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张晓风散文遇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6月21日 02:12:24 游览量: 135

简述:

流泪的人进进出出,我呆立在一堆蝉壳旁,一阵当头笼罩的黄花下,忽然觉得分不清这三件事物,死,蝉壳以及正午

  流泪的人进进出出,我呆立在一堆蝉壳旁,一阵当头笼罩的黄花下,忽然觉得分不清这三件事物,死,蝉壳以及正午阳光下亮着人眼眩的半透明的黄花。以下是小编分享的张晓风散文遇,欢迎大家阅读!

张晓风散文遇

  遇者,不期而会也

  ——《论语义疏》

  ⒈

  生命是一场大的遇合。

  一个民歌手,在洲渚的丰草间遇见关关和鸣的睢鸠,——于是有了诗。

  黄帝遇见磁石,蒙恬初识羊毛,立刻有了对物的惊叹和对物的深情。

  牛郎遇见织女,留下的是一场恻恻然的爱情,以及年年夏夜,在星空里再版又再版的永不褪色的神话。

  夫子遇见泰山,李白遇见黄河,陈子昂遇见幽州台,米开朗基罗在浑炖未凿的大理石中预先遇见了少年大卫,生命的情境从此就不一样了。

  就不一样了,我渴望生命里的种种遇合,某本书里有一句话,等我去读、去拍案。田间的野花,等我去了解、去惊识。山风与发,冷泉与舌,流云与眼,松涛与耳,他们等着,在神秘的时间的两端等着,等着相遇的一刹——一旦相遇,就不一样了,永远不一样了。

  我因而渴望遇合,不管是怎样的情节,我一直在等待着种种发生。

  人生的栈道上,我是个赶路人,却总是忍不住贪看山色。生命里既有这么多值得伫足的事,相形之下,会不会误了宿头,也就不是那样重要的事了。

  ⒉

  匆匆告别主人,我们搭夜间飞机前往维吉尼亚,残雪未消,我手中犹自抱着主人坚持要我带上飞机的一袋苹果和一袋蛋糕。

  那是80年代的有一年,华盛顿大雪,据说五十年来最盛的一次。我们赶去上一个电视节目,人累得像泥,却分明知道心里有组纲架,横横直直的把自己硬撑起来。

  我快步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在背后喊了一声音调奇怪的中国话。

  “你好吗?”

  我跟丈夫匆匆回头,只见三个东方面孔的年轻男孩微笑的望着我们。

  “你好,你们从哪里来的?”

  “我们不会说中文。”脸色特别红润的那一个用英文回答。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也改用英文问他。

  “我只会说那一句,别人教我的。”

  “你们是ABC(华裔美人)?”

  “不是。”

  “日本人?”

  “不是,你再猜。”

  夜间的机场人少显得特别空阔宽大,风雪是关在外面了,我望着三张无邪的脸,只觉一阵暖意。

  “泰国人?”

  “不是。”

  不是。

  “菲律宾人?”

  “不是。”

  不是。

  愈猜不到,他们孩子式的脸就愈得意。离飞机起飞时间已经不多,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站在那里傻傻的跟他们玩猜谜游戏。

  “你怎么老猜不到,”他们也被我一阵乱猜弄急了,忍不住大声提醒我,“我们是你们最好最好的朋友啊!”

  “韩国人!”我跟丈夫同时叫了起来。

  “对啦!对啦!”他们三个也同时叫了起来。

  时间真的不多了,可是,为什么,我们仍站在那里,彼此用破碎的英文续继说着……

  “你们入了美国籍吗?你们要在这里住下去吗?”

  “不要,不要。”我们说。

  “观光?”

  “不观光,我们要去维吉尼亚上电视,告诉他们中国是个好地方,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中国人是值得尊敬的。”

  “有一天,我们也要去看看。”

  “你们叫什么名字?”

  他们把歪歪倒倒的中文名字写在装苹果的纸袋上,三个人里面有两个是兄弟,大家都姓李。我也把我的名字告诉他们。播音器一阵催促,我们握了手没命的往出口奔去。

  那么陌生,那么行色匆匆,那么辞不达意,却又能那么掏心扒肺,剖肝沥胆。

  不是一对中国夫妇在和三个韩国男孩说话,而是万千东方苦难的灵魂与灵魂相遇。使我们相通相接的不是我们说出来的那一番话,而是我们没有说出来的那一番话,是民族史上长期受外敌欺凌血枯泪尽说不完的委屈——所有的受苦民族是血脉相连的兄弟,因为他们曾同哺于咸苦酸痛的祖国乳汁。

  我已经忘了他们的名字,想必他们也忘了我们的,但我会一直记得那高大空旷的夜间机场里,那一小堆东方人在一个小角落上不期然的相遇。

  ⒊

  菲律宾机场意外的热,虽然,据说七月并不是他们最热的月份。房顶又低得像要压到人的头上来,海关的手续毫无头绪,已经一个钟头过去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19455.html

文章标题:张晓风散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