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丁红伟•你且信我(散文诗)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3月27日 20:08:03 游览量: 118

简述:

雪下得大的那天,我感到兴味,在白鹅似的大雪中间沿着乡间道路,愈走愈远,一群麻雀从此间树呼啦啦去往那间树

亲爱的朋友:

你好!园内近期多雪,不知远方的你是否也遇到。

雪下得大的那天,我感到兴味,在白鹅似的大雪中间沿着乡间道路,愈走愈远,一群麻雀从此间树呼啦啦去往那间树的时空,被一种梦似的诗境击中。

倘若再大胆一些,沿着被雪一层层覆盖的野兽的印记,去往密林深处,便更显出山中原住民的风致。虽然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忽然一阵凉意袭到脚踝与脚,整个身子一侧,一条腿便落进雪的陷阱,深到大腿处,挣扎半天走到平坦处,也或者连续落进雪的巢窠而索性躺平在白茫茫的天地间。

此刻,天地混沌,人间也因这持续纷纷的白鹅羽同天地一起混沌到一处去了。

你且信我。这并不是你想象中泡沫样理想似的靠不住。我所写给你的一切,都是这样真实发生过的。这纯洁的白,囚笼似的控制了平素那些连绵想象,却又无尽庞大的混沌了你与外界的一切隔阂。哪个是自己?哪个是天地?哪个又是纷纷坠落的白鹅羽?是如何也分不清的。一切都是一个整体,纷纷然而又静穆。

直到咔嚓一声断裂,或者一阵鸟的呼喊,世界才恢复到它本来的样子。

远山淡蓝烟淼,炊烟徐徐。

往远处走走去。

跟着鹅羽飞飞,盈盈地去往远方。此刻,除了动物的足迹,就只有风雪经过了。

“笃笃笃”悚然一惊之下,停了呼吸去辨认。

“笃笃笃”……空白页后,又一阵声响暴露出啄木鸟的忙碌。

在二月原野,在鹿蹄印,在偶尔飞飞停停的鸟落间,在风雪暮晚混沌的光照下,在咯吱咯吱的脚步声里,日子变得实在。

这异端的美,这靛蓝与无法言说紫的滚拂,这流水别意的秘密……

美总是会让人忘了自己。

月亮。

静静南山。

平静安息,这是清晨推开门的瞬间,世界予以我的颤动。月亮挂在南山上,还在山那边的太阳,不知使用了什么魔法,使得西南的山顶沐浴在动感的光明里。

是了。一定是了。复归真生命,便是永恒,便是光明。

亲爱的朋友,我愿把这颤动与永恒,传递给你。

愿你安好。

亲爱的朋友:

你好!昨日又雪,扑簌簌一夜沁窗,清晨时分,零零星星的碎雪屑还吹了好一阵子。而此刻,阳光越过数百米高的南山照过来。

快雪新晴,时有鸣鸟。

风吹起雪粉,一阵一阵飘过,打着旋转,树上的鸟看得呆了。直等我不由得叫了一声:“好一个柔美的依心舞娘”,它们才慌乱逃去。

扫将新雪及时烹,金达莱的香氛,点点擦擦勾染着西方天幕。

傍晚时分,几阵北风吹没了路径……

亲爱的朋友:

你好!第一绺阳光爬上南山的时候,双山河上开满了冰凌花。此刻的世界是寒冷和寂寥的。此刻的世界,也是美丽和温情的。

青蒿与野花椒,从到来就不曾离开过。大北风吹,鹅毛雪落,它们依旧冉冉风采。

夏尔写过:“在疑窦丛生的树林里,小鸟也无心歌唱。”是的,我也会疲惫和疑惑,也会怨尤忡忡,可是看到它们,我就会又重新充满爱的能量。嗯。是的,这自然的一切都赐予我力量。

亲爱的,不要沮丧。如果春天要来,大地就会一点一点使它完成。你说,如果不和这个世界“谈情说爱”,我们又来世上干嘛呢?人生那么短暂,谁不是从接受别人爱的给予,成长起来的。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56900.html

文章标题:丁红伟•你且信我(散文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