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杜鹏霄随笔】满眼血泪祭侄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1日 08:14:48 游览量: 91

简述:

满眼血泪祭侄 杜鹏霄 可能你有所不知,当你在展读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时,会感到满眼云烟升腾而起,几波浪潮奔腾而

【杜鹏霄随笔】满眼血泪祭侄


 

满眼血泪祭侄
杜鹏霄
可能你有所不知,当你在展读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时,会感到满眼云烟升腾而起,几波浪潮奔腾而来,非一般文人所能为,而细读文稿的字里行间,又是血泪遍布,悲情四溢,未几时,便就悲自心中来,泪从深处起,让人对祭侄文稿的作者无形之中泛起一种崇敬的心意。我时时在想,有这种让人泪奔的辞章,有这样唯美的书法,千古以来,能有几多,而之于祭侄文稿,舍颜真卿又能其谁也!
有道是书品即人品,心正则书正,这句千古名言用在颜真卿身上那是再好不过,以颜真卿而言,能有这样的美誉自是当之无愧。
祭侄文稿当属何稿?颜真卿又是何许人也?以笔者浮浅知识,当有这么几处抹也抹不掉的历史史实。
《祭侄文稿》并不是一种特殊的文体,而是我们经常听到的见到的,也或许操作过的文体之一,就是,如果我们队伍中有的同志死了,只要他为革命而死,我们就要开一个追悼会,表扬他们的功绩,寄托我们的哀思,在那个追悼会上主持人所念的那篇文章便是,并不神秘也不希见。这是一代伟人毛泽东在抗战时期于延安为八路军战士张思德举行的追悼会上向全党全军所发出的大力倡导。其实就是一篇纪念亲人的悼词。
《祭侄文稿》草于唐肃宗乾元元年,也就是公元七五八年,那年在朝皇帝为李唐王朝中的李亨,说起来还算是一个很不错的帝王。乾元元年,大唐盛世发生了什么,据我所知,大事也未发生几件,倒是家常理短出了不少。在颜家就发生了这样一件说是平常也不平常的一件事,就是颜家要把在安史之乱中战死的颜季明安葬在凤栖原上。丧乱之事,有诸多事体得要处理,但丧而不乱,总是大多数家庭谨奉的一种条规。对于颜季明的死,颜家上下无不悲痛欲绝,哭天怆地,惨烈死节历历在目,血泪事实挥之不去。在安葬这天,得要把这一切向颜家人、世人昭告清白,是的,告别仪式上得要有一篇悼词,悼词既要写得史实清楚,也要情真意切,由谁来写呢?在颜家的家族中,当时身居高位的就是颜真卿,其自述为银青光禄大夫,使持节、蒲州诸军事、蒲州刺史、上轻车都尉、丹阳县开国侯,有这么多的职衔在身,当时的颜家可以说是无人能比拟的,而颜真卿的辞章也是名重一时,更重要的是颜真卿的书法在当时已经名声鹊起,是一位很有才气的王公大臣。自然在这个悲痛的日子里,这件事情就责无旁待落在了季明的第十三叔颜真卿身上了。颜真卿自是不能推辞,凝神静气,展纸挥毫。他的这一平常而又普通的书翰之事,就连自己也未曾想到,却成就了一帧千古名帖,也成就了他一代书家的美誉!
颜真卿在家排行第十三,季明是从兄杲卿的儿子,当是季明的第十三叔不错。这位排行靠后,但才学过人的颜真卿却是颜家中又一位名重一时的后起之秀。据旧唐书载,“颜真卿字清臣 为琅邪临沂人也,”“真卿少勤学业,有词藻,尤工书。开元中,举进士,登甲科。事亲以孝闻。”这样,颜真卿的身世便是一目了然。旧唐书在对他的身世叙述中,最先提到两件史实,一件是当他在充河西陇右军试覆屯交兵使时,五原当地有一桩冤案,久判不决,是什么案件,史书语焉不祥,真卿到任后将此案发来重审,史书记载为“立辩之”,人们奔走相告,拍案称奇。更为神奇的是,当他在判案时,天方旱,狱决乃雨,时人呼之为“御史雨”。什么意思?就是在判案时,头顶上的天赤日炎炎似火烧,晴空深邃如空窑,哪有下雨的模样,当地也有了长时间无雨之旱相,可是等到这件冤案判决了,天公却突然大雨如注,普降甘霖,奇也不奇?天溢忠贞,是为真卿下的一场褒奖雨来?未尝可知。还有一件,又充河东朔方试覆屯交兵使时,有一位官员母亲二十九年未葬,殡于寺院的一块土地上,真卿怒其不孝将其参劾,兄弟三十年不齿,天下纵动。百善孝为先,为官者若是缺了孝字,怎能在百姓前面指手划脚,教化生众呢?
