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学资讯 > 正文

【上官莫笑幽默散文】着祸,都是脆皮招的祸!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2月07日 06:03:59 游览量: 114

简述: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家在印刷厂门口儿摆了个冰柜摊摊儿。我每天放学先到门口儿招呼摊摊儿,好让我妈回家做饭。 招

   

【上官莫笑幽默散文】着祸,都是脆皮招的祸!


      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家在印刷厂门口儿摆了个冰柜摊摊儿。我每天放学先到门口儿招呼摊摊儿,好让我妈回家做饭。
        招呼冷饮摊摊儿是个好差事。不仅能贪污几个买耍货儿枪的零花儿钱,还能偷吃冷饮。这个年代好吃的冷饮都叫我给吃腻咧!什么娃娃头儿呀、法国炭烧呀、熊猫雪糕呀、玉米人呀、金船呀、火炬啦、脆皮啦……冰柜里头应有尽有。金船得三块一个,火炬两块五一个,法国炭烧也要两块,脆皮却只要一块钱。刚开始我先偷吃金船一类昂贵的,后来发现还是脆皮味儿最长。我妈一回去做饭,我便滑开冰柜盖子搜寻脆皮。脆皮如果只剩一两个,那就最好嫑冒险。但是每次进货,其它雪糕各进几个,脆皮却是整箱的。
        脆皮之所以叫脆皮,就是因为它穿了件巧克力盔甲。这盔甲的防弹效果还是蛮不错的!你瞧它浑身斑斑驳驳捱了多少子儿,却从来不会负伤,所有的子儿都镶嵌在盔甲上。什么子儿都有:驳壳枪子儿——瓜子儿、猎枪枪子儿——松子儿、散弹枪子儿——芝麻、还有雷管儿炸弹碎片片儿——花生仁儿渣渣儿、甚至还有糖衣炮弹——葡萄干儿!哦不对,这糖衣炮弹是脆皮自带的防身武器,因为这是脆皮卸甲之后才发现的。偷吃时也不敢太销魂,若听到我妈从印刷厂大院走出来和人打招呼的声音,就得失机慌忙把这半拉子粘满颔水的脆皮塞进袋袋儿,囤到冰柜深处,等后晌放学再刨出来继续享受。(颔水,涎水。囤,tai阳平,储藏。)
        卖冷饮最怕停电,我却最渴望停电,电一停,冷饮就开始融化,融化的冷饮是卖不出去的。古人云,时穷节乃见,板荡识忠臣,疾风知劲草,停电见孝子呀!湿塌的金船没人抿,我抿;软化的火炬没人要,我要;融化的脆皮没人吃,我吃!我不仅舍生取义自己吃亏,还大力宣传,鼓励我妹子加入敢死队。当然妹子也深明大义,乐意和我一块儿救难扶危,全力帮助我妈减少亏损。我兄妹二人经常在停电的危急时刻挺身而出,虎咽狼吞大量软化的雪糕冰棍。心疼得我妈唉声叹气。除了心疼一双儿女的肠胃,可能主要还是心疼融化的雪糕冰淇淋?有时我妈便安慰我兄妹道:“好我娃哩些,吃慢些,嫑着急,再不行叫妈赶院里再叫几个娃来帮忙些!”我俩立马表示绝对不用帮忙,我拍着腔子保证道:“妈,你放心,美美一冰柜都能吃完。”后来每回停电,兄妹组合奋不顾身抢救冷饮的行为都是被我妈把冷饮硬夺下来撇到垃圾堆强行制止的。画面定格在兄妹二人秕着嘴恓惶地凝望着垃圾堆。要不是有狮子狗去舔食撇掉的脆皮雪糕,我真想等没人在场时再从垃圾堆拾回来舔个光光净!唉!回首前尘往事,憾事岂止此端,想当年我嫌李博这个名字太普通咧,都不知我父母咋个起的,根本体现不出本人的爱好和专长嘛!于是我给自己想喽个笔名叫“饮冰室主人”,直到上初中时听说这个笔名已被一个叫梁启超的家伙霸占了,便只好叹气作罢。你说巧不巧,嗄,难道这家伙他妈也在他们厂门口儿摆喽个冰柜摊摊儿?
