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西部散文学会】肖 军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8月05日 06:51:30 游览量: 57

简述:

学校家属区里,那些为琐碎家务发生争吵继而被打得哭哭滴滴的女老师们都会羡慕母亲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还可以任性

2022年第129总第1576期

【西部散文学会】肖 军

母亲年轻时很漂亮。这是小时候我在家里翻看相册时从她在宁乡师范读书时和她同学的合照、单人照片和父亲的结婚照片上看到后知道的。母亲的坏脾气也是女人里少有的。这是小时候亲眼目睹母亲和父亲的脾气对比后知道的。

约6岁时,父亲把我从外婆家接回,自此,我们一起生活。父亲平时沉默寡言,但脾气极好,待人温和。每日三餐,都是父亲亲自买菜,一日三餐也是父亲动手淘米、洗菜、炒菜一口气做完,年幼的我和姐姐,则负责在吃完饭后轮流洗碗。这些日常的生活琐事,母亲是不会动手做的,也不屑做。母亲每次面对学校里下班后在厨房忙碌的女同事们总是满脸傲娇地说:“我家的家务我不做不管的,全部是我屋里姓肖的做”因此,女同事们都羡慕母亲下班后可以在办公室仔细批改学生的作业,无需做饭菜,只需等父亲做好饭菜后派遣我去办公室喊母亲吃饭。母亲也总会步子不急不慢地回家吃饭,就算我在一旁催着母亲快点回家,也会朝我来火地嚷着:“急么子急?爱急” 等母亲回家,走到饭桌旁,父亲就会把筷子和饭碗递给母亲,再不言语。而母亲在吃饭时,面对菜放多了盐有点咸会发脾气朝父亲不满意地说菜放多了盐,赌气不吃饭。父亲会好脾气地再去厨房炒一份菜重新端到母亲面前。等母亲夹起菜吃了觉得满意,才在一旁端起自己的饭碗吃饭。

回家不久后的那年暑假,记得父亲被抽去参加高考阅卷,出门前吩咐我和姐姐要听母亲的话,不让母亲生气,他回家会给我和姐姐带礼物。父亲出门的那天中午,姐姐带着我煮饭,炒菜。等我们做好饭菜喊与邻居聊天的母亲回家吃饭时,母亲表扬我和姐姐能干,结果,吃饭时,母亲觉得姐姐炒的几个菜很好吃,吃煎蛋时,问姐姐是谁煎的,姐姐说是我煎的蛋。母亲把筷子摔在饭桌上朝我大喊:“蠢得要死,煎一个荷包蛋都不会煎,放各多盐,给我重新去煎!” 一旁的我不愿意去厨房煎蛋,姐姐催着我:“你去厨房煎一个蛋咯,不然妈妈会打你的”我还是不肯动身去厨房,姐姐对妈妈说:“我去煎蛋”母亲一边呵斥姐姐“我就是要她去煎蛋,你给我站住。一个蛋都煎不好,还会做么子事?”姐姐接着低声告诉我“爸爸说的要听妈妈的话呢,不然爸爸不会带礼物的”想着爸爸上次出差给我带的会眨眼的布娃娃,我快跑到厨房重新煎蛋,把煎好的蛋递到母亲面前,母亲吃一口后还是说咸了。要求重新去煎蛋。我不愿意再去厨房煎蛋,结果母亲抬手给我一耳光,吼到“你去煎蛋,蠢得要死呢!一个蛋都不会煎”我回复母亲“你自己去煎蛋”“母亲伸出手又给我一巴掌”你还敢给顶嘴啊?!今天你不去煎蛋,我打死你!“一旁的姐姐拖着我去厨房,告诉我这次不放盐,肯定能把蛋煎好。哭哭滴滴把煎好的第三个煎蛋端到母亲面前,按姐姐的提醒吸取了前两次放盐放多了的经验,这次干脆没有放盐。母亲总算是不吵不闹地吃完了煎蛋。姐姐和我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等父亲回家后,母亲跟父亲说起姐姐的能干和听话,说起要我煎蛋顶嘴的事,我听到母亲说:”姓肖的,你不晓得呢!我要她煎蛋,她好蠢呢,煎的蛋好咸的,打她还顶嘴呢“父亲听母亲说完,回复母亲说”她还小,你教她少放盐,不要打她“母亲立马冲父亲来脾气”不打她会有记性?你看她,硬是蠢些呢”父亲递给我和姐姐一袋奶糖吩咐我们去隔壁的房间。然后转移话题哄母亲。

与父亲的好脾气相比,母亲的脾气极坏,稍不顺心,一哭二闹三打滚。平常的日子里,母亲的坏脾气像春天的天气,时而阵雨时而毛毛雨。来得快也去得快。因此,每次我和姐妹见到母亲有时候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与父亲发脾气吵闹时,我们姐妹都觉得母亲是不爱父亲的,不然,父亲每天那么任劳任怨地操劳家务,母亲不但不用动手做一日三餐还怎么总是会有那么多坏脾气呢?学校家属区里,那些为琐碎家务发生争吵继而被打得哭哭滴滴的女老师们都会羡慕母亲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还可以任性地随时冲父亲发着脾气,而父亲每每遇到母亲的坏脾气也是耐心的哄着、包容着。记得有次我和姐妹问父亲”爸爸,为什么你不打妈妈呢?“父亲回答我们姐妹”妈妈是用来爱的,不是用来打的。以后再不许说这样的话“特别是每次母亲当着我们姐妹的面说起大叔的时候,母亲总是会说大叔是父亲兄弟三人里是最帅气的一个。父亲和母亲结婚时,来小镇接亲的大叔,虽然只在小镇出现过一次,但是整个小镇的姑娘都迷恋大叔。各自暗地里纷纷找父亲母亲打听大叔。母亲也每每在我们姐妹面前说起大叔,会用一句:“你家大叔叔,貌比潘安”开始然后以列举大叔被人喜欢的各种版本结束。每每听母亲说起一次大叔,会让我总产生错觉,觉得母亲是爱着大叔的,不是爱着父亲的。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66403.html

文章标题:【西部散文学会】肖 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