颜真卿在朝的官职不少,殿中侍御史,东都畿采访判官,侍御史,武部员外郞,杨国忠当权时,因为不附已,将其调任平原太守。从京城外放本是一件不幸之事,但是不幸中的万幸,他光辉灿烂,波澜壮阔的一生由此拉开了序幕,没有这一外放,未必能成就他一生光辉灿烂的一生。
颜真卿做平原太守时,镇守河北河东的采访使是安禄山,吏属于安之部下。少数民族出身的安禄山为边关守将,亦为封疆大将,这在有唐一代是破天荒事,在朝廷内外颇有微词。颜真卿从此人的一举一动中,早就探知有谋反之心,不是大唐的忠勇之士,于是“以霖雨为托,修城浚池,阴养丁壮,储廪实;乃阳会文士,泛舟外池,饮酒赋诗”,私下里招募了一些青壮汉子,平日里操演武艺,以备不时之需,可是表面上与人吟诗赋词,宛若没事一样。不想此举被安禄山探知,有招兵买马之举,图谋不轨之心,于是安禄山带一队人马到平原走了一遭,探探虚实。侦探的结果是,颜真卿不过一个文弱官员,所谓的招兵买马只是传说而已,即便如此,一个文弱书生岂能造起大毛,小河沟里翻起大浪。可是等到安禄山起事,向李唐王朝兴风作浪时,河朔尽陷,独颜真卿履职的平原城如中流砥柱一般风吹不动,泰山一样岿然屹立。身在长安城中的唐玄宗,当听到河北之变时,深深地叹息着对大臣们说,河北二十四郡,难道说就没有一个忠臣吗?问得臣工们面面相觑,无一人能回答,未待几时,当颜真卿派来的参军李平报捷时,玄宗大喜,对左右大臣说,这个颜真卿是个什么人啊,从来没有见过,河北真有这样的忠勇之士。朝廷之上群情为之一振。
可是就在朝廷里的大臣们暗自庆幸的时候,河北的平原太守颜真卿却正面对着安禄山的强大压力。安禄山让颜真卿以平原、博平二城招募七千人拒防河津官军,并以博平太守张献直为副将,死心塌地地和李唐王朝拚一死活。颜真卿大敌当前,在李唐王朝岌岌可危之时,招募勇士万余人,并任命将领放手指挥,决意与安禄山一决生死,勤王抗敌!平原城上下,同仇敌忾,大义禀然。身为安禄山之属,但无叛逆圣朝之心,心志之坚,情意之切,从此行动当中,可窥一斑!
