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邹安音散文】老街和古树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07日 00:05:33 游览量: 53

简述:

古风情韵的老街 在享誉中外的石刻之乡大足,自成渝高速公路和成渝铁路交汇处的邮亭镇,向东去两里许,有一高坡

古风情韵的老街

     在享誉中外的石刻之乡——大足,自成渝高速公路和成渝铁路交汇处的邮亭镇,向东去两里许,有一高坡名叫“五里堆”。站在坡顶上远眺,周边儿青青的巴岳山脉逶迤起伏,足下圆溜溜的山丘莲花般四散开去,衔接了远山。那山底的沟谷,白色的公路蜿蜒其间,而老街,则一如蛇般从沟谷向上游移,静静地盘卧在了五里堆坡的半山腰。

    顺着沟谷的公路至上,一踏上青石板铺就的街面,浓浓的乡情就如水漾开了我颤动不已的心房:哦,老街,你依旧是我儿时记忆中的旧模样!

    只是那青色的条石,却没了当初尖利的棱,看上去细腻、柔滑,中间一条浅浅的凹道,在阳光下,泛出些微的银光来,它们一块紧衔一块,密密地、曲曲地,延伸过去,不像近处高速公路那般张扬、豪放,而是给人一种宁静和从容的感觉。

     街道很窄,两三米余宽。两边的青瓦房呈“一”字排开,颇有气势。壁墙多用褐色的木板串架而成,历经风雨的侵蚀,早失去了昔日华丽的色彩,不过却显出另一种厚重而朴实的美来。

     赶集日,当街而过,阳光下,没有声息,早不见了当初摩肩接踵的赶集人。屋檐下,几个老太太玩着纸牌,几个老大爷呷着茶水。他们埋怨说,姑娘嫁走了,儿女买房到附近的邮亭车站,孙子们不愿意到老街来耍了。耄耋之年的杨保元老人敲打着手里的秤盘,一声叹息:祖祖辈辈都是做秤的,独生子却放弃了家传祖业,跑买卖出去了。

     唯一让老人们高兴的是,古朴自然的老街,今年春吸引了法国的朋友们来参观,武汉建筑学院的一群学生也背着画夹兴致勃勃而来,在此写生了一个星期。

     如果华年的流逝吞食了这已老了的老街,那我坚信,老街的风采,已留在了那群风华正茂的学生们的画册中,并被装帧成一幅最精美的风情画,长久地保留在人们的记忆深处。



    心灵深处的文昌宫

    伫立坡顶俯瞰,见一石梯弯弯曲曲,逐级而下。视野尽头是一口清清的水塘,脑海里立时便涌现出它旁边的文昌宫的模样。

    文昌宫位于老街正中那株大黄桷树下,一座极普通的建筑物,但那却是老街几代人的精神家园。至上世纪90年代初,无论是镇上中小学校放电影、节日演出,还是方圆几十里的乡民看戏,都在此处。

    如果要看戏,需要从正街,穿过一幽深的小巷,踩过湿漉漉的布满青苔的地面,便至文昌宫的后门入口处。门口通常由两个表情很严肃的人把守,观众大多很自豪地高举手中好不容易得来的票,把门人颔首,他们便兴奋地挤进小门。进得门后,虽然室内地面是凹凸不平的,人群也挤得密不透风,但大人小孩却都很兴奋,眼睛只盯那舞台。那舞台用木板搭建而成,两侧有梯。台正中立一挡板,作演员化妆用。

    那时候一般演的都是川剧的某个片段。我第一次看川剧的时间大约在6、7岁,母亲赶完集就牵着我的手走进了文昌宫。那时我的心情既紧张又兴奋,真不知道生活中的场景要怎么样才能在那小小的舞台上表现出来呢?还依稀记得:红布帘缓缓拉开,当着戏服的女演员甩开长长的衣袖,迈着细细的碎步袅袅婷婷地走进舞台正中,开始“咿呀咿呀”地唱时,我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循着儿时记忆中的模样,我走进了文昌宫,心里却伤感不已:墙垣已倾颓,舞台也失却旧日模样,只有几根桩子,在孤零零地诉说着它曾拥有的辉煌。我便想,也许,老街的人,是把它深埋在心底了,慢慢地欣赏着它、咀嚼着它。



    傲然挺拔的黄桷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守望着这方土地,默默地为老街挡风蔽日的,是那六七棵枝繁叶茂的黄桷树。

    站在街中仰望,每一棵树都是那么挺拔、魁伟。仿佛持枪的勇士般,威风凛凛、英气逼人。它们拥有一样粗壮的干,苍劲的枝,以及那一汪油油的嫩绿叶片。但是,每一棵树又各具情态,从不同侧面展现了自己的美。

    位于街头的两株黄桷树,属重庆市二级保护树木。右边的那棵紧傍一住户,根部全裸露在近3米高的乱石堆上。近看那根,或粗或细,或曲或直,须脉毕现,溢出一缕鲜活的生命力。宛如蛟龙,盘缠在一起,在嬉戏,在飞腾。据户主介绍,这根有的便如剑般刺过了墙壁,在其厨房内蔓延。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9045.html

文章标题:【邹安音散文】老街和古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