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简评刘润和散文集《风吹来的沙》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8月16日 02:40:50 游览量: 109

简述:

借用“岛叙事”三个字来谈民勤籍作家、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刘润和散文集《风吹来的沙》,并非仅指空间意义上的叙事,更多侧重于叙事本体、叙事手法和叙事精神。 刘润和将处于

借用“岛叙事”三个字来谈民勤籍作家、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刘润和散文集《风吹来的沙》,并非仅指空间意义上的叙事,更多侧重于叙事本体、叙事手法和叙事精神。

刘润和将处于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之间的民勤称之为“岛屿”——以我理解,并非仅指空间意义;沙漠中的某个有生命集中生存、水草丰茂的地方应称之为绿洲,而他将自己的故乡称之为“岛屿”——一个地处沙漠之中的“岛屿”,显然不是在强调生机,更多的流沙四溢,狂风四起的地理所在,是精神上的失落、封闭和无路可走。这样说,并非是指民勤这个地方不适合人类生存,而是因为《风吹来的沙》的文本写作背景和文学时限。这里的“岛”非全部但必须包含民勤,是指特定人物在作家笔下的特定命运和特定生存状态,是经过作家重新构筑的一个意向,也是作家对一个地方的一场文学的再命名。在这样一个被重新命名的地方,在文学意义上的独特应不言而喻,叙事亦应有所不同。因此,“岛叙事”在刘润和的笔下本身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岛屿”般的存在。

《风吹来的沙》的叙事本体中,旧时光中的各色人物居多,更有西湖大队、字云村、民勤一中、瑞安堡、圣容寺、西湖小学、刘家园等饱含沧桑的地名。悲剧人物中,譬如疯子“高大杆”,“在城墙上飞速跑动,歇斯底里地呼喊着言辞不清的谵语”;外号王女人的吝啬鬼被儿子掐死,吞金毙命的国民党少校参谋朱大麻子,投井自杀的回乡知识青年白志本,被侄子“告密”而远走新疆的裴文书,这些小得可怜的人物,却被刘润和大书特书,这便是一个作家的眼光。他并没有将笔触伸向玄虚的历史深处,只是在记忆中打捞那些和他的情感息息相关的信息。而那些令作家难以忘怀的地名,承载着旧日的人事,作家的童年、少年乃至青年时代,都与那片难以忘怀的土地发生了不可磨灭的关系,进而保存了美好无比却又令人感慨万端的记忆。

在刘润和的散文中,人和物有一种非常的时空关照关系。处于“岛屿”上的人和物,如麻雀、老师、疯婆子、落榜者等等,是相互牵绊、相映成趣的。刘润和没有美化,他只是以客观的笔触展示人和物的关系;他没有矫情地感慨,可见他的掌控是有“度”的。《星云散》中一位天才式的孩子,酷爱哲学社会学,但最终因为视力原因没能参加高考,理想自然化为泡影,或在城郊的坟场中独眠,或在大寺庙的佛像前长跪不起,最终投进大水渠而流逝;那坟场、那大佛带着多少的无奈和悲悯。

刘润和的“岛叙事”既非小说,又非散文,不时还闪现出小品的身影,娓娓道来,别具一体,突破了常规写法,将散文和小说无界糅合。这令我想起汪曾祺的散文小品。譬如《葵花朵朵》就是典型,它以西北大地上的葵花为线索,将人物如珍珠般地串起来,几乎是一篇优秀的短篇小说;再如《梦的解析》《流年与旅途》,以第三人称讲故事,完全没有散文的笔触,而人事却是真实的存在。作者不掩饰,更不夸大,而是把特定时代、特定人物的生活状态揭开来让人看。

《风吹来的沙》致力于抵抗那些被风吹散的人事和时间,致力于打捞那些过往的碎片,并试图留驻“存在”。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的艺术》中说:“人类处在一个真正的简化的漩涡之中,其中胡塞尔所说的生活世界彻底地黯淡了,存在最终落入遗忘之中。”在遗忘之中短暂地驻足,再驻足,回首,再回首,这便是文化,也便是这部散文集的价值所在。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40117.html

文章标题:简评刘润和散文集《风吹来的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