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云在眉梢随笔】邻里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08日 10:44:15 游览量: 161

简述:

同事小妹 文 / 王文琴 最近公司新入职一位同事,她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就自带一种无形的柔性气场,与我的气场高

【云在眉梢随笔】邻里


从船厂探亲楼搬过来,推开新居窗户就可望见三姐父母家,三姐的开心可想而知。所谓新居,其实是她单位旧房,格局不好,底楼光线也不足,但毕竟是两室一厅的套房,看房时,一见有独立的卫生间,我就迫不及待地买了下来。

    更换窗户,添置沙发、电视柜等简单家具,又加装了防盗窗和雨棚。清空门前过道上的杂物,去集市上买一些盆钵,向附近庄稼地要了一些泥土,栽上一些叫得出名或叫不出名的小苗,过了不久,门前竟花开朵朵,自成一景,邻居经过不时驻足观望。
    一夜后,最奇葩的那盆不见了。我叉腰门前,看邻居个个都象贼,一句“爱花而窃者,臭美也”终难出口。令人欣慰的是,不久后大家纷纷效仿种上花花草草,有的还种了青葱蒜苗,楼前舍后一天天整洁起来。

    二楼住着一姓谢的孤寡老人,她对周遭变化熟视无睹,随时将淘菜水和烂菜叶从楼上抛洒下来,在我家雨棚上嘈嘈如急雨,切切如私语。与她交涉,她要么聪耳不闻,要么老眼以对:几十年如此,习惯了。
    夜里,我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侧耳细听却难以辨识。失眠多日,经三姐提醒,我半信半疑寻上楼去,敲了半晌门才开,果然是谢婆婆养了猫。我和颜悦色相告,您家猫系了铁链,夜里铁链扫地发出哗哗声,让人无法入睡。她乜斜着眼,说畜生这东西我咋能让它不蹦,然后就要关门。我急了,您可以放开它或给铁链缠上布条啊。她又乜了我一眼,说放了它会跑——我一把年纪都睡得着,你年纪轻轻怎么就睡不着?我一时语塞。
    于是新千年到来之际,黑猫警长在楼上跳脚镣舞,我在楼下辗转反侧煎二面黄,一月下来,形容憔悴。怀了宝宝的三姐挺着个大肚子每晚呼呼大睡,她心疼又无奈地说,你都快神经衰弱成神经病啦!同事无比同情我的遭遇,说惹不起躲得起噻。我越想越激动,竟当众发誓,如果无需担保,咱马上贷款买商品房!

    话音刚落,银行贷款担保改按揭。听说锦丝路有楼盘刚开盘,我闻风而动,看房当天就订下来。同事朋友无不惊叹,老丈人坚决反对,三姐纠结着,但我意已决。三日后正式签订合同。一年后新房钥匙到手,装修费还没凑够,半年后企业破产改制,我领了一笔安置费后才开始装修。

    简简单单装修了,让远在川北的父亲给看了一个好日子。晨曦初露时,大舅子轰隆隆开来大卡车,一帮朋友和邻居来来回回跑了多趟才搬空。离开时,我坐在装满家具的大卡车上,老丈人站在一群老邻居中默默冲我挥手了又挥手。三姐说,当初老人家反对买房,其实是不想我们离他们太远。

    二楼阳台上,谢婆婆一直看着我们进进出出忙碌,她一动不动,一言不发。不久前,她破天荒来敲我家门,言语含混不清,三姐连问几遍才听明白,原来是她的黑猫不见了,她挨家挨户呼唤寻找多天也没找着。问我们是否看见,我说没看见,她不信,我砰砰打开所有房门任她找。她蹒跚着一边喵喵寻找,一边喃喃自语。结果当然没有,她一句客气话不说就出门。

    我关门时,她突然回身木然地望着我,嗫嚅着不知说了啥。她一脸褶皱,满眼愁苦无助的样子,一瞬间,我原谅了她所有的不是。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32808.html

文章标题:【云在眉梢随笔】邻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