情况进一步恶化,安禄山很快攻下洛阳,麾兵西向,直指皇城长安,大唐王朝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玄宗见状惊恐不已,在一帮文臣武将的簇拥之下向西奔命而去。安禄山斩杀了洛阳三名官员,让人带着首级来到河北让颜真卿臣服安史之军,稳固河朔形势。一时平原军众人心浮动,惶惶不可终终日。这时候的颜真卿表现出了一个文人应有的豪迈之气,与叛贼势不两立。当安禄山派来的人到达平原城时,颜真卿为了稳定军心,让来人将三人的首级放在地上,对他的手下人说,洛阳的这三位官员我是认识的,先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小心羯胡有诈。颜真卿仔细地看了放在地上的三个首级,正色地对各位说道,这三个人不是真的,是安禄山蓄意造假,以假乱真,以乱我心,于是大喝一声,来啊,将这几个乱臣贼子给我拿下。当下将来人斩于门外。一切又归于平安,平原城内一片抗敌之声。过了几天,颜真卿取来被杀的三位洛阳臣官首级,续以草肢,葬于城外,大放悲声。由此城内人心益附,杀敌之心未能动摇。
在安史之乱那样大的动荡之中,河朔一带大部城池归附安史之军,唯独平原、平博、清河三城高举大唐旗帜,屹立于河北狼烟四起的大地上,让世人看到了大唐王朝复兴的一丝希望。
真卿从兄杲卿,天宝十四载摄常山太守。其年十一月,安禄山举范阳之兵诣阙,十二月十二日攻克东都洛阳。杲卿担心禄山寇潼关以危宗社,此时,真卿派外甥卢逖联络,平原常山两郡相与起义兵,以为犄角,相为攻防,以断安史之兵西寇之势。杲卿深以为是,派子季明相与互答一唱一和。杲卿乃与长史袁履谦、真定令贾深、内丘丞张通幽等计议,谋开土门以背安史之兵。当时安禄山遣蒋钦湊、高邈率五千众守土门,势力显赫。正好这个时候蒋钦湊派高邈往幽州未还,杲卿抓住这个机会,派手下请钦湊来常山郡议事。钦湊不知是计,便带人马前来赴会。那是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夜,钦湊来到常山郡,杲卿以礼相待,将其安排在馆舍,热情招待,待到一醉方休,杲卿令袁履谦与参军冯虔、县尉李栖默、手力翟万德等将钦湊杀与馆舍。大半夜,袁履谦手提钦湊首级来见颜杲卿,几人喜极而泣。正在几人欢庆得手之时,忽报高邈还至蒲城,杲卿即令冯虔、翟万德与安石前往执杀之。第二天清晨,高邈从骑数人到槀城驿,安石将其全杀之,不多时候高邈几人到达槀城,安石上前报告说,太守在馆舍已经备好了酒宴,就等你们来赴宴了。高邈不知是计,便傲然而从,行至馆舍厅下,跳下马来,早已等在门前的冯虔等一声断喝,将其拿下。事情也有巧合,当天应该发生的事都在同一天发生了,安禄山手下何千年从东都来赵郡 ,冯虔万德等伏于醴泉驿,将千年亦拿下。杲卿得知喜讯,急急赶来,遂派时任安平县尉的泉明、贾深、张通幽、翟万德,将钦湊首级匣在一方盒子里,绑了何千年、高邈,写了一份章表,前往京师报喜。不幸的是,几人走在半路,被太原节度史王承业将几人留在太原,另写一份奏章,报于皇上。这一天大功劳,被王承业劫走,玄宗据此还给此君加官晋爵,拜为大将军,身边的大小官员获赏无数。当然,事情很快败露,给杲卿加卫尉卿兼御史大夫,遂任袁履谦为常山太守,贾深为司马。
此时河北常山十五郡皆为官军所守。平原郡亦有捷报传来,清池县尉贾载斩了景城守将刘玄道,将首级送到平原报捷,饶阳郡守盧全诚亦举郡兵会于真卿,平原常山两郡军威大振。此消息被进兵至陕西虢镇的安禄山得知后,知河西有变,急忙举兵而还,速派史思明蔡希德率众渡过黄河,向东进击。
天宝十五年正月八日,杲卿率众力战,井竭粮矢尽六日后,史思明攻陷常山,颜杲卿袁履谦被史思明所俘,同俘的还有其子季明和外甥卢逖。《旧唐书》载,季明与杲卿一同押至洛阳桥上,一同被杀,还加割脔云云,似有与史不符之嫌:“是日,杲卿幼子诞、侄诩及袁履谦皆被先截手足,何千年弟在旁,含血喷其面因加割脔,路人见之流涕。”子诞即为季明之乳名,诩为何人,当是杲卿侄儿无疑。史实果然如旧唐书所记?非也!季明当时在常山郡,虽年少,亦有家国情怀,杲卿遣其秘驰于平原与常山间,真卿遣卢逖往还于平原常山间,职同一军务事,史思明陷常山后,不幸与父与表兄卢逖一同被执。城陷之后,史思明派人劝降杲卿,杲卿不从,叛军将刀架在季明脖子上,说道,此儿有一生一死两条路,你降者可生,不降者死,两者必居其一,任你挑选。杲卿怒目相对,宁舍骨肉,不舍忠义,至死不言投降,叛军见杲卿至死不逾,遂将季明砍死在杲卿面前,同死的还有外甥卢逖。季明卢逖死节何其壮烈,为多少后人所感奋。此为史实之真实面目,来不得半点虚假,季明卢逖先死常山,何来押至洛阳先截手足之说,实属史家笔误,不以为怪。
杲卿死得更是大义凛然,义薄青天!
