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王茹辛散文】古道采风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15日 20:06:57 游览量: 170

简述:

历史上,关中南出秦岭有六大古道。武关道因经蓝田县蓝关、武关而得名,唐以前已设驿站,是唐代第二大官道,地

    

【王茹辛散文】古道采风


     历史上,关中南出秦岭有六大古道。武关道因经蓝田县蓝关、武关而得名,唐以前已设驿站,是唐代第二大官道,地位仅次于横穿关中的潼关道,也是六大古道最东边的官道。桐油道是武关道的延伸段,自今天蓝田境进入临渭区,经大王乡牛寺庙而下,再从贠曲街北转,沿土门河向北向西,从我的家乡----临渭区何刘乡油王村北沟经过,出零河谷地与潼关道汇合。
      1973年,在油王北沟发现元代铜权一枚。专家分析认为,此地当时已是商旅的补给地,形成了商业网点,是家乡值得的骄傲的一段历史。因此,想写一篇以家乡历史文化为题材,关于桐油古道的杂文。思忖良久,在访问乡里、查阅相关资料之后,文题拟定为《古道漫笔》,已数易其稿。但总觉得整篇文章略显骨感,缺少图片佐证。因此,计划着周末回家乡做一次采风,寻找曾经的记忆。
      周六吃罢早点,我回到久违的村道,把车停在老宅门前,背着相机向北沟走去。北沟的一切还是那样的熟悉,仿佛还能看到自己孩提时的影子。沿着蜿蜒的盘沟大路走了一公里多便到了油王水库,这是三十多年前每夏都要裸身凫水的地方,曾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我兴奋地选择不同的角度,把这一临渭区与临潼区交界处的人工湖美景定格。
       水库旁边的沟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前还有人居住。他家门前数百亩大的缓坡台地就是被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列入《渭南县志》的元代铜权的发现地。眼前,他家的两面窑洞洞口被崖上落下的黄土和荒草挡着,里面却十分完整,洞顶烟熏火燎的痕迹仍非常明显。荒草和即将成熟而倒伏的油菜秆淹没了北行的小路,寻路还得翻阅记忆的书页。根据记忆,沿着弯弯曲曲的岩楞𡑯边,穿过形状不一泛黄的麦田和油菜地,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行在那片缓坡台地里。“噗唥唥”一只野鸡从脚下麦丛中飞起,惊得我头发竖直,浑身鸡皮疙瘩,过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好在有惊无险。这时,沟里的一切又显得那样陌生。为了仗胆,我把“随身听”打开,音量开到最大,以给那些未来的“惊险”提个醒,让它再别惊吓到我。
      再往北过坡王沟口一公里多就是临潼区马额镇的沟刘村,我从没到过。这段小路就在清水河边,沟道平展狭窄,不过一二十米宽。走了二三百米就出了临渭区境,我突然发现小径旁草丛中竖着一个十公分见方的青石墩子,上书“文物保护区”,应该是新立的,弄的我一脸茫然。要寻找答案,就得继续向前。这时,脚下这条狭长的沟道同由临潼区铁炉镇嘴王村西边龙沟延伸下来的沟道合并后便宽阔了许多,也出现了片片田垄。河里居然有白色的大鸟,见客初来,便展翅飞走了。可惜我没有抓拍到,更不知其名。

【王茹辛散文】古道采风


      在沟刘村口废弃的学校旁,一块临潼区政府2016年4月23日立的 “陕西省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英李遗址”碑赫然在目。看来我刚才发现的那块“文物保护区”石墩便是遗址的保护范围了。“度娘”告诉我,这是一处新石器时代的遗存,与土门河道旁的紫杨遗址同属一脉。
      继续向前,前面又有一个小村。打问一耕作的老者,得知是到了枣张沟村,去零河水库的路还有很长,路也更加难走。东边不远五棵一搂多粗的小叶白杨树下有一条河,水量明显大于清水河且浑浊,我判定土门河与清水河的汇合处一定在来的路上,要返身向南才能找到。
      再次回到沟刘村“英李遗址”标志碑旁,遇