进门的一刹那,我在人群中看见了那张脸,那张脸也看见了我。
   在一片热情的招呼声中,那张脸瞬间转阴,扭到一边去了。
   我知道那张脸对我有意见,因为这已经是第三次对我不友好了。第一次大概是那次街头偶遇,我俩相对而行,快到跟前了,那张脸冷若冰霜地抬起来扭向了一边。第二次是在朋友家的喜宴上,那张脸给满桌的人敬酒,到我面前,我因为戒酒,婉绝好意,那张脸尖刻的话语里竟充满着火药的味道。
   我和那张脸算是广义上的同乡,虽没有工作和生活上的往来,但相互之间是认识的。他对我的意见缘于他家的喜宴。大概是娶儿媳妇或是嫁女。他在半个多月前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是某月某地某事邀请参加云云,过后我俩见过一面,只是简单地点头招呼,他也未提及宴席的事。
   对于这样的邀请我一直在纳梦,我觉得每个人的交际是可以画同心圆的,越是内圈关系越近。当面邀请的首先是核心层亲友,随着电话邀请、托人捎请谏邀请、街头路尾遇见了随机邀请等不同形式的变化,除过特殊情况,亲疏远近应该是分明的,发短信大概是最外层的对象了吧?这当中,白事是例外的,因为仓促之间发短信是最不打扰别人也是效率最高的,人们自然理解。
   那时节宴席最是泛滥。除正常的婚丧嫁娶外,谢师宴、生日宴、乔迁宴、参军宴、满月宴、立碑宴、周年宴、打顶宴…… 名目繁多。有数婚、多婚了请客的,有老人不在几十年了立碑时大范围请客的,甚至有以乔迁为名宴请宾客凑了首付又退房的…… 请客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大,有刚刚认识就请的,有请客了才自我介绍的,有让人拿着厚厚的电话薄挨个通知的…… 我就有好几次被人请了竟不认识请我者何人。那年央视春晚还专门针对这种现象推出了一个小品,叫《群发的我不回》,可见这种歪风邪气是全国性的,身边绝大多数朋友对此深恶痛绝。
   小时候大人们之间流行一句话,说人情高如债,顶着锅儿卖,那时我不太明白,以为仅仅是面子的问题。后来渐渐走向社会,深深懂得人和人之间真诚的交往比金子还可贵,比太阳还光辉。一家有事,百家帮忙的优良传统一刻也不能丢弃。无论同事、亲友家里有了事,我也是极尽所能用心用力。同理,同事、亲友也给予了我莫大的帮助和支持。可在那个时节,面对铺天盖地与日俱增的变味的宴请,真的让人觉得反感,甚至有一种被无聊者生生愚弄的感觉。没事了想想,面子这东西其实很奇妙的,有面子是别人给的,没面子是自己丢的,我这人生来耿直,对看不惯的做派通常是不给面子的。当然,我没给人家面子,人家便处处不给我面子,好在我并不需要这样的面子。
   我没有参加那张脸的宴席,原本觉得自己会难为情,可后来见他反应如此强烈,倒觉得自己是对的了。对于他的脸色我从来做藐视。朋友私下和我聊天说,象这种关系,这种人的事,他过去参加了不少,可事后见了你视而不见、安之若素的大有人在,相反,你若是有事了约他们,他们当中不来的也不在少数,如此这般,倒真不如不去。
    如今乱请客乱办宴席正在被整治,种类、规模都有了明确的界定,也颇见了些成效,对那张脸,我更觉得心安理得,问心无愧了。
    我不再去在乎那张脸,和热情的朋友们一一打过招呼,接过主人递来的热茶,陪了同学聊天去……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10496.html

文章标题:[感悟生活] 【康怀军散文】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