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雾里看花----------作者:王宝成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14:17:22 游览量: 55

简述:

雾里看花----------作者:王宝成

雾里看花----------作者:王宝成




                                                         雾里看花
 
                                             作者:王宝成
 
          下着雨的日子,读读董桥,应该是很不错的。打开书,那种雨湿气迎面而来。他最好的文章
大概是在英国剑桥写的,剑桥总在下雨,是那种雾雨,伤感而缠绵。董桥说余光中后期的文章比
前期要好,起码没有忸怩的骚气,这点我同意。有些人天生狐媚,就由不得人了。
       对于寓人而言,最适宜的是夏雨。秋雨固然也好,雨打芭蕉,有一些诗意,但毕竟透着些许
伤感。可退一步思量,不管什么季节,雨雪的日子,都属难能。究竟大多时候,我们和万物都很
饥渴。
      酒是个好东西。“天微雨,思酒,具鸡黍而邀友”。不为喝酒,仅仅为熟悉的面孔聚在一起,
就足够了。齐宣王问孟子“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孟子回答:“与众乐”。他真是一个有情趣的人!
鲁迅不讨人喜欢,他的文章也不讨人喜欢,鲁迅也压根不打算让人喜欢。但那个时代,有谁比鲁
迅更有价值呢?和鲁迅同时,有些人很招人喜欢,今天,还有谁会记起呢?
       小桥流水,白板笏牙,晓风残月,断鸿声里,塞外寒鸦,碧云天黄花地……这是宋人给我们
勾画的情景。唐人写了那么多诗,却不如一首宋词来的潇洒。唐人的胸怀自是后代无法企及,
但宋人的精致典雅也让人称赏不已。“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
字了得?”“南朝千古伤心地,还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愁情本是
伤心事,但宋人把他写的如此凄美,这份绮靡唐诗无论如何做不到。
      苏东坡对好友说:“何夜无月,何处无松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月与松柏本无闲与不闲,
      但风物关人,闲与俱闲。“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即有三洲之谪,安得不闲?又安能闲下心来?“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此中
况味,大概也只有风月知道吧。
    久居市井,谁不向往山野异趣?“野花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荫。临溪而鱼肥;酿泉为酒,
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这是欧阳修的野趣。美则美矣,然而铺陈总嫌烦缛,
纵在山野,太守还是那么讲究,那么唯美,无乃过盛!韩愈就简单得多,“坐茂树以终日,濯
清泉以自洁。采于山,美可茹;钓于水,鲜可食。”就自我得多。悠然一个人的乐趣,一个的
人的享受,境与人浑然一体,透着那份儿洒脱。
        刘邦初见秦始皇,喟然叹息,“大丈夫当如此矣!”项羽观秦始皇,则曰:“彼可取而代之。
”闻其言似项羽略胜,胜在气概。何以结局如此错讹?看来人不但器局要大,给自己余地也要大,
豪言壮语并不能成就英雄。相比之下,还是喜欢汉光武刘秀,他在民间,看到执金吾就觉得威
风不可一世。看到阴丽华,就觉得美丽无双。立志“仕宦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毕竟
他比刘邦、项羽更真实生动,能让人莞尔一笑。
         张岱自嘲“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
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菊虐,书蠹诗魔,劳碌
半生,皆成梦幻。”无论雅俗,无一不好。只有生于繁华,经历家国之丧、身世之感的张岱才
能有这种留恋,言外自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无奈和孤独。他排遣自己,“称之以富贵人可,
称之以贫贱人亦可;称之以智慧人可,称之以愚蠢人亦可;称之以强项人可,称之以柔弱人
亦可;称之以卞急人可,称之以懒散人亦可。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
成,学仙学佛,学农学圃俱不成。任世人呼之为败子,为废物,为玩民,为钝秀才,为瞌睡
汉,为死老魅也已矣。”字里行间,一无是处,然其中正有一无字书在。令人于戏谑中看出一
高贵人在,一桀骜不驯在,一洒脱不羁在,一磊落风骨在。
        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你看,世事洞明如此,破落子弟如何称得,断非常人可及!
孔子重礼乐之正,斯可矣,而对口腹之食也不苟且。“割不正,不食”。“鱼馁而肉败,不食。
色恶,不食。臭恶,不食。”讲究这么多,似乎强人所难。吾人习惯了率性自然,鱼也行,
熊掌也行,兼得未必不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酒肉之事与礼乐之事一般是不画等
号的。突然看到有人这么谨严,着实吃惊不小。一个人的时候,偶尔想起这几句话,想象
夫子正襟危坐,对于案几上的鱼肉,于歆享之前,仔细观察它的方正、腥鲜、臭恶,一点
儿也不马虎,稍有不合规矩,宁可不食。一如列于朝堂,会于诸侯,行朝聘之礼,辨韶乐
之音,那种持正的态度,不也很可爱吗?
        洪迈言:“忠义守节之事,出于天资,非关居位贵贱,受恩深浅也。王莽移汉祚,刘歆
以宗室之俊,导之为逆。孔光以宰相辅成其事,而龚胜以故大夫守谊以死。”“萧道成篡宋,
褚渊、王俭,奕世达宦,身为帝甥、主婿,所以纵臾灭刘,唯恐不速。”洵然!忠义死节之
事,人人俱可做得,非庙堂者专之。国之兴亡,于外戚阃闱利益攸关,于显贵朱紫最为关
切,然肉食者鲜有以身致国,此其惜位乎?逸安畏死乎?是知黄宗羲、顾炎武不受清诏,
耻食周粟,真国士也!礼丧求诸野,固知国之栋梁未必在朝。
        元稹,字微之。白居易,字乐天。两人在唐元和、长庆间齐名,赋玄宗天宝时事,
微之有《连昌宫词》,乐天有《长恨歌》,皆脍炙人口,难分伯仲,读之使人情性摇动,
如身其时,历其事,殊未易以优劣论。洪迈以为“然《长恨歌》不过述明皇追怆贵妃始末,
无它激扬,不若《连昌宫词》有监戒规讽之意。……殊得风人之旨,非《长恨》比云。
”陈寅恪却以为,《长恨歌》殊胜于《连昌宫词》,刺而不怨,怨而不怒,更得风人之旨。
二人都以《诗经》诗史章法评价元白,结果迥然不同,是知论诗各有眼目,千人千面,
未可轻易甲乙也。
       王国维说:“诗人对自然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
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人生百事何尝不
如此!入乎其内方能知事之实,出乎其外方能悟事之理;入乎其内方知百事维艰,出
乎其外方能高屋建瓴;入乎其内方能“大”天下,出乎其外方能“小”天下。出入之间,如
龙戏水,自然生出一新境界。惟其不为物所滞、所牵,才能致之,此庄子所谓鲲鹏与
燕雀之别,可辨才资天分之高下。
       刘梦得有“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句,白乐天以为后之诗人,无复措词。
苏东坡却仿之曰:“山围故国城空在,潮打西陵意未平。”又起一新境界。刘梦得发思古
之叹,故国仅余空城,产生寂寞怜惜之情。东坡居士一肚子不合时宜,对故国空城不
加措意,只看到潮打西陵的不平之意,角度新则新矣,聊发个人感慨而已,胸怀气度
不如梦得。
 
 
 
                                                      作者单位:西安市雁塔区政协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10563.html

文章标题:雾里看花----------作者:王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