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草木有灵,文字传情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8月10日 04:58:46 游览量: 67

简述:

写端午的鸭蛋,带壳切开和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这两种吃法也是我们日常惯用的。就个人而言,更喜欢其中

“喔,原来生活是这么有趣!”

文|成都海关 小鱼呢喃

草木有灵,文字传情

记得学生时代刚开始学散文,老师讲散文的最大特点就是“形散神聚”。做习题最讨厌的就是让你从一篇散乱的描述中归纳总结所谓中心思想,眼前仿佛有个张牙舞爪的文字小人在那里叫嚣:“你猜猜猜……就不告诉你!”所以,后来读散文,就有意避开那些晦涩难懂的,更希望能从文字中得到一些意趣和放松。汪曾祺的《人间草木》恰好属于此类。

《人间草木》是一本汪曾祺写他的旧人旧事、旅行见闻、各地风土人情和花鸟虫鱼的散文集。这本书有很多个版本,里面的有些文章在汪曾祺的其他散文集里也有收录。读散文集最方便的是,无需一口气读完,碎片化的时间,随手翻开一篇都可以,毫无负担。

草木有灵,文字传情

汪曾祺的散文有一种提笔而就、信手拈来的随意,看似结构松散,细想又觉得本该如此。《夏天》一会写夏天早晨的舒服,一会写夏天各色的花,一会写夏天的瓜果昆虫,一会写夏日乘凉,林林总总,看上去好像很散漫,仔细琢磨,这无数的场景哪一个不是夏天呢?夏天不就是这般喧闹斑斓吗!

汪曾祺的散文有一种不动声色的活泼蕴藏其间,让人读着读着,突然就觉得一阵可乐。写花天牛,半天吃了一片叶子,这叶子有点甜么,那么嫩。写金鱼,波——,金鱼吐出一个泡,破了。写老堡垒户说山丹丹长一年多开一朵花,于是感叹,原来山丹丹记得自己的岁数。写鸭蛋的形状,有的样子蠢,有的秀气。读到这里,脑子里不由蹦出两个字“蠢蛋”,哑然失笑。

草木有灵,文字传情

汪曾祺的散文有一种神来的浪漫和别样的洒脱,让原本平淡无奇的事物一下子变得不一样起来。写果园里的果树开花,说苹果花像雪,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写给葡萄打条,用不着什么技巧,拿起树剪,劈劈啪啪,把新抽出来的一截都给它铰了就得了。写葡萄成熟,葡萄装上车,走了。去吧,葡萄,让人们吃去吧!这样的描写,有没有一种挥挥手、你走吧的即视感?

汪曾祺的散文写的是自己的旧人旧事,却会在不经意间唤起读者自己的情思。他写自己半夜睡不着去花园闲逛,遇到园子里同样徘徊的父亲。“他让我抽一支烟(我刚会抽烟),我搬了一张藤椅坐下,我们一直没有说话。那一次,我感觉我跟父亲靠得近极了。”让我想起以前父亲在时,晚饭时习惯小酌一杯,等我大了,他总是会问我要不要尝,然后我欣然抿一口,彼此相视而笑。

草木有灵,文字传情

汪曾祺散文里的烟火气,就像是我们曾经或者一直在经历的生活,相似又各有春秋。写端午的鸭蛋,带壳切开和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这两种吃法也是我们日常惯用的。至于高邮咸蛋的红油则有点可遇不可求,记得以前姑妈腌制咸蛋,如果打开来,蛋黄起油那便是顶顶好的结果,像抽奖中彩头一样难得。写绣球花可以人工着色,除了红色其他颜色都很自然,让我想起过年时街头卖的澳梅,塑料桶装着红色的颜料水,花根泡在水里,有一种打翻红墨水的诡异感。写用筷子夹起、蘸着味碟吃的豆花饭,让我想起每次和母亲外出旅行,豆花饭都是她永远的首选。写昆明吃完粘手的糖炒栗子,让我想起每年秋末冬初巷子口那辆准时出现的糖炒栗子板车,空气中香甜的味道,和纸袋里栗子的温暖。

作为合集,《人间草木》并不只讲草木,书中既有人间草木繁茂,又有四方饮食缤纷;既有联大岁月烙印,又有师友往来记忆。从中,可以窥见往昔岁月的动荡,也能感受那份平淡生活里的闲情逸致。就个人而言,更喜欢其中人间草木的那些篇章,《人间草木》《葡萄月令》《夏天》《冬天》,那种生之趣味跃然纸上、扑面而来,让人不由生出一种感叹,喔,原来生活是这么有趣!

读书的快乐便在于此。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66717.html

文章标题:草木有灵,文字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