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校园短篇散文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6月14日 08:27:51 游览量: 80

简述:

青春有时候极为短暂,有时候却极为冗长。我很知道因为,我也曾如你一般年轻过。在教室的窗前,我也曾和你一样,凝视着四季都没有什么变化的校园,心里猜测着自己将来的多变

青春有时候极为短暂,有时候却极为冗长。我很知道因为,我也曾如你一般年轻过。在教室的窗前,我也曾和你一样,凝视着四季都没有什么变化的校园,心里猜测着自己将来的多变化的命运,我也曾和你一样,以为,无论任何一种,都会比枯坐在教室里的命运要美丽多了。

那时侯的我,很奇怪老师为什么从来不来干涉,就任我一堂课,一堂课的做着梦。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和今天的我一样,微笑着,从我们年轻饱满的脸上,在一次次地重读着我们曾经经历过的青春呢。

2、白色山茶花

山茶有开了,那样洁白有美丽的花朵,开了满树。

每次,我都不能无视地走过一棵开花的树,那样洁白温润的花朵,从青绿的小芽儿开始,到越来越饱满,到

慢慢的绽放;从半圆,到将圆到满圆。

花开的时候,你如果肯仔细的去端详,你就能明白它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所以,它就

极为小心地绝不错一步,满树的花,就没有一朵开错了的,它们是那样慎重和认真地迎接着唯一的一次春天。

所以,我每次走过一棵开花的树,都不得不惊讶与屏息于生命的美丽。

3、明镜

假如你知道自己这样做并没有错的话,那么,你就继续地做下去。不要理会别人会怎样地讥笑你。

相反的,假如你觉得事情有一点不对劲,那么,任凭周围的人如何纵容,如何引诱,你都要拒绝他们。

因为,在你心里,一直有着一面非常清冽的镜子。时时刻刻地在注视着你。它知道,并且也非常爱惜你的清

纯和正直。

春,来了吗?

春,是真的来了吗?
我感觉到的是一丝寒意。侵入心肺的寒意。或许,它还带着冬的阴影,步履蹒跚而来,满身的疲惫与无奈。
冬云,在天空徘徊依旧,遮住了阳光,遮住了苍穹,阴沉沉的,聚满了凝结的水珠,盈盈欲滴。此刻,春,也许正悄然躲在那阴云的后面,遥远而陌生。
路边,枯黄的枝丫上早已落叶飘零,春的绿芽还在沉睡,不由使人想起: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我找不到一丝春痕。仿佛漫天飞舞着的是寒的使者,是冬的狞笑着的精灵,是令人心悸的刺骨的寒气!

我闭上眼,仿佛看到了春,正在那已逐渐融化的冰雪的下面,正欲破冰而出;春,正在那沉睡着的冰冻的泥土下面,懒懒地张开双眸,打个呵欠;春,正在那枯树枝上,幼芽已如豆粒般正慢慢绽开它的笑颜;春,正拔开乌云,微微探出她诱人的容颜,露出她满目的灿烂;春,正努力融化那冰封的心,让它变得温暖、恬静而柔情……

春,是真的来了吗?在那梦醒时分?

品味菊花茶

我爱喝菊花茶,并不是因为它的味美而醇,而是因为它的秋韵。

轻轻捏起几朵风干了的秋菊,放入杯中,冲上满杯开水,那一朵朵枯瘦的菊花飘浮在杯口,犹如满湖飘落的秋叶,给人以一种苍凉的感觉。看着那袅袅上升的雾气,眼前不由浮现出那丰硕的秋季,满山遍野的金黄,那是秋菊的世界,秋菊的灿烂,秋菊的辉煌,不由忆起十年前漫步校园,手捧一本徐志摩的诗集,一遍遍低吟着戴望舒的《雨巷》,舒婷的爱情诗《致橡树》,忆起那如火如荼的校园秋色……

我轻叹一声。

不知何时,那杯中的枯菊竟逐渐舒展开来,深黄的花蕊粒粒绽出,饱满而圆润,那花瓣一片片变得肥厚而充满了光泽, 在澄清的水中尽情舒展开来,一朵、两朵、三朵……在水中轻轻摇曳,杯口清香四溢,沁人心脾,满杯的金黄,满杯的灿烂。我不由惊叹:这枯黄的秋菊,在它生命的最后一刻,竟能展开如此动人的笑靥!
我不再叹息。即使如一朵瘦菊,终也会有那散发馨香的一刻!

曾有个写散文的,取名叫林夕,我想这“林夕”二字,合起来便就是“梦”了。

由古至今,诗人的不凡多由梦起。太白一首《梦游天姥吟》,留下了几多豪情与梦幻。

淳于棼南柯一梦,唐代传奇精采尽显,浮生若梦,富贵无常,虽说是笑谈几句,但谈笑间已是千年。

再远点,当数周公解梦了,只不过最令国人自豪的是周公在数千年前就能解得梦来,那不知哪国的弗洛依德盗版了中国版的“周公解梦”,竟也说起了“精神分析”的话来。要是周公当年也能申请知识产权保护,国人的四大发明也许会因“周公”而大放异彩了。
文人们常说起“庄公化蝶”的事来,虽渔歌唱晚不再,燕山下、香江畔,商女犹在,后庭花涛声依旧,墨客骚人举杯邀明月佳人伴。

只有那姑苏城里,还有一星渔火,不知可否“梦想成真”来。

秋天

天高云淡,是秋天。
秋天,也该收获了。只是村子里的汉子已越发少了起来,那些在家中闲散多日的婆娘们也许忙碌得不再有女人模样了。

汉子们还是他乡打短工的打短打,做长工的做长工,有挤在棚子间的,更有在城市街头的路边躺下,也能凑合过去,便就人一天天过来。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18950.html

文章标题:校园短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