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白鹿放歌散文】 剥包谷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9日 20:45:25 游览量: 172

简述:

早上,我无意义中从朋友圈看到有老师组织小学生集体去参加剥包谷的活动,那一张张纯真、可爱、活波的照片,确

【白鹿放歌散文】 剥包谷

    早上,我无意义中从朋友圈看到有老师组织小学生集体去参加剥包谷的活动,那一张张纯真、可爱、活波的照片,确实让我想起了许多。我可是切身经历过剥包谷的,那情那感我今辈子都忘记不得。

    上世纪八十年年代那会,我不过还是个孩子,虽然家里责任田里种的包谷还不够多,可到了收包谷的时候往往都是挺忙活的。我家在原上,得靠天吃饭,虽然包谷的产量无法跟川道水浇地产的包谷相媲美,可到了包谷收获的季节,人们总还是特别高兴和喜悦的。就像我家,近十亩责任田,一年才种二三亩包谷,因为原上人谁都知道回茬麦的产量要比靠茬麦低好些呢,多种麦才是首位的。

    说起剥包谷,我小时候每年都是要剥的,而且常常是和家人一起剥。从地里掰了包谷穗,拉回家,接着就是剥去包谷穗外面的皮,一般还要把留着的数根包谷皮拢在一体,往往是四个包谷捆起来,平摊在地上,一层压一层堆起来,或者把它们挂在搭好的椽檩、围墙上。不几天功夫,院子的墙上、树叉上、房间的地上到处都是黄灿灿的包谷穗子。这些包谷穗往往是不急着剥的,常常是在一两个月后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剥着包谷,说着话,这时候剥包谷是不会很着急的。而值得一提的是,家里常常急着剥的往往是没有留包谷皮的包谷穗,都是一个一个的,我那叫“光葫芦”。这些光葫芦包谷才是要剥的,剥了多半夜的包谷,第二天就会把包谷粒晾晒在场里,等晒干了第一件是就是拉包谷糁,新包谷拉的包谷糁那才是最好喝的,没有人不喜欢的。

    原上人种包谷最主要的就是熬包谷糁喝,包谷磨成面打搅团,溜鱼鱼,那也是很不错的美味佳肴呢。一般人家不是一下子就把包谷给剥完了,而是在后面的几个月里有时间就剥,剥了就拉包谷糁、拉包谷面。我家剥包谷的时候,不是母亲,就是父亲用锥子先把包谷穗锥开二三道长渠,这样以来,我几个孩子就用手、用包谷芯剥起包谷来了。我手指剥包谷粒时间短了还没啥感觉,可是时间一长,手指、手心就不好受了。手心的表皮都成了紫红的,还麻痛麻痛的。而一个手拿着包谷芯(剥过包谷粒的包谷芯),另一只手握着包谷,俩手有机地配合着,用包谷芯剥包谷粒确实快了好多,也省了一些力气。虽然是一家几口人都为剥包谷忙碌着,父母用锥子锥包谷那可是非常快的,完全能供上几个孩子剥包谷的速度。一家人晚上剥着包谷,说着话、有时候村里的乡党也会来的,人一多,那就热闹多了。和村里人谈论着,那才叫亲热和舒畅,那种真情都是自发的,是没有任何杂念的。

    说起剥包谷,现在想来还挺有意思的。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村里还没几家有黑白电视的,看电视只能去人家家里。时间一长,打扰了人家休息和生活,人家就会慢待前来看电视的观众。常常是有意把门关了,好多孩子就为了能看电视,一直都在人家门前等着。那种虔诚是少有的。想看电视,更有甚着给人家剥包谷,主人家才会让孩子们看。我有好几次都被主人家挡在了门外,我就没有赶上给人家剥包谷这样的好差使,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干看着就是看不成。你说我能对剥包谷记忆不深刻么。

    社会在发展,早在前些年,剥包谷已不是多费劲的事了,家庭自制的剥包谷机,剥起来又快又省时间,我家也几乎碰不上一起剥包谷的机会了。那种久违的亲情、那种让我不能忘怀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也会深深地藏在心底的。

【白鹿放歌散文】 剥包谷


【作者简介】:白鹿放歌,原名刘建志,白鹿原砲里人。钟情于乡土文学,作品散见于《陕西农村报》、《西安日报》、《西部文学》等报刊和杂志,是一位积极向上、低调务实的好作家。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6275.html

文章标题:【白鹿放歌散文】 剥包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