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周宜章散文】笔蘸春风诗不老-----忆柴老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2日 12:17:45 游览量: 86

简述:

自古以来,人死如灯灭尘落。汉江一代名儒柴老隆鼎先生虽已仙逝有月,然音容笑貌宛如经天日月常在,纬地山河长

自古以来,人死如灯灭尘落。汉江一代名儒柴老隆鼎先生虽已仙逝有月,然音容笑貌宛如经天日月常在,纬地山河长存。其精神犹 如贯日长虹,照亮了物质日益丰富传统文化却日渐式微市侩而功利的时空;象铣锐的号角,震粟着现代进步与传统文化扭曲鏖战抵砺前行的心魄;象一面巍然不倒的 战旗,牢牢地插在秦山楚水千千万万文爱者心谷的高地;象长城般屹立,似黄河般绵长,如炎黄文明般卓然辉耀,万古长青!
    柴老名隆鼎,字惕生,又号巴山逸人,天台居士。缘于对文学的共同嗜好,我就读于白河二中时即与先生交好且获益良多,一来二去即成良师诤友。先生早年即有文 学天赋,吟诗作对,谴辞行文每多佳构上品,惜命运多舛,屡履苦辛,儿女次第成长,举步唯艰,故封笔凝墨,抱负难展。中年疲于生计,四海萍踪;虽也间或发表 文章,却是蜻蜓点水,惊鸿一瞬。及子女各成基业,时先生已近花甲,始沐天伦之乐,得绕膝之欢。方有暇捉笔行吟,泼墨抒怀,绽放才情。
    世人但凡年过花甲,多慵懒安闲。过往的铁血雄心都会在生活长河的洗涤抵悟中趋于平静泰和,尘世中的风花雪月丝毫不会触动他们饱经沧桑的神经,功名利禄在他们荣辱不惊的眸子里宛如过眼云烟,享受生活,安度晚年是每个黄昏老人最大的心愿。
    柴老虽界花甲,残阳虽不朗照,余热犹在蒸腾。先生放弃儿孙绕膝的惬意生活,老骥伏枥,壮心未已。他以履世的沧桑为墨,以浩瀚的睿智为笔,以宽厚的胸襟为 帛,在安康文坛恣意纵横,在白河艺术界独领风骚。自九十年代至今累计在全国国省地报刊发表书法文学作品五百余篇(首)。出版个人诗散文集多部,荣获国际国 内书法及诗歌散文大奖十余次。数度被诗歌界评为诗星,先后被中诗协,书协,作协吸纳为会员,并禅连多界书协,诗协常务理事。古人云:“老当益壮,宁移白首 之心,不坠青云之志”。 诗歌是诗人思想的反映,是诗人情感的渲泄,是诗人胸怀的抒发。书法是人生的积淀,是毅力与审美的结晶,是书者豪情的绽放。柴先生晚年写作不辍,其精神和毅 力令人敬佩。而他的诗作中蕴含的思想情趣,亦让人看到了一种本真的人生境界。
    先生曾于新千年孟冬赠我两本个人诗集,《春泉》和《残阳诗扎》。两书分别于1999年、2001年印行,共计收入先生现代诗歌及古典诗词等300多首,皆是作者中晚年心声绽放,情感咏颂。
    先生刚阳大度,正气凛然,与人为善,不假词色。虽经世坎坷,每履艰难,却从不怨天怼人,颓迷消沉,诗风铿锵,婉约清丽多为激扬文字;书法遒劲,铁笔银勾皆 是警世华章。《春泉》首页,先生即作是说:“幼时敏而好学却家道中落,壮时智而求索却几陷囹圄。幸逢改革开放,雨过天青,儿孙成长,贱体粗安。晚年逢盛 世,社会大繁荣。国强人富足,世盛文风兴;想当年看今朝,文思泉涌,感触良深。时百花齐放,文采杂呈,格律诗亦悄然兴起。闲来文友聚会常以律诗歌盛世,书 画缀吟哦;兴之所至,余亦附骥学咏,便一发不可收拾,作品报章屡刊,书法远走海疆。”黄昏晚唱胆气豪,纵情诗书劲正高,扬鞭策马多意气,笔蘸春风诗不老! (柴老八十寿诞本人赠语)
    诗以寓情,诗以明志。柴先生晚年之作,始终把情感志趣凝聚于笔端,一如既往地坚持创作,他关注社会,关注人生,表达对美好人生的热烈向往,对真情真爱的执 着追求,对美好事物的热情赞美。作品有对自身曲折坎坷人生之感怀,有对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和家乡建设新貌之赞颂,有与文朋诗友之应酬、唱和,有对旅迹萍踪 之记述等。无论写景、抒怀、叙事、感时都有创作激情,不少诗作写得很形象,意境动人,思想内容多具时代性,我们从中可以窥见其晚年的诗旅屣痕、生活轨迹、 思想风貌,令人读之如见其人之感。  