季明卢逖这一惨烈一幕合上以后,史思明将杲卿送于东都,发于安禄山审讯,安将杲卿系于中桥上,受尽折磨,及至于死。杲卿视死如归,詈骂不止,竟至让人割了舌头,残杀桥头。场面惨绝人寰,让人目不忍睹。《旧唐书》记载了杲卿临死之时的壮烈情景:“禄山见杲卿,当面责备说,你前段时间任范阳户曹,我奏圣上将你提拔为判官,你才有光禄、太常二丞,最后又让你摄常山太守,你为何事忘恩负义,背叛于我?杲卿瞪着眼睛说,我世为唐臣,常守忠义,纵然受到你的提拔,怎么会跟着你去造反,并且你不过是营州一牧羊羯奴耳,偷窃了圣上恩宠,才至于此,不然,你还在骡马市上给人捏手砍价呢,你不报圣上恩宠,你因何事要反圣上?一句话把禄山问得大怒,令人将杲卿缚于中桥南头从西数第二个柱子上,节解之,比之气绝,大骂不止。杲卿之子诞、侄诩及袁履谦皆被先截手足,何千年之弟在旁观看,阴笑不止,袁履谦含血喷其面,又遭加割脔,路人见之无不为之流涕。”当年二月,王师李光弼郭子仪,攻克土门东下,复收常山郡,杲卿、履谦等妻女数百人系于狱中,光弼破械出之,给遣周厚。此举对杲卿和袁履谦在天之灵,多有安慰。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巢倾卵覆”,泉明在此期间也有一段苦难的人生遭际。泉明送信至太原时,被太守王承业将表章扣下,自己撰了一表,贪天之功窃为己有,得了加官晋爵,不亦乐乎。泉明赶回常山行至半路时,常山郡已陷,“父陷子死”,只好落脚寿阳县,等到常山诸郡重陷之时,泉明亦落入史思明之手,所幸很快史思明被灭,泉明才得以全身。安史之乱平息后,颜真卿“移牧河关”,任蒲州刺史,安排泉明再赴常山,“比者再陷(至)常山,携尔首榇(季明),及并同还……”寻找季明及失散的亲人下落。经过战乱,颜家血亲均遭涂碳,杲卿外甥女流落匪中,不知下落,泉明亦有一女落入匪中,及至筹措钱财时,此女已失踪,袁履谦亲属也有不幸,泉明仗义搭手,将其送入蒲州,颜真卿厚于周给,表现了宽厚的人道精神。无奈,泉明回至洛阳,寻觅父尸,找到行刑刽子手,得知父亲与袁履谦同埋一坑,不好辨认,但父亲死时被砍一条腿,这是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泉明发坑,果如刽子手所言,于是连同袁履谦之遗骨一起安葬。当此之时,袁履谦遗孀怕丈夫受屈,不与杲卿一同葬仪,揭开棺盖探视,没有不同,至此放下手来,以亲相互往来,可见泉明之胸怀大义。
颜季明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祭侄文稿中略有褒扬:“惟尔挺生,夙标幼德,宗庙瑚琏,阶庭兰玉,每慰人心,方期戬谷。”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啊,期待着他长成大器,报效家国,不期死在史思明的屠刀之下,怎么能不叫人痛断肝肠,遘残百身而不及赎此一身呢!
及此,帖中的故事还未讲完,“方俟远日,卜尔幽宅,魂而有知,无嗟久客。”何以如此说来?季明之灵柩,本应葬于山东老家之祖坟当中,可是,安史之乱刚平,国家亦不太平,家事国事依然不能稳定,所以,颜家暂将季明之柩葬于凤栖原上,等待有时之时,再将遗骨迁回祖茔,以了叶落归根,魂归故里之愿。呜呼哀哉,颜家一门忠烈,尽书于纸上,读到一腔热血,满门忠烈,怎能不让人顿生悲愤之情,敬仰之心,为此一臣,为此一书拍案叫好,垂首拱臂,深深一拜:千古忠臣,一代书宗,晚生在此有理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948.html

文章标题:【杜鹏霄随笔】满眼血泪祭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