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学资讯 > 正文

【橄榄树散文】儿时秦腔情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19日 08:15:20 游览量: 52

简述:

每当有好电影上演,女儿总嚷嚷着要去看。我有些不乐意,嫌票贵又嫌一个大房子把人束缚着。女儿笑我落伍,我不

【橄榄树散文】儿时秦腔情

   每当有好电影上演,女儿总嚷嚷着要去看。我有些不乐意,嫌票贵又嫌一个大房子把人束缚着。女儿笑我落伍,我不语,如女儿这般大时,我对看电影,看戏比她痴迷。我喜欢那时的自由与免费,还有好多有趣的故事。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并不是乡亲们所有生活的写照。闲暇时吼上一句秦腔唱词“要斩要斩实要斩”“不能不能实不能”,《铡美案》里包公与公主的对唱,震的天摇地动!对秦腔的喜爱,不分老幼,人人痴迷。
   农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或瓜果节,夏季的庄稼已经收了,秋天的收成还在地里茁壮成长。乡亲们利用这个闲暇请来县秦剧团来村上唱戏   影剧院里人头攒动,来得早的,占了最佳的位置,并且周围放着三四个小板凳,是给家里人留着。后来的人就前后左右依次往后排。把偌大的大院子坐得满满的。大家低语着,笑着,呼唤着,满是喜庆。头顶的天也格外的蓝,没有一丝儿云。地上太闹,云儿嫌吵,躲到天边休息去了。
   “铿锵”一声,戏开演了。成百上千的观众不约而同地收住了声。目光集中在戏台上。净旦生丑纷纷登台,唱得情真意切,激越昂扬。可是我一句都听不懂,就喜欢这个调调还有花花绿绿的衣服和演员头上闪闪发光的珍珠。
   小孩子不懂戏的内容,但老人懂。我前面的一位大爷边看边讲解,高兴时还跟着台上的演员一起唱。这时周围的人有意见,总要埋怨几句,大爷根本不在乎,甚至唱声高过了台上的声音。这时,冷不丁从后面扔来一个土块,不偏不倚正打在大爷的头上。坐在他后面的我看见他头上起了一个大包,红而发亮。我真担心它破了,流出血来。直到戏演完,他还是满脸的喜悦,入迷的他忘了疼。真是秀色可餐,好戏可以止疼。
    七月的天气犹如孩子的脸善变,上午还艳阳高照,下午却乌云密布,雷声大作,大雨倾盆。可是再大的雨也赶不走看戏的人们。雨点打在小孩的脸上,老人的背上,男人的脖子里,女人的长发上,丝毫不影响大家看戏的热情。左一把右一把抹去脸上的雨水,继续看戏。雨,你尽管下你的。
   七十多岁的奶奶也是秦腔迷,不管刮风下雨,只要唱戏 ,她都要去。天阴沉沉的,还刮着风,有点凉。离家不远的影剧院里唱戏的锣鼓声传进她的耳朵。她坐不住了,央求我们拉她去看戏。
   尊敬不如从命,我在架子车铺了厚褥子,放了一个不高不低的条凳,又拿了一大块塑料布,和弟弟妹妹拉奶奶去看戏。一路上奶奶的笑脸好似菊花盛开,很是灿烂。
    到了影剧院,找最佳位置把架子车放好,奶奶孙子们等着戏的开演。那天演的是《华亭相会》,是奶奶最喜欢的戏本。奶奶三寸金莲裹着白丝袜 ,穿着黑丝绒尖尖鞋,端端地坐在架子车上的条凳上,津津有味地看着。
   我们也被台上抑扬顿挫的唱腔吸引了。“我问你谁家外甥谁家子,在谁家门里长成人”“弟本是康家外甥高家子,在张家门里长成人”“小房的话儿怎样讲,在二老堂前怎样称”“小房的话儿我不敢讲,二老堂前姐弟称”情真真,悲戚戚的对唱把奶奶迷住了,眼皮都不眨一下。
   调皮的我却要奶奶讲戏的内容,她眼睛盯着戏台,手拍着我的头哄着我“我娃乖,不要吵,等奶奶看完给你们讲古今。”我只好听她的。演员们唱得好听,演得精彩,整个影剧院几乎听不到叫喊的声音,只有戏台上的唱腔时而激越,时而婉转。当包青天包公雄赳赳出场时,锣鼓敲得更猛烈了。我看见台下的观众都伸直了脖子,头抬得更高了,有一位老大爷都流口水了,也浑然不知,浑浊的眼睛里几乎要放出光来。
