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笑君散文】我家的二宝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6月04日 20:01:00 游览量: 172

简述:

转眼间,大宝二年级在读,二宝也即将上幼儿园了。 古老的庐州地区有一句俗话叫:爷爷喜欢长头孙。也就是说,做

【笑君散文】我家的二宝


转眼间,大宝二年级在读,二宝也即将上幼儿园了。

古老的庐州地区有一句俗话叫:爷爷喜欢“长头孙”。也就是说,做爷爷的大都偏爱大孙子些。我家的二孙子(二宝)从出生到两岁多,我都亲近得不多。当然,大宝、二宝,两个宝贝,都是我的“心头肉”。而且,二宝的情商不低,自然是讨人疼爱的。

近日,为了能将“一碗水端平”,不让别人说闲话,也不让二宝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阴影,特意将二宝接到了我们的身边,让他体味一下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的感觉。

别看二宝一直是妈妈带着的,与我这个爷爷一点也不陌生。尤其是近一年来,我们的“邦交”关系日臻亲密。不用说,在我身边的生活起居、玩耍等,都由我来负责。

一般的孩子,都是跟妈妈或奶奶睡觉的。还别说呢,我家的两个宝贝都喜欢跟爷爷睡觉。二宝来了,也是和我睡在一个房间,一张床上。二宝与大宝的不同之处,在于大宝直接跟我睡一个被窝。二宝呢?用睡袋,独个睡。当然,这睡袋与我的被窝并排铺着,还是睡在一起的。睡袋的四周是用拉链锁合住的,只留肩膀以上的部位敞开着,既有松动的空间,又不易踢开,还保暖,夜里不会因为蹬被子而着凉了。不过,眼下已是仲春时节,不宜将被子封得太紧,胳膊、手可以有一定的自由度。故,进出处的被口是松开着的。好家伙,就这么开了个“口子”,让他在夜里“兴风作浪”的本领便毫无保留地施展开了。睡觉前,我千叮咛,万嘱托的。说:“手放在里面,别出来。出来了,小猫会来挠你哟!”

“是的,爷爷。”他答道:“我不出来,不给小猫挠。”

可是,待我睡着了,他也在梦中,两只小手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左右开弓,只一两个来回,便破“口”而出了。再一放任,上半个身子都出来了。一个激灵,我醒了,赶紧地将他的双手塞进被子里面。然后,轻轻地拍拍他的肚子,怕弄醒了他。呵呵,是我想多了,他睡得香着呢。我继续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睁眼,我的天呢,他的屁股蛋连同两条肉肉的小腿早已横在忱头上了。

二宝睡觉是不“闹夜”的,不会无端地叫唤。不过,在零点到一点钟的时候,要“把一次尿”,要不然,带不带我“下芜湖”就很难说了。我翻身起来,什么也不用说,伸手将其抱出被窝,直奔卫生间。

怪吧,他的眼睛闭着,却什么都明白。我说:“尿吧!”哗啦啦的开始了!一般,在没有到达抽水马桶的“路途”之上,是不会尿的。

嘿嘿,也有特殊。那天夜里我端着他正向卫生间跑,离抽水马桶还有一大截呢,他却尿开了。那尿,就像一条抛物线似的,顶在我们的前头,随着我的脚步冲向抽水马桶。

第二天,我问他:“宝贝,昨夜怎么了?还没叫你尿,就尿开了!”他笑了,笑得爽朗、干脆。说:“都等不及了,还不尿?”

早晨五点多钟,我起床了。他依旧睡得很沉,很香。待我忙完了早餐,打理好家里的卫生。再来看他,两只胳膊又一次出“口”在被子的上面了。此刻,要么不动他,就让他这么睡着,很有可能还要睡上一两个小时。要么,将胳膊塞进被窝里面去。只是,倒将其“叫”醒了。

醒了的二宝,第一句话就是:“爷爷,我醒了,你在哪里?”

我若在他跟前,就说:“这不是爷爷,是谁?”

他笑了。

如果,我不在他的跟前,听见了叫声,一定要答应着:“好的,爷爷来了!”

这个早晨,这一天,便是快乐的。

他叫了,我不在跟前,又没听见。而且,奶奶也没有出现……

他赖床,不起来,还一个劲地说:“我焐一会,焐一会嘛!”那意思很明显,是表示对我的不满:“我醒了,你去哪里了?”

“焐一会可以。”我说:“尿要是尿在床上,爷爷可就要打小孩了哟!”

“没尿,就是没尿!”他的嘴巴很硬。其实,尿已经憋上了,只是不太急而已。

这个时候,要是硬将他抱出被窝,“把了尿”,再穿上衣服,也是可以的。问题是,他会很不高兴,以不刷牙不洗脸的特殊方式,跟我打起一场“持久战”。

我不急于这样做,只是说:“翡翠湖儿童乐园的秋千呀,今天恐怕是荡不成了。”

“为什么?”他立即停止一切动作,看着我。回应道:“爷爷,你说什么呀,秋千怎么荡不成了!”

我知道,荡秋千的话题起作用了。我说:“太阳都晒屁股了,你都没起床,别的小朋友早就去了,还会留给我们吗?”

“爷爷,起床了!”说得斩钉截铁,早已没有“还要焐一焐”的意思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37014.html

文章标题:【笑君散文】我家的二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