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雨花石散文】 儿时光阴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5日 00:05:35 游览量: 116

简述:

那时的你,那时的我,那时岁月一切爽快舒心。没想过为什么快乐地傻笑,也没感觉到过累。一场春雨,一池绿水,

          

那时的你,那时的我,那时岁月一切爽快舒心。没想过为什么快乐地傻笑,也没感觉到过累。一场春雨,一池绿水,一次采摘,一场“冒险争斗”,都成我们儿时光阴中的快乐回忆!
春如约而至,树儿绿了,草儿青了,麦苗儿醒了,油菜花含苞待放。在村里到处撒欢调皮捣蛋的我们,也长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家里父母都盼着早点把我们这些孩子,早点送入学校,接受老师的管教,以后识字懂事。入学了,教室是由村里以前饲养牲畜的三个窑洞改造而成,窑掌一块黑色的黑板,两侧墙壁贴着“好好学习,实现四化”的标语,以及拼音字母表,中间摆放着红色的条形木桌和板凳。那会是复式班,一个教室两个年级,学校就两个女老师一位姓张是公办的,当时也就三十来岁。另一位姓李是民办的,刚刚结婚不久。平时没人管教,自由惯了的我,才开始经历,被管家约束的学业生活,那可谓是痛苦极了,真的感觉遭罪的不行。为此放学回到家里哭闹耍赖,但无济于事。第二天还得被父亲逼着去学校。两个老师一个语文,一个数学,印象中她们都是严格认真的老师,管学生那可是真真的严厉,遇到违纪的学生。罚站轮教鞭是常事。
有次上学时间我偷跑出学校,还没跑出校门口多远,语文老师张老师追了出来。想想这下坏了,可是还是想早点逃掉,最终还是被张老师逮住了。“你跑啥!不想上学是吗?我也省心了,那你回去吧!等你想上学了再来吧,以后别这样闹了!”,被送回家里,父亲气的把我狠揍了一顿,我还没意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仍犟嘴说“我不想上学!”那学期我就此没去学校。村上的伙伴都上学了,没人一起玩 ,无聊透顶。有天经过学校听见教室里传出“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推开波浪……”的歌声。我猛然间有了想上学的想法,好想能坐在教室和伙伴们一起唱歌呀!也想起了课本里的美丽世界。第二学期我厚着脸皮哀求父亲带着我去找张老师,“傻孩子,你终于想上学了,来吧,以后可别再跑了!”张老师拍拍我的头说。真的没有想到老师的胸怀如此宽广,我红着脸点点头,老师以前严肃的脸上有了和蔼地笑容。
久旱无雨村里人着急起来,眼看麦田旱地裂开了口子,正在拔节的麦秆偃卧着麦穗底垂,下种的玉米苗迟迟还未出齐,村路上塘土白花花的厚厚一层。每天总是骄阳高照,风儿吹过来热呼呼地,急的村里的大人们在涝池边老槐树的阴凉下唠叨“这天太旱了,咋不下雨呢!”“今年看坏了,收成又瞎咧!”年长的二爷抽了口旱烟发话了“哎!不行叫三老婆求雨,看看咋样!”“好啊!咱们回家叫娃娃明天参加求雨!”三老婆是村上西头一位年长辈分也高的老太太,早年间丈夫留下她和儿子病逝,一直守寡多年独自抚养娃长大,在族里妯娌间排行老三,村里就顺口叫她“三老婆”。她性情和善可亲大家对她都很尊重,也对村里的孩子都好,我们管叫她三奶奶,往年村里遇上像这样的年景,老人们都让她出来举行求雨活动,听爷爷辈的人说,灵验着呢。
求雨开始了,先向各家讨得些面粉,打发参加求雨的孩子们折了柳条编制草帽,求雨的孩子都是十来岁的男孩子,我也在其中。三奶奶和好面开始擀面,我们带着编好的草帽生火烧水。晌午时分一切求雨工作就绪,我们这些娃就围着村里的碾盘跪着低着头,三奶奶嘴里念叨着求雨的咒语,边唸边转着圈用柳条抽我们的脑袋“快快哭呀!好好求求龙王爷下雨吧!把话给他老人家捎到!”,“呜呜呜……呜呜……”我们乱哭起来,实在太疼了,哭吧,好在今天有白面条吃。一阵疼痛地哭闹结束后我们又嬉笑起来,面条下锅了不一会我们就吃了起来,里面虽然没有啥调料,也就几片青菜叶,但是我们还是吃的特别香。没有想到在我们和三奶奶求雨后的第二天开始下雨了,真是灵验呀!
