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董怀禄随笔】探亲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5日 06:19:24 游览量: 86

简述:

端午节回故乡探望父亲。只二十多天的分别,父亲的精神状态似乎又不如前了。虽然还能下地,但双手拄拐,步履蹒

 【董怀禄随笔】探亲

  端午节回故乡探望父亲。只二十多天的分别,父亲的精神状态似乎又不如前了。虽然还能下地,但双手拄拐,步履蹒跚,颤巍巍的,已经不能承受风吹雨打了。

  看到我们,他木然而惊喜:“你们回来了!吃饭没有?快拾掇吃!”

  “吃饭没有?”这是关中人见面,一句客气的问候,甚至不分时间、场合和地点。即使清早晨你刚从茅厕出来,抑或是老后晌你从地里回来。但我知道,我父亲的问候,绝无客套之意。关心儿女吃饭,是他的天职;给孩子们有一碗饭吃,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任务。如今,在他最需要别人关心的时候,他还关心着别人吃饭没有。

  “爷爷,快坐下!不吃,我们吃咧,肚子都饱着呢!”女儿、女婿急忙过去搀扶父亲坐下。是的,下午三四点了,你说吃什么饭!

穿着短袖短裙的外孙女,看着身穿棉衣绒裤的老人,嘴巴贴着他的耳朵大声问:“老太爷,你热不?”

父亲说:“我吃咧,不饿!”

  “爷爷,娃问你热不?热了把棉马夹脱了!”女儿揪着父亲的棉背心扯开喉咙喊。

  这次,他明白了,说:“不热,我晚上睡觉还要烧炕呢!”

  老了老了实老了!八十多岁的父亲真老了!

  看着垂垂老矣的父亲,我忍不住叹惜: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父亲小名鹏举,可能是信仰佛教的祖母希望他长大能像岳飞那样的精忠报国,但他生来注定就是一个普通农民。

  想父亲当年,虽然没有金戈铁马,叱咤风云,但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担任过多年生产队会计,会写字,会算账。他能粗能细,能掂得动重活,也能干得了轻活。他能扛起200多斤重的麻袋上粮囤,他能在一天时间垦出一亩多沟坡荒地,他能一夜时间步行60多里从泾河岸上背回晾面的青石板,他能驯服一连顶倒几棵大树的公牛。他心灵手巧,农业行道的活他样样是把式:提搂撒种擩麦秸,吆车能打回头鞭,扬场会使左右锨。他钉锅钉斗钉盘子钉眼镜,配钥匙箍盆箍瓮编背篓。不管是什么活儿,没有难得住他的。他的手工挂面,尤其是一绝。

  过去,北方农村,由于地理和气候的限制,农民是半年辛苦半年闲。早些年,秋天犁地播种,春天锄草施肥,夏天收割打碾;后来,庄稼地都栽了果树,农民就春天摘花疏果,夏天掐芽套袋,秋天采摘果实,冬天施肥修剪。一年四季,无论什么时候,我父亲都是一个从来没有闲过、从来没有享过清福的人。每年到了冬天,他就要给全村四五十户每家挂一架面。起早贪黑,残风寒霜,他的手虎口和脚后跟冻裂得像乳儿待哺的小嘴一样。他找些石腊、猪油,再拿出自己用钢锯条磨制的刀片在炭火炉上烧红,然后把石腊和猪油灌进伤口,用烧红的刀片融化。老远处,你都能听见刀片烙过皮肉时发出的滋滋声响。他把这叫土法治疗冻疮。

  俗话说,正月初一十五二十三,老驴老马闲三天。即使这三天,父亲手也闲不下来。东家找他做个蒸馍篦子,西家找他补个喂猪铁盆。可是如今的父亲只能拄着拐杖站在大门口望着街道徒叹,只能与那只整天和自己形影相随的猫咪说些私密,只能蹲在蜜蜂箱前看着蜜蜂飞出飞进。

  我们回家后的第一个晚上,孩子们烧了一盆排骨美餐。因为消化机能严重退化,肠胃对浑油排斥,父亲只象征地拿起一块吮了几嘴,然后挑了一大堆骨头对他的猫咪说:

  “快咥,过年呢!跟我一个老汉,可怜你一天吃得淡滋没味,喝得清汤寡水!”

  事实上,他的猫咪从来都是优渥的生活,蛋糕饼干火腿肠,牛奶饮料加白糖。虽然少些大鱼大肉,但比起那些成天以锅盔蒸馍为食的猫猫,生活不知要好多少倍了。

  长期的孤独生活,父亲养成了和小生灵们对话的习惯。他自己耳背,对外界的声音反映迟钝,他以为所有的生灵都是聋子,必须大声对它们吼叫才能听得见。

  那一日,听见后院里,吵吵闹闹。我以为父亲在和人吵架。走过去一看,却发现只有他一个人蹲在蜂箱前。出门采蜜的蜜蜂急着向蜂门外钻,难免和采蜜回来的蜜蜂碰碰撞撞。他就骂出门的工蜂:

  “慢一点么,急啥呢!喔么大的门,硬往一起挤!”

  飞来一只野蜂,企图混进蜂箱里偷蜜吃。父亲立马举起蝇拍:“我叫你狗日的来偷糖!打死你!打死你!”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5131.html

文章标题: 【董怀禄随笔】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