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凉州一鸣散文】榆树村的狗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4日 10:17:31 游览量: 55

简述:

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 狗也是农村最为常见的动物,在榆树村生活的大半年里,闲暇之余走在榆树村的巷道里,你

【凉州一鸣散文】榆树村的狗

 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

    狗也是农村最为常见的动物,在榆树村生活的大半年里,闲暇之余走在榆树村的巷道里,你会惊讶的发现,榆树村狗多,许多村民家中都养狗,有的还不只一条。

    狗是通人性的动物。榆树村的狗,我粗略估计足足有五六十条吧。多不名贵,没有像贵妇犬、吉娃娃、哈士奇、萨摩耶、金毛等宠物狗,基本上都是土狗,大都是在农村看家护院的笨狗,但他们也和榆树村的村民快快乐乐的生活着,共同守护着这一方乐土。有时蓬头灰脸的,一点儿也不洋气,带着野性和顽劣。这些狗大多没有名字,主人只要“咬咬”的唤几声,它就能很快的出现在主人跟前,摇头摆尾的,以为主人有什么赏赐。榆树村的狗大都是健壮、结实的,能够看家护院,不像城里的狗娇气、小巧,还得有人伺候,农村养狗一则是可以当伴解闷,一则是剩菜剩饭无端倒掉,实在浪费,养狗刚好可以解决这一难题。况且,狗还好养活,还能帮忙看家。

    农村人养狗,不是当宠物,是用来看家护院,更不会娇生惯养。吃的,是主人家剩下的残羹剩饭,城市的狗食,它们是没有福气享用的,住的,没有专有的狗窝,夜晚,在大门旁的一角,一把干草或者旧衣服,就是它的窝,更没有穿过狗衣,披过马甲。狗儿仍旧天天屁颠屁颠地围着主人家转,俗话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确实如此。

    榆树村的狗也不懂得遵守起码的交通规则,汽车来了也不知道让一让,有时还懒洋洋睡在路上,半天不起来。直到车子按了四五声喇叭,它才起来,悠闲地走到路边,还不时地回头打量着汽车。

    榆树村里的狗,有时胆子特别大。你要是到他家去,还没有进院门,它就在院子里呲牙咧嘴地叫着,直到主人出来,它才停止叫。如果主人不出来,说不定它就会扑到你身上来。有时特别胆小。你要是在巷道里遇到它,哪怕你是一个小孩,只要你往下一蹲身子,它以为你捡石头砸它,它就夹着尾巴溜得比野兔还快。

    村里的大部分狗都是拴住的,每当有人经过或是进门时,狗都会汪汪汪的叫起来,好客热情的村民坐在房子里喝茶聊天,听到狗吠声,就知道这是有人来访了,还可以通过狗的叫声大小强弱,判断出来客是熟悉的人还是陌生来客,比城里安装在楼房大门上的门铃还管用。                     

    村里的狗,也有散养的,但多喜欢抱团,有时两三只,有时五六只,在村子里游荡,偶尔有陌生人来访,就远远地迎上去,警惕性地“汪汪”叫上几大声,但从不靠近,只在远处逡巡。有时狗儿也在野地里撒欢,看到有个鸟儿,就狠命的在鸟的翅膀下面跟着影子追,像是一群孩子在风中放风筝。狗儿玩耍打斗时,有人观战,嬉闹的就分外地卖力。

    乡村的夜,很寂静。有一只狗的狺狺声,四周的狗就会跟着吠起来,此起彼伏、忽近忽远,有时村子里的一角狗叫声特别的凶,总让人心里多些猜疑,终于等到声音平歇,自家的狗又汪汪地一通叫,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静心屏气地听外面的动静。直到传来狗哈欠般的低吼,带着磨牙的声音,屋里的人终于松了口气,这是狗儿向主人报告它的工作完结了,它也要休息了。

    榆树村的狗和榆树村的村民一样,勤劳、质朴、憨厚、忠诚,或许是村民的性格和风骨影响和熏陶了榆树村的狗,榆树村的狗都非常护家,但在闲暇时分,却也表现出随和、温顺的一面。

    村北张老汉的院门是用篱笆编织的,在篱笆门里,常卧着一只大黑狗,张老汉的院子里种了品类繁多的时鲜蔬菜和几颗苹果树,可谁也不敢私自过去摘苹果,那是因为他们家有狗将军守门,比在大门上挂一把锁还好使。

    今年八月,我与村民在家中闲聊,不知不觉已到子夜时分,夜深了我住在他们家厢房里,也许是换了个睡觉的地方,辗转反侧,实在难以入眠,隔着窗外看着明月,忽听到外面来了三四条流浪狗在巷道里狂吠,不知道在吠叫什么,静谧的子夜显得格外喧嚣,我起身将这几条流浪狗赶走,想尽快入眠,我刚躺下,那些流浪狗又跑来吠叫,让人心情异常烦躁,正在不知如何处置时,主人家院落里的一条黑狗,对着那些流浪狗一顿狂吠,顿时,那些流浪狗失了士气,悻悻然全部跑开远去了,我虽听不懂狗的语言,但我想,要么是主人家的大黑狗用狗语告诉流浪狗赶紧离开,或是被大黑狗的气势所摄,只能速速离开。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3078.html

文章标题:【凉州一鸣散文】榆树村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