夏天到了,村里西边的涝池和苜蓿地成了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村西边的涝池,是村里夏季为了排放巷道雨水挖的一个椭圆形的大坑,大约有一米多着扑面的炎热暑气,偷着趁家人午睡从家里溜出去,扑地一下扎进涝池中,学着狗刨式胡乱扑腾起来。游累了就爬上岸往学校旁边的草地一躺晒太阳。暖暖的太阳照的身上舒服极了,用手捂住眼睛透过指缝看太阳,火红火红的。那感觉可是真是爽呀,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你个哈怂(坏蛋),不学好!”“啪啪”“啊!”痛呀一睁眼,坏了,父亲怒目圆瞪的脸出现在眼前。也顾不上穿衣服抱起衣裤就跑呀。“你给回来,看你回来我不打死你!”父亲边追边吼着。幸亏逃得快总算逃过了眼前的事,可是等晚上回家还是没逃脱父亲,母亲的狠揍。屁股连续疼了好多天,从此也不太敢偷涝池游泳。想想父母都是为了我们好,去涝池游泳确实是件危险的事,脚踩上池底淤泥中玻璃渣,是除溺水以外最危险的事。
村南边苜蓿园是村上为了养牲畜建的,每到夏天苜蓿花争相开放五彩斑斓,引得蝴蝶蜜蜂翩翩飞舞而来。孩子们就爱去哪里扑蝴蝶。晌午时分,我钻进苜蓿花盛开的苜蓿园,脱掉绿色的衬衫,两手顶在头顶,四处找寻美丽的蝴蝶,兴高彩烈地等待扑捉它们。不远处我看见一张带着金黄色斑纹的大花蝴蝶,在一粟蓝色的苜蓿花瓣上落下了,我就三步并两步扑了过去,“啪”“哎呦,疼呀!”只见一个穿着花衬衫圆脸杏眼扎着小辫小女孩从苜蓿花丛冒了出来,“小妹对不起,我不知道是在哪里,碰疼你了吧?”“没事了,不疼石头哥”“你咋也一个人跑出扑蝴蝶呢?”“我是在村里看见你去苜蓿园,就偷偷跟着你来了”,“那我们一起扑吧,我要是先扑到了,就给你”“好啊,谢谢石头哥”。最后我把自己扑到的一只红色的花蝴蝶给了小妹,她如获至宝般开心地笑了起来,那灿烂娇羞的笑脸是那么美丽纯真。
苹果熟了,放学的路上看到村上果园,红艳艳挂满枝头的大苹果。我们馋的口水都要掉线线一样。那时苹果园少,就村上有一个苹果园。每年到中秋节我们各家才可以分到些苹果吃。夜晚想着红红的苹果睡不着,伙伴们就动起了心思。次日几个伙伴就商量下去弄苹果吃,我那会个子矮,胆子也小,他们就让负责放哨。一切按部就班进行着,可是就算计划在好,我们还是被抓获了。看园的大叔把我领进果园,提来一大筐苹果让我们吃,“以后想吃苹果,就给大叔说,可不敢这样冒险翻墙偷,出了事就不得了”。我们点着头香香地吃着苹果,感觉那苹果好甜好甜,现在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甜。
冬季打麦场上,夕阳下除去籽粒的麦杆,玉米杆,跺成圆形或方形的秸秆垛子,如一座座小山一样。这里成了我们玩耍游戏的好地方,在秸秆子上钻几个地道。用刨光叶子的玉米杆当抢,把伙伴们分成两拨,日本鬼子和中国人就开始“打仗”游戏。偌大麦场成了我们的战场,呼喊声,大闹声响彻冬日的黄昏,我们乐此不疲的追逐玩耍。我是最喜欢当中国人的那波,就算不幸选作敌人最后也“叛变”了。这时涝池里面滑冰,也最最快乐的事情,猛跑几步然后跨步不动,踩着冰面,一下刺溜就划出好几米远。当然也有表现不好摔的屁股只喊疼得滋味。
能够回忆起来的儿时光阴的日子越来越少,那里有我的初心,我的伙伴们,我的快乐,是杯浓香的酒。生活累了困了,拿出它来品品满满的温暖。

   寒星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5025.html

文章标题:【雨花石散文】 儿时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