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散文星空 > 正文

【月下李说 】欢 乐 一 座 城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4日 04:06:50 游览量: 168

简述:

这城是在街心的花园里,长有百十米,宽不过三十,青砖砌了,有城垛,有门洞的走道,城高一米有余,矮矮的,象

【月下李说 】欢 乐 一 座 城

 


       这城是在街心的花园里,长有百十米,宽不过三十,青砖砌了,有城垛,有门洞的走道,城高一米有余,矮矮的,象个城墙的模型,却实实在在是城砖砌成的。在一百多米的长度里,就留着五个可以自由出入的门洞走道,中间最宽,两边就狭,这正好符合了唐明德门遗址的规模,只是没有将它建了起来,就留下一座矮矮的城垛。四周是植了草坪,种了树木林子,树比城高,城上就很阴凉,四季都是郁郁葱葱,保持着一种清凉,也保持着花园的景色。

       城周数里,高楼林立,住着上千万户的人家,虽说各个小区都有着绿地,但哪一家的绿地里都不会有这道城墙的风景,因而这里便成了这片地区的一道风景线,有事没事,只要闲着,只要出门遛弯,准会往这里去。有人问了,就说:上城墙去。

      清晨,天色蒙亮,这城上就有了人。是练功的,就去城边的林子里,玩拳舞剑,哼哼嘿哈地叫着,脚下的土地就被他们踏得光溜平滑,足见在这里练功的光景久远。渐渐,人就愈来愈多,有快走的,跑步的,打拳的,倒行的,抡鞭子的,玩风葫芦的。有人就围着一棵刺柏静静地转,在那里采着柏树的气息,有人将风葫芦玩上了脖子,他倒成了圆心,成了一个立起来的杆子,风葫芦就抛出去一两米,绕着脖子在叫,呜呜呜地响声,引来一片人的眼球,象看杂技表演。

      能到这里来的,多数是为着锻炼,而气势最大,音响最强的正是那些广场大妈们。年龄在五十左右,精力尚好,能跑会跳,能歌善舞,为了求得一个健康的活法,便来这里跳起广场舞。一个小小的音箱,声音传得老远,是流行曲,节拍极强,音乐起,有人跟着跳,没有见过训练,却跳得十分整齐,一个看一个,一个跟一个,不大功夫,便站出一片,成百人的队伍,城上城下就挤得满满。

      这种队伍不止一个,城墙上就有三四摊,各有各的领头,各有各的跳法,形式不同,但却都是为了跳,跳了就有运动,运动了就有好的生命,生命在于运动这个道理已经普及到刚刚会走路的孩子身上,就连宠物,人都开始这般训养它了。

      这不,宠物族是不大上城墙的,那里人多,就牵它到树林里转悠。宠物见了宠物,就十分欢喜和热闹,你追我撵,主人也跟着跑,是小跑,转着圈儿跑,也有跟着宠物比赛的,跑的满头大汗。。

      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来这儿运动,也有散步看热闹的,遛鸟儿的,鸟笼是挂在树枝上,人却坐在树下的石凳上,五六个鸟笼就有五六种叫声,有的急,有的缓,有的高亢,有的轻妙。几个主人就听出自己鸟儿的味道,喜得眉梢都弯了。看热闹的人是坐在城垛里,那里一高一低的台阶正好放腿,坐着舒服。清清凉凉的风在吹,他便舒心地听着音乐,看着那支大妈的队伍,在那里寻找着差异。那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聪明与愚顿的差异,是肢体协调与不搭配的差异,这种差异对于舞者全然不知,因为他是事中迷,而对于旁观者却瞧得喜笑颜开,喜笑那人怎么就那么的笨,怎么就跟不上拍子,抬不起腿,而她自己却跳得如痴如醉,一脸的认真。毕竟这是一座城墙,它能容得各式各样的人,容得世上的任何事物。

      这城墙最为热闹的时分,不在清晨而是傍晚,特别是夏日的傍晚。人们早早吃了饭,跑到这里休闲来了,此时的城墙,绿荫葱葱,一片清凉,一片欢声笑语。城垛上几乎没有空闲,有老时的伴侣,有热恋的情侣,也有独坐的思想者,托着手机在耳边听微信,最闹的是那些姗姗学步的孩子,挣脱了母亲的手,往那城垛上爬去,有宠物来了,嗅那孩子的脚,几个大人就一起叫着起来,抱起孩子,也抱起了狗儿,真让人分不清谁轻谁重了。

      夜暮了,广场大妈的音乐又起,有是一团火热的舞蹈,也有踏着节拍跳起双人舞的。戏迷们总是不放过这个时间,总是在一个固定的位置,打板拉胡,乐曲起,就有人开始吼秦腔,一招一式就象站在了舞台上,悲凄凄,情连连,一折子唱完,吼声四起,好!好!再来一段。戏迷们就怕热场子,象架起的干柴遇到火,越烧就越旺了,又是一个唱者,又是一团热情,就怎么也歇不下来。

      人气就像一团火,连小贩也引诱的来了,铺上一块方布,摆满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swxk/9880.html

文章标题:【月下李说 】欢 乐 一 座 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