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一棵小草散文】我的奶奶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6日 02:10:19 游览量: 175

简述:

我的奶奶,是父亲的继母。这是我儿时偶尔听母亲说的。那时自己还小,不懂的什么亲与继的关系,只知道,奶奶,

【一棵小草散文】我的奶奶

                      

                                 

       我的奶奶,是父亲的继母。这是我儿时偶尔听母亲说的。那时自己还小,不懂的什么亲与继的关系,只知道,奶奶,就是我的奶奶,直到现在!

      记忆中,我就见过一次奶奶。她胖胖的,中等个儿,皮肤白皙,慈眉善眼,说话温和。六十多岁点,就盘着老人都盘的那种籫子发饰,但却给我留下终身难忘的印象。

     记得那是1963年冬天,父亲回江南休探亲假,带上母亲与我去上海探望奶奶。奶奶在一个陈姓家里做保姆,听说已经做了四十余年了。那家东家住的小洋楼,房子很大。记忆中,奶奶在隔壁院子的楼上,有自己单独的一间小房间,那是奶奶的安歇之地,也许是主家的房产。陈家的地板全是红色木地板,但可看到经过岁月的擦痕与磨痕,有的地方已显出漆色淡落。那淡落的擦痕里,一定是奶奶经常擦地留下的岁月印痕,还听说,那地板要是经常打蜡的。我无疑对此环境的人家产生很多好奇。当时看陈家就三口人,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满头银发,干净利索,身体不错,对人和善,奶奶让我称呼“老太太”。还有两个年轻人是夫妻,奶奶让我称呼“二少爷,二少奶奶”。听母亲说,那是老太太的二孙子与孙媳妇。四十余年里,奶奶都伺候过哪些人,我无从知晓!记忆中,那家人都很和善,否则奶奶也不会在他们家呆那么长时间吧!

    奶奶姓郭,祖籍广东中山候楼村人氏,生于1902年9月15日,享年66岁。她一生没有孩子。但奶奶是什么时间与爷爷成亲的?那时父亲的生母,我的亲奶奶又是什么时间去世的?爷爷什么时间去世的?奶奶为什么会独自一人远离故乡去上海做事?这些都是个谜团!有关亲奶奶的经历,也只是父亲的片言只语。那次祖籍一行,才知道,表姑母的母亲与我的亲奶奶是同胞姐妹。但姑母年逾九十五岁高龄,戴着“助听器”,不会说、也听不懂普通话,表姑母对奶奶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且压根就不知道。但却说,我很像亲奶奶。我只能从姑母家的照片中,看到姨奶一生不同时代的照片,很是端庄漂亮,我很想从姨奶的形象中,去想象亲奶奶的模样。我打听老人的墓地,听说墓地因家里年久没人,早没了踪影。爷爷漂泊海外,尸骨也没了踪影。有时想想,父亲都是一别四十载,改革开放后,才首次回乡探亲,所以爷爷和亲奶,他们的人生也挺悲催的!有关父母的家史,我知道的很少,因此在我心灵里得不到释放,这也是我此生的遗憾,不能像其他笔者,写起自己家的事,可以追溯几代人!

     那次回祖籍,听表姐夫分析说,以前那边有郭姓大户人家在上海做生意。也许爷爷远赴澳大利亚行医前,迎娶了奶奶,爷爷后来去世了,奶奶就投奔亲戚去了上海,是亲戚帮忙介绍到陈家做事,以谋生存吧!过去的传统观念,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守寡终身不嫁。这只是推测,应该是很合理的。

    我很喜欢奶奶,奶奶对我很和气,也喜欢我。那次去看她,我记忆最清楚的是奶奶与父母,带我去“大世界”看“哈哈镜”,那各个镜子里的我,变换着丑怪模样,惹的大家开怀大笑,我终身难忘。

那次探望很短暂,临返回时,奶奶与我们去照相馆合影留念,可惜那张照片不见了。在特殊年代中,我们家被查抄过几次,很多照片都被抄走,但我还有记忆。

 

                      

【一棵小草散文】我的奶奶

    2010年秋我回江南后去上海看“世博会”,还抽时间专门寻找“大世界”的旧址。“大世界”曾经是旧、新上海的室内娱乐场所,热闹非凡。可当找到那里时,让我大失所望!随着岁月的变迁,不大的正门都被封死。如不是那张广告上的“大世界”三个字,我无法想象那里就是。但整个楼的外观,那异国风格的独特建筑,与两个憨态可掬的石狮子,还在向人们展示它当年的鼎盛。现在看,在特殊运动中,整幢楼能完整保存下来已非常不简单!那一刻奶奶带我来玩的情景,又浮现眼前,我感慨万千!我请路人帮我留影作纪念,了却平生的夙愿,因为那是我怀念奶奶的一份情愫!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5403.html

文章标题:【一棵小草散文】我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