    柴先生的人生道路曲折坎坷,但他从不流露出消极悲观的情绪,不因年华易逝和处境困顿而自暴自弃,而是以乐观、豁达的态度勇于面对困难。他在《瀑布》一诗写 道:“那怕腾飞瀑布涛,由他响溅震天高。久经风雨雷鸣惯,昂首前迎我自豪。”感慨深沉,意气昂扬。《月夜思》:“月出云层更亮明,风吹雾散复天晴。人生何 惧崎岖路,踏遍青山又一程。”则眼界开阔,立意深远,写出了坦然直面人生,迎接苦难的挑战,做一个战胜苦难、自立、自强的强者的心态。《岁寒三友》则以物 寄情,写出松品格之傲霜不屈,梅美德之高洁坚贞,竹气节之正直清逸,我们从这些诗中可以看到作者自己的理想品格和对精神境界的追求。
    诗人是社会的良知,诗词是容纳诗人真实感情、真实思想的完美载体。《春泉》苍穹广袤,唯情独钟。其间关乎社稷国祚、黎民冷暖、家乡兴衰、礼贤孝亲、尊师重 教、山水田野云云,真乃无所不包。其爱国爱乡之情、普世民生之爱、眷恋山水之欢、孝亲尊长爱幼之切,不一而足,真情溢于言表,付诸笔端。真乃“诗写真情, 唯吾所适”。字词句联篇,粘对声韵律,处处溢真情。爱恨情仇,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荣辱兴衰无不声情并茂。”柴先生不但将家乡赋入文章,还写了不少热情讴 歌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的赞歌。《新农村》、《田园夜》、《香港归来》、《汉江纪行》、《党旗飘飘》、《国庆六十周年庆》、《锡城杂 咏》等,都是积极热烈,激励人心,令人发奋。 “最喜繁荣人有志,前途似锦日中天”、“ 鲜明旗帜向天飘,指引炎黄逐伟标”、“改革拓开新气象,河山锦绣显辉煌。”等等,这些诗句都是紧扣时代主旋律,充满作者对新时代的热爱和赞扬。
    柴先生的散文中,还常常通过歌咏家乡的新面貌新气象,抒发爱国爱乡之情。如《《故乡情》,《天台山夜话》等等,这些散文从不同的角度描绘了故乡的风光和变 化,抒发了作者强烈挚诚的爱乡之情。水是故乡甜,月是故乡明。故乡的一切,总是让人魂牵梦萦。作者的笔触蘸满乡情,文章饱含故土之思,故土之爱,故土之 恋。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声音,体现了他对家乡深深的眷爱。乡土作为诗人的出发地乃至“精神家园”,它所占有的地位举足轻重。著名诗人阿红这样评介过柴先生 的诗作:“柴先生的诗作多是故乡山水的缩影,这是一个热爱故土家园的诗人心中流淌的自豪的歌咏!”如《故园》在先生的笔下,夏晓霞光,绿堤翠柳,松山绕 水,群鸟欢歌,还有绿拥琼楼,长街列锦,新城崛起,歌舞翩翩等,故园是那么的妩媚可爱和生机盎然。“寒溪水若带襟流,云彩亭台映碧洲。雾湿广场铺绿翠,曙 光过树亮红绸……”意象生动,饶有韵味。其情其景,令人心旌摇荡,为之向往。诗是诗人情怀的反映,这些诗无不洋溢着诗人对故园的眷恋之情。人云闲情逸致, 其实真情无处不在,柴先生在《天台夜话》后记中作如是说:在鼎故革新的今天,应当以真情装载今天的音符,赞颂人性的光辉,布道人文关怀,谱写时代强音,讴 歌阳光的灵魂。