   “咔嚓”一声,打雷了,阴沉沉的天,一堆又一堆的乌云在头顶翻滚着,风带着雨的腥气刮了起来。不一会,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我跟弟弟妹妹急忙跳下架子车,要拉奶奶回家。奶奶却不回,说要看完。并且还说,“演得正好呢。”我们又跳上架子车,把大大的塑料布撑开,给奶奶挡雨。大雨如注,瞬间我们被浇透了,衣服贴在身上,雨水顺着裤腿流下。塑料布低下的奶奶干干爽爽的,津津有味地看着。
      一场《华亭相会》把奶奶看得很是舒畅,回家的路上给我讲起了戏里的故事。戏中的高文举自幼父母双亡,在姑母家长大成人,并与表姐张梅英许下表姑亲,张梅英教高文举梅花篆字,读书苦学,高文举得中状元。
    奸相温通羡慕高文举才华,强招为婿。文举不忘前情,偷写家书,要将发妻搬到京城团聚。奸相却将家书改成了休书。梅英接信,赴京寻夫。因贫困卖身到温府做了丫鬟,受尽屈辱。一日,张梅英与高文举在花园相会,互述衷肠。
    奶奶越讲越精神,菊花般的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晕,还有些娇羞。我猜她心里也藏着另一个《华亭相会》的故事吧?
如今的我还是爱看秦腔 ,特喜欢《华亭相会》,源于青葱岁月里的一段往事。
    上大学的前一晚,影剧院里正在唱戏。我独自一人去看戏,心里有淡淡的忧伤。离开家乡,离开亲人,也离开了心中的一份寄托,总有些伤感。
    看戏的路上碰见了我们语文老师,打了招呼就走开了。我站在黑压压的人群边上看台上“高文举”和“张梅英”缠绵悱恻的深情告白,心里的思念像长了草,四处逃窜。这时语文老师过来叫我,说有人找我。我有点纳闷,会是谁呢?
    走进一看,是他!我的心蹦蹦地跳得更快了 ,脸红得发烫,低着头,不敢看他,双手不知道往那放,人像窒息了一样,僵硬着。他温柔地问我“想吃点什么?我请你。”我小声地说“啥都不想吃,晚饭吃得很饱。”他说“明天你要去外地上学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华亭相会》的唱腔婉转动听,我听不清内容。他给我说的,我一一记在了心里,但还是不敢抬头看他。十七八岁的年纪,心里有了粉红色的秘密。我的秘密就是他,此时,他和我如此的近,我紧张得几乎站不稳。
   他看着我有点发抖,以为冷了,要陪我回家。戏正演到高潮,我俩看了一眼,离开了影剧院。农历七月十五的晚上,碧空万里,没有一丝云朵,圆圆的月亮更加饱满的挂在天空,如水的月光把清辉洒满大地,迷人的星星牵引着我们的目光,思绪静静地在清辉上流淌,长长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我俩跟着月亮静静地走着,清辉也将路面照得很亮也很温柔,树叶侧着脸,微笑地看着我俩。
  到了路口,要分手,他伸出手要握,我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桃子放在他手里,跑了。
   回到家里,父亲问我“戏完了?”我尽量把狂奔乱跳的心放平缓,说“没完”父亲又是一阵叮咛,夜路一个人走不安全,以后要注意。我乱答应着,逃出了上房,奔到耳房,想我给他的那个桃子不知甜不甜。
   至今我不知道那个桃子他吃了没有,味道怎样?但只要听到秦腔,心里就有暖流充盈心扉。真想再看一场《华亭相会》
   陈玉霞  甘肃靖远人,喜欢文字,一直在追寻,寻找一个灵魂的伴侣,那就是中国的方块字。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xzx/10679.html

文章标题:【橄榄树散文】儿时秦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