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书轩散文】千层底 万重爱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01日 04:15:01 游览量: 111

简述:

小时候,穿的鞋子都是妈妈手工做的布鞋。不象现在的孩子穿的都是在商场买的各种名牌鞋,有的名字稀奇古怪,价

【书轩散文】千层底 万重爱

   

    小时候,穿的鞋子都是妈妈手工做的布鞋。不象现在的孩子穿的都是在商场买的各种名牌鞋,有的名字稀奇古怪,价格也不菲。那个年代,穿上妈妈做的千层底儿布鞋会高兴好长一段时间,走路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弄脏了。小伙伴们羡慕不已,那个眼馋劲儿就甭说了。
   而今,我仍然喜欢穿布鞋,穿在脚上,舒服、亲切,回味妈妈对儿女的那份温馨之爱。所以,老布鞋商店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因为在那里能找到和妈妈做的千层底儿一样款式的布鞋。
   每次买布鞋,就会想到当年妈妈给我们做的千层底儿时的情景,那亲切的记忆,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那个年代,全民经济贫乏,生活拮据。买东西需要凭票购买,如:粮票、布票、棉花票等等。一大家子的生活全靠母亲的精打细算,一年四季的吃喝用度,一样都不能马虎。
   我家兄弟姊妹七个,衣服鞋帽全是靠妈妈手工做的。特别是鞋子,妈妈每年要做几十双,这可是个大工程。男孩子淘气,一双鞋穿不了多久就破了,每人一年的棉鞋、单鞋就要做四五双。我就没见妈妈闲着过,每天要为一大家子人煮一日三餐,还要洗洗涮涮,忙里忙外,闲着就是做针线活儿,做得最多的就是鞋子。
   做鞋子要用一种叫做“袼褙”的材料,做鞋底、鞋帮。袼褙,就是用不能再穿的破旧的衣服或是新、旧布的边角废料粘贴一起而成,人们称这是打袼褙。
   每到春天,妈妈和姐姐们就忙着开始打袼褙。先用面粉做成浆糊,在炕桌或是面板上铺一层报纸,在报纸上面均匀地刷一层浆糊,然后,就开始一块一块地往上粘已准备好的“碎”布头,要铺平、按匀,每块布的接茬处都是有讲究的,不能有空隙,还不能在接茬处有叠压,每粘完一层就在上面再均匀地刷上一层浆糊,这样要粘上三至五层不等,因为做鞋帮和鞋底的要求是不一样的。粘好后,要拿在外面阳光处晒干,即不能暴晒,又不能太阴晒,这些只有妈妈来掌握。如果天好,一天就晒好一板。底下铺的是报纸,很容易揭下来,一板挺实、厚薄均匀,拿起来抖一下,就象铁皮一样“刷刷”地响,这就是打好的袼褙了。
   每年做鞋的时候,妈妈就会把这些袼褙拿出来,找出每个孩子穿的“鞋样子”(是根据脚的大小把鞋帮、鞋底画在报纸或是牛皮上纸剪下来,以下次做鞋裁剪用),再凭妈妈的判断孩子的脚丫长了多少,把“鞋样子”贴在袼褙上或放大或修改,用铅笔画好轮廓再剪下来。这样一双鞋的鞋帮、鞋底的雏形就做出来了。
   这时,妈妈给会选出姐姐们喜欢的颜色的面料,男孩子一般都是黑颜色的。把面料贴在鞋帮袼褙上,鞋帮底边还要缝上一条白色的花旗布,为的是好看。然后妈妈便开始了一针一线地缝制,妈妈做的是那么的认真、仔细。
   在鞋底的每层袼褙的边缘上用浆糊粘上一条白色的花旗布条,每层鞋底都要用浆糊粘好。一般鞋底要用这样的五层袼褙组好,一张袼褙又有几层布粘成,这就是千层底儿名字的由来。妈妈把粘好的鞋底儿放在炕上,上面用一较重的东西压上,为的是粘得牢固、平实。
   鞋底是粘好了,可这样穿在淘气小子的脚上恐怕一天也不到头儿就会散底开花,为了让层层底子都牢牢地订在一起,那就要在鞋底上纳上密密的针线,纳底子的线叫麻绳。