    自古应酬唱和,便是诗家大忌。因为这类诗作极易流于平庸肤浅,柴老于之并不忌讳,他的诗集中,收录了不少应酬、唱和之作,这些诗作从不言之无物,伪情虚 感,而是严师益友间的相互切磋,挚情流露,体现出“风流洒脱真性情”之情趣。这种亲朋好友间的诗心交流,与通常所谓“秀才人情纸半张”的那类文字游戏是不 可同日而语的。如《贺莲花诗社乔迁》:“扑鼻莲香馥满塘,乔迁诗社聚文兴。芬芳但愿飘千里,圣洁高风播四方。”全诗紧扣“莲花”,言近旨远,立意深刻。 《赠益林诗》:“少壮奔驰陇亩间,文名饮誉动江汉。平生不羡朱丹贵,独爱兰香馥满寰。”由人及兰,情景交融,情操及境界尽出。《诗赠宜章留念》:“历尽风 霜数十秋,知音寥落遍神州。灵犀一点通心牖,坦荡能消万古愁。”则写得机警灵动,耐人寻味。从这些诗作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作诗十分认真,而不是勉强趁韵 敷衍。我们读他的这类诗作时亦不会感到浮华俗套,这在鼓吹嚣上的当下实是难能可贵!
    再品《残阳诗扎》,多是诗人真性情的剖白随笔,如饥读来,诗人“喜则欲歌欲舞,悲则欲泣欲诉,怒则欲杀欲割”的真情,栩栩如生,情趣勃勃,豪气凛凛,呼唤 着读者情感的共鸣。每读到感怀处,使人或托腮沉吟、或凝眉深思、或蹙额憨笑、或苦涩感伤无眠。通篇文字朴实无华,语言清新淡雅,但所书所写却是每个时代的 铬印,每个人生关节的呻吟,作者透过其匠心独运的艺术构思和表现手段,娓娓地展现在字里行间,让读者在貌似平淡中感悟思想深层的波澜。正如知名文评家谭红 夫先生所评:柴老的文章天然去雕饰,正如美女不必浓妆一样,字、词的平实、质朴、素淡才能够承载真情的重压。真谛是用一般化的语言把想要说的话说明白,把 想要表达的情感表达清楚,能够让读者接受和共鸣,这才是最高的艺术境界,这才是文字工作者的至上追求!
    柴老的书法,铁笔银勾,遒劲有力。即有赵孟頫的风骨,又有王羲之的意韵,点横撇拉,都透出飘逸俊朗的艺术美。在近十年全国书法大赛中,柴老总是以别具风格夺关斩将,载誉而归。他的书法作品被东方文艺等多家传媒机构收藏。
    尽管柴老声名远播,但他却从不事张扬。谦恭处世,和霭为人。凡人有托,无不尽心竭力成人之美。先生宅第与白河二中一河相隔,文学青年常是三五成群结伴求 教,先生奉茶之余,倾心相授。名噪一时的《雏凤文学》先生即是创始人之一。白河首个文学团体“汉江文艺协会”柴老被公推为主席。在他的游说和倡议下,白河 《界岭》隆重出刊,《晨曦》横空面世。经他点拨的刘阳、晓晴、安星、吴泽俊、窦传菊等一批文学青年跨过秦头楚尾,皆以文笔干练犀利著称,或就职于京都,或 司职于沪杭,或为媒体高管,或为杂志主编。现在国家权威《求是》杂志的刘阳先生这样回忆柴老:“在抬脚上坡岭,地无百亩平的故土白河,精神追求者会被人讥 讽和嘲笑的,因为那时的人们都为饱暖发愁,跳出穷山进都市成为了一代人炽热的梦想。为端正学风,柴老曾在校务会上反复强调人是应该有些精神的,并创办文学 社,培养文学爱好青年。我就是在柴老的感召下稚幼地走进文学这个圣洁的殿堂的。柴老是导师,更是一面旗帜!”现在中央电台编辑室供职的窦传菊在《打马走过 的青春》中这样写道:“热情需要扶持,爱好最重培养。没有柴老诲人不倦的教导和激励,我们极有可能成为在文学这条长征路上的逃兵!”现在深圳创办传媒实业 公司的吴泽俊在全球华人诗精选丛书个人诗集《放歌》中首篇就是抒写柴老的诗章《美丽的夜晚》  柴老师拧亮星星/把目光插进我的诗稿/他的额头是一首熟透 的花纹诗/食指是一只教笔/导语诤诤//    眼睛和国魂/空空的诗囊佛动芬芳的乡土/他的脸长满了笑色/明媚的电灯溢动一层和韵/金秋的晚风亦凉亦寒/那颗星星融暖整个冬天/幸福感胀疼了我的心肺 // 壁上的黑字幅/俨然一幅好主题/六旬松发常青/童颜心怀壮人//


    “人间毕竟多奇彩,曙色残阳亦有情”“不做俗流吹鼓手,甘为旗帜啸长风”“留世不在金和玉,书香永熏古和今”这是先生的诗句,人如其诗,诗如其人,信哉斯言!感哉斯言!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9613.html

文章标题:【周宜章散文】笔蘸春风诗不老-----忆柴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