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高慧玲散文】岁月深处的母亲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05日 04:04:04 游览量: 66

简述:

高而挺的鼻子,明亮妩媚的大眼睛,如瀑布般黑油油的头发扭编成两根长长的大辫子垂在脑后,深蓝色的真丝碎花旗

【高慧玲散文】岁月深处的母亲



  高而挺的鼻子,明亮妩媚的大眼睛,如瀑布般黑油油的头发扭编成两根长长的大辫子垂在脑后,深蓝色的真丝碎花旗袍衬托出婀娜的身姿,60年代的一张黑白照片,定格了母亲当年的美丽。年轻时的母亲在方圆几里都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她个头中等偏上,身材匀称,不胖不瘦,增一分则显胖,减一分则显瘦,算得上是天生丽质。
  更难得的是,母亲她秀外慧中。漂亮而秀美的她出身于书香门第,因而粗通文墨,常好作诗习赋。在我心灵的底版上记忆最深的画面是:她在欣喜或忧伤时,便伏案桌前挑灯夜战,不一会儿一篇诗稿便一气呵成。她所作诗文常常是情文并茂,读起来朗朗上口,令人回味无穷浮想连翩。我一直以来是她唯一的读者,而且我能在多年后也成为文学爱好者,全是得益于母亲早年对我的文学启蒙教育。遗撼的是,母亲一生所作诗文虽不少,却从未向外投过稿,她一直只是沉醉在自我的世界里,把文学创作作为一种情感倾诉,只顾枉自嗟叹,独自喜来独自悲。因而她写出来的东西,过后大都被她遗失了。
  与她的多愁善感不同的是,母亲做事干脆、利索,并且她还做得一手好针线活,经她裁剪、缝制的衣裳式样新颖,针脚细密、平整,穿在身上总是显得与众不同。我曾戏谑地对母亲说,她做的衣裳就跟铁打的一样结实、耐磨,不开线。
  在过日子上,母亲更是一把好手,她很会精打细算。70年代末期母亲仅靠每月32元的工资来养活她、我、二姐三人,生活的艰辛与拮据可想而知,母亲的勤劳与节俭,是我们一家人得以度过难关的支点和基石。记得小时候,父亲常年在外,家里的大事小事全都靠母亲一人独自支撑,我深深地体会到柔弱的母亲性格中那极其刚强的一面。
  等到我们都长大成人后,本该颐养天年的母亲还没能好好地享享清福,就身染沉疴,这一病就是十年。这期间母亲日渐苍老,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就像美丽的花朵因为养分的缺失渐渐地枯萎、老去,却无能为力,目睹母亲那俊俏的容颜被岁月和病痛一点点地消殆已尽。
  6年前父亲的突然辞世,使母亲的晚年更加的孤独和冷清了些。自父亲走后,只要一说起他,母亲的泪就止不住扑簌簌地落下来,儿女们唯有边劝她,边陪着她一起伤心落泪。病痛的煎熬,精神上的孤寂,岁月的风霜渐渐地将母亲折磨得有一点点痴呆健忘。
  两年前,一只白色的蝴蝶落在房门口挂着的竹帘子上,一动不动好长时间,许久之后,它才振翅向西飞去。母亲说,那是父亲的魂魄回来看她来了。我更愿意相信母亲的话,相信那白色的蝴蝶是父亲的化身,在这个凄美的想像中,静静地听着母亲断断续续的诉说,我伤感不已。
  不该来的还是来了,丙戌年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母亲驾鹤西去,享年七十有四。我没有想到,上午她还和我在一起说了半天话,下午她便撒手人寰,从此与我阴阳相隔。我走进家门迟了一步,只见母亲在阵阵佛号声中,面容安祥,如婴儿般睡得恬静香甜,脸上的神韵依然是那么的美。汹涌的泪水席卷而来,也诉不尽我心中无边的悲痛。那情景:
梵音阵阵入青云
引母直上莲花台
深怨俗事归来迟
未能守在母亲侧
空对遗容泪婆娑
嚎啕痛哭千古恨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8678.html

文章标题:【高慧玲散文】岁月深处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