   麻绳,顾名思义,是用麻丝捻的,麻要先从麻杆上一条一条的撕下来,这叫扒麻杆儿。把扒下来的麻,系成一捆一捆的,然后要用一个木榔头砸,把麻丝砸柔软,才能搓捻成绳。麻绳是妈妈和姐姐在冬闲时就打好了的。打麻绳首先要选上等的麻丝,捆上一捆,吊起来。一般都是晚上,妈妈和姐姐坐在油灯下,一边听着收音机里讲的小说或是评书,一边一根根地拽着麻丝。用左手的姆指、食指掐住麻丝的一头儿,与中指和小指撑起的三角形状上缠绕起来,捻好一个放在身边的小篓子里,这叫打麻捻儿。麻捻儿要粗细均匀,掌握好手感才能打好。然后用种叫“拨弄锤子”(牛身上的一段自然骨头,中间钻孔,插一根竹棍上端有个小钩子)的工具,把麻捻儿挂在“拨弄锤子”上竹棍的小钩子上,拔转“拨弄锤子”给麻丝打劲儿,打好一段,就缠在“拨弄锤子”上,直到缠满“拨弄锤子”,再把这些单股的麻绳倒到一个木棍上,再打一“拨弄锤子”麻捻儿,再倒一木棍上,这样,把两个木棍上的单股麻绳合在一起顺着自然劲儿再用“拨弄锤子”打上劲儿,一根若干尺长的纳鞋底麻绳就打好了。
   纳鞋底儿是很累的,厚厚的几层袼褙,用针根本就扎不进去,要用一只专用的锥子,先在鞋底上扎眼,再用穿着麻绳的大针穿过去,穿过去的麻绳要缠在锥子把上用手使劲儿地拽紧,每纳上两针,妈妈就会把针放在头发上划一二下,妈妈说,这样润下针,穿针透漏儿(方言:光滑)。
   大多时候,妈妈都是在晚上纳鞋底儿。妈妈说,晚上静,拿起针线也出活儿。有时夜里醒来,看见妈妈还在暗淡的油灯下一针一线地纳着,每一针都寄托着妈妈凝重的嘱托,每一线都纳上妈妈浓厚的深情,就这样一针针,一线线……线越纳越短,情越缝越长!爱也便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我人生的每一个印迹!
   鞋底鞋帮都做好了,剩下的是鞋帮和鞋底儿的缝合了。缝合的线是用做针线活的白色线,是三根一股,也是用“拨弄锤子”打上劲儿,要这样的两根合起来捻成绳,用纳底子的锥子和大针把鞋帮缝在鞋底儿上,妈妈管这叫“绱鞋”。妈妈一上午就能绱好一双鞋。妈妈往做好的鞋子里面塞满报纸或是布条,边塞边往鞋帮上喷点水,放上一宿,喷上的水也干了,再把里面的报纸或布条掏出来,妈妈说这是定型,一是为的是让鞋帮腾(鼓)起来,好看;二也是为了穿上舒服,不会因是新做的鞋子磨脚或是太紧卡脚。
   一双崭新的千层底布鞋做好了,黑色或其他颜色的鞋面,配上白色的千层底的底边,真是美观大方。它的每一道工序,都付出了妈妈许多的汗水与辛苦,也包含着深深的母爱!穿在脚上,舒适,漂亮,更暖在心上。欢乐挂在孩子们的脸上,也挂在妈妈满脸的皱纹上。
   妈妈为了孩子们,不分日夜地忙碌。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而妈妈却一天天衰老,最终致使自己劳累成疾,妈妈的手指因为长期用力过度而变了形,攥不上也伸不直,右手腕还得了严重的腱鞘炎。晚上,妈妈有时会疼痛得难以入睡。这些,做儿女的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可妈妈根本没有休息的时候,孩子们到什么季节穿什么鞋子、衣服,妈妈从来没有耽误过我们换季的穿戴。
   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是穿着妈妈做的千层底儿,学会了走人生之路的第一步,也便开始了我们的人生旅途。每一步都是那么的踏实、那么的坚定、那么的豪迈——因为我们脚上穿着妈妈做的千层底儿!
   穿着妈妈的千层底儿,走过千里坎坷路,踏平生活万点岑!但永远也走不出妈妈那深深的爱和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牵挂……
   今天,虽说母亲离开我已多年了,蕴藏在妈妈千层底儿中的爱,一直深深地烙刻在我的记忆里!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8146.html

文章标题:【书轩散文】千层底 万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