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月下李说散文】 记 蔡 妈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09日 12:57:10 游览量: 189

简述:

是 在六四年的初春,天正落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随父母来到这座宅院,院里脏乱不堪,到处堆着建筑垃圾,泥水飞

 是 在六四年的初春,天正落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随父母来到这座宅院,院里脏乱不堪,到处堆着建筑垃圾,泥水飞溅,人得踏着砖头跳过去。我们看过三个户型,有 三室也有四室,当时是可以任意挑选的,而父亲就看上了北楼一层的两居室,说那里出入方便,门前可围个花园,父亲是喜欢花草的,便说:“家里人少,够住就行 了。”我们的新居就这么确定下来,而且几天时间就搬进了这座宅院,一住便是三十多年。

    正是春暖花开时节,院里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建筑垃圾被清除的干干净净,有人拉来了许多绿色植物,青砖铺好了所有的道路,道旁用冬青围了,栽上木槿,石榴和 高大的白桦,还有柿树,几天功夫院子就成了一个很美的花园。引动的巷里小孩天天去骑冬青树当马玩,很快几个小花园就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父亲是早早就想到这 些,用带刺的铁丝将花园保护起来,栽了许多的月季,剪枝整芽后又有嫩芽儿长出。五月刚过,月季便爆出许多的花蕾,很快就迎风招展,一朵比一朵开得鲜艳,有 粉、有红、有黄、还有粉中带黄,黄中有红,十分的爱人。院里就常有人站在花园边赏花,和父母聊天,几天便认识了不少邻居,这中间最先认识也最先到家里串门 的就是院里看门的蔡妈。

    记得一次放学,一进家门就见桌旁坐着一位邻居,高高的额头,突出的颧骨,嘴巴很大,牙齿长得很乱,很黄,下巴往前突,侧身瞧去,真有些猩猩的面相,这倒让 我想起生物课里讲到的猿人,心想这人肯定是人类进化中最慢的那个分支了,不然怎会长出那么丑陋的脸相呢。她和母亲叨叨家常,口音是陕北人,却又不那么浓 重,所以她们的谈话我基本能听懂。她有三个孩子,两男一女,女子是夹在中间的,文革后期下乡到农村,尔后进了一家兵工厂。蔡妈就常常拿她女儿说事,说女儿 怎么怎么地孝顺,每月二十多元的工资,总要给她交一半,每次回家都要给她带东西,不是吃的,就是穿的,说着还扯起身上的毛绒外衣,说这是女儿给她买的,她 老舍不得穿,因女儿今晚要回来,穿上让她高兴。

    她说话时唾沫星子常常溅到旁人的衣服上,看见了,她还用手去抹一下,弄的对方心里很不舒服,她却根本不感觉,总是凑到别人的耳边,生怕她的话让第三者听 到,真有些嚼耳根的感觉。其实她就是这么个人,院里谁家都串,谁家的事都知道,而且她知道了,全院就都知道了。她家有什么事,跟儿子生了气,家里要来人, 来什么人,来人给她带的什么东西,从不藏事,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是喜是愁她都要说出来,心里才会舒服。这种性格,常常就让别人很讨烦,也很提防,跟她说 事,心里就很打鼓,生怕惹出个事非来。也常常因她的闲话,弄的邻里相互间猜疑,结果碰在一起把话讲白了,大家才知道这老蔡的碎嘴确实该打。有人就想找她证 实,结果让人劝住,说蔡妈的话,从东头过来,你得在西边听,水份大的很,不去和她计较算了。慢慢地,这院里就都瞧不起她,不把她放在眼里。而她却不以为 然,依旧那么去串门,那么去唠叨,那么去说三道四,过的还挺快活。

    其实,她是地道的陕北人,老伴的地方土音比她浓重,说起话来,听着很费力,他也就不太与人交往。他们是何时从陕北出走的,没人知道,只听说她们是在附近扫 马路的,也收些破烂便卖,两口人还老实,做事勤快,大楼院建成时,就被房管员找着来,负责看守大门和清扫院内卫生。她们来时就拉着一个架子车,院门的南边 有着一间平房,里外套屋,她们住里间,外屋就放一张桌子和一张单人床,夜里她老伴就睡在那里看门,她和儿女们便挤在里屋的一张大床上。屋后有一块空地,也 是楼边的一块夹角地,起先是放着那个架子车,慢慢的那空地里就搭起一个棚子,里面是什么东西都放,收来的费报纸、书籍、酒瓶、破衣物,后来那棚子就有了 墙,有了门,终于成了蔡家的后院。又搭起了锅灶,放了桌椅板凳,一家人吃饭,有了小院,老蔡喜欢养鸟,那里也就挂上了鸟笼。这个一直靠沿街收破烂讨生计的 老蔡,自打住进这座大院,有了自己的小屋,还有了一个象样的院子,便很少再去收破烂,那辆架子车除了清扫卫生拉垃圾,就是借给院人拉煤运菜用。

    那个年代人们生活做饭是用蜂窝煤,每户每月凭票供应,煤得自己去拉,逢到煤源丰盛,你买的煤就干的透彻,形好质量轻盈,烧起来火苗发着蓝焰,逢年过节,煤 源短缺,跑几次煤店都买不上。一听说有了煤,你拉车跑去,那压煤机正在一块一块地往出压,你鸡屁股等蛋一般,下一个你捡一个,那煤块能捏出水来,放在车 里,不敢摞的太高,否则一路摇着回去,压在下面的就成了煤渣,成块的煤就乘下三分之二,还得凉在窗台下,让风吹干。那碎了的煤渣干脆加水和成煤饼,晾干切 成煤块烧。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9355.html

文章标题:【月下李说散文】 记 蔡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