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丹水情韵随笔】看得开才能放得下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7日 06:08:17 游览量: 96

简述:

人生只是匆匆过,淡定的人不是没有无奈,而是看淡这一切,固守着自己所谓的幸福,自在地生活,简单地快乐。因

【丹水情韵随笔】看得开才能放得下

【丹水情韵随笔】看得开才能放得下

人生只是匆匆过,淡定的人不是没有无奈,而是看淡这一切,固守着自己所谓的幸福,自在地生活,简单地快乐。因为人生的幸福原本有限,它不在于各种外在条件,而在于你是否善于享受生活的乐趣。

每个人似乎都这样感慨过:“生活实在太无奈了!”每个人似乎都这样抱怨过:“幸福为什么不肯眷顾我?”每个人也都这样期盼过:“美好的生活请快点来到吧!”但你是否想过究竟怎样才是最好的人生呢?

人生,充满着鲜花,往往也遇上荆棘;人生,享受着幸福,往往也会有痛苦;人生,获得过成功,往往也遭到失败。有阳光就会有阴影,有晴天就会有雨天。事业的挫折,爱情的失意,疾病的折磨,贫穷的困扰,自尊的受损等等,都会影响人生。我们踏上人生之路时,就该明白前面并不都是坦途,坎坷会不时出现。我们接受了温润的春天和赤烈的夏天,就必须接受清冷的秋天和寒冽的冬天。人生正像杯子中的茶叶一样,我们要坦然面对沉浮,让生命散发芳香。

史载:“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曹植的七步诗,更是在以死相逼的巨大压力下产生的。曹植富于才学,受其父曹操赏识,然而却遭其兄曹丕忌恨。曹丕称帝后,一日召曹植,命他于七步之内成一诗,否则处死。曹植于悲愤之下,写成了著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面对生死而成就的诗,不但保住了曹植的性命,也为中国文坛留下一篇千古佳作。

高尔基曾说:“苦难是人生最好的大学。”当然,你必须看得开放得下,首先,不要被其击倒,然后才能成就自己。在弱者的眼里,苦难是魔鬼;在强者的眼里,苦难让我们变得坚强,苦难让我们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苦难让我们知道一切都是如此来之不易……当然,我们每个人都不想遇上苦难,但是,当苦难无法避开时,我们就要淡然面对,有信心战胜苦难。生活中,经历了苦难后,人就会愈挫愈坚,越战越勇。

英国诗人弥尔顿,是位失去了光明的人生斗士,他在描述自我的境遇时,是这样自勉的:“在茫茫的岁月里/我这无用的双眼/再也瞧不见太阳、月亮、星星和女人/但我并不埋怨/我还能勇往直前。”弥尔顿、贝多芬和帕格尼尼,他们三人被称为世界文艺史上的“三大怪杰”,一个成了盲人、一个成了失聪的人、一个成了哑巴。苦难,在这些不屈的人面前,不是噩梦而是礼物,让他们对人生和生活有了深刻认识,磨砺出了他们人格上的成熟与伟岸,意志上的顽强和坚韧。这些,都成就了他们辉煌的事业。

法国物理学家伦琴小时候学习成绩很好,但很顽皮。一次,学校以不尊重师长为理由,开除了他的学籍,使他因为没有中学毕业证而不能上大学。几经挫折与努力,伦琴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苏黎士学院,可毕业时学校又因他的履历问题拒绝他做一位知名教授的助手。面对种种挫折,伦琴从来没有掉过眼泪,而总是激流勇进、迎难而上。经过整整20年的努力,他终于担任了德国沃滋堡大学的校长。后来发现了X射线,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科学巨人。

唐伯虎曾有首诗:“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生命如此短暂,世间那些所谓成功的背后隐藏了多少虚相啊!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充分利用和享受,让生活多一分快乐,少一点忧愁和烦恼。生活中难免有不如意的事,然而那些我们怨恨的、计较的、争辩的事情,真的重要吗?为何不能笑着面对呢?

在我们的生命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人,爱人、亲人、朋友、同伴、导师,然而究竟又有多少人能够陪我们一直走下去呢?他们只是我们人生中匆匆的过客而已。人海茫茫,不论是一次偶然的擦肩而过,还是无意中的一次对视,抑或是人来人往中的一次相逢,都是一次难得的缘分,都应该珍惜。但当缘分过去,我们也不必执著。只有适时地放手、恰好地转身,才是淡定之人应有的选择。

史铁生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靠着每周3次透析维持生命。史铁生是人生的强者,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在漫长的轮椅生涯里至强至尊,他造就了一座文学的高峰,其想象力和思辨力一再刷新当代人文思维的高度,那种让千万人心痛后的温暖,使人们在瞬息中触摸永恒,在微观中进入广远。史铁生在艰难和痛苦中却打心眼里发出宽厚地微笑。他在《我与地坛》的开篇中,先是这样写了一段地坛的景物:“四百多年里,它一面剥蚀了古殿檐头浮夸的琉璃,淡褪了门壁上炫耀的朱红,坍圮了一段段高墙又散落了玉砌雕栏,祭坛四周的老柏树愈见苍幽,到处的野草荒藤也都茂盛得自在坦荡。”然后,他紧接着说:“这时候想必是我该来了。”每一次读到这里,读者都格外心动,总觉得像电影一样,在地坛颓败而静谧的空镜头之后,看到史铁生摇着轮椅出场了,也恰如定音鼓响彻在寂静的地坛古园里一样,将悠扬的回音荡漾在自己的心里,注定了他与地坛命中契合难舍的关系。在当代作家中,很少有如此一个和自己撕心裂肺、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特定场景,从而使得一个普通的场景具有了文学和人生超拔的意义,而成了一个独特的意象,就像陆放翁的沈园,就像鲁迅的百草园,就像约翰列侬的草莓园,就像凡·高的阿尔……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1813.html

文章标题:【丹水情韵随笔】看得开才能放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