        伙计们呐,贵贱嫑嫉妒我有这么多冷饮吃!吃的时候冰爽销魂,一到天黑睡觉就成了肝肠寸断。每个停电的滋润白天和难过黑喽都叫我终生难忘。一过半夜,我和妹子就在床上打滚儿叫唤。这时我妈便骂道:“着祸,都是脆皮招的祸!这下才美,叫你俩嫑吃兀些,你俩不听,这下看着祸咧没有?这下才美,肚子一下就疼美,叫脆皮把你俩闹死才美!”嘴里这么骂着,便翻身下床拿电壶冲两碗花椒面儿盐煎水,叫我俩喝。我俩边喝边叫唤。我妈便问:“一见脆皮连疯了一样,看这下还吃不吃?”兄妹二人捂住肚子恓恓惶惶地答道:“再不吃咧!再不吃咧!一满满都不吃咧!”话虽如此,但是每逢停电,就把肝肠寸断忘得干干净净。终于有一个暑假的停电夜我被我妈送到了县医院急诊室。值班大夫郑重宣布这是货真价实的急性肠胃炎。结果,美美打了两礼拜吊针。(着祸,着zhao阳平。祸huo阳平。碰上灾祸的意思。)
        两礼拜后肠胃炎虽然不性急咧,却变得很矫情:一瓣橘子就鼻血长流,半拉子梨就一劲跑后,一吃火锅嘴就烂,脆皮、冷饮,唉!瞅都不敢瞅!有时运气还更臭,鼻血和跑后两个势不两立的寇仇竟会被我一箭双雕地兼容并收。这两个仇寇在我的瘦弱之躯里相辅相成地施展着身手,不对,不是相辅相成,应该是相反相成。一流鼻血就得吃黄莲上清丸,一吃黄莲上清丸就等于给跑后雪上加霜。一旦跑后就得吃固肠止泻丸,一吃固肠止泻丸就等于给鼻血火上浇油。罢喽!罢喽!真能把人闹糊涂,还嫌唯物辩证法没学够!这不,眼看一箭双雕相反相成学辩证法的机会就来喽!(跑后,拉肚子。)
        我妹子大学毕业后远嫁天涯海角海南岛,几年难得回家一趟。今年暑假三伏天一家三口飞回陕西探亲,全家聚餐万象街区麻辣烫。由于我开车不能喝酒,我妈又有些感冒,妹夫便没敢要啤酒,只要了些冰镇饮料和脆皮雪糕。我执意不吃不喝,并表示已二十年不逗冷饮咧。妹夫叫我嫑作假并递来菜单儿让我点菜。我表示不会点菜。妹夫一手捂住菜单儿一手搭着我肩肱头儿说:“哥,不必局限于菜单儿,想吃啥,就点啥。菜单儿上没有,就端直写到上边儿,叫服务员拿下去做。”点完菜,服务员接过我点的菜单儿,笑得人仰马翻,险乎把茶壶撂远,妹夫以为华山的服务员都是这种疯子一样地招呼客人。只见服务员一边狂抓头发圪蹴到地上傻笑,一边摇着手里的菜单,尽力抵抗蛊惑着她的笑魇。妹夫尴尬地接过菜单儿,只见上边儿写道:“一盘儿凉拌黄连素、一碟儿醋溜氟哌酸(上桌前浇上两支庆大)、一笼清蒸阿莫西林、六份蜜汁健胃消食片、一盘儿油迸土霉素、最后再熬一壶板蓝根(熬时撒两包思密达,搅匀)。”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xzx/9097.html

文章标题:【上官莫笑幽默散文】着祸,都是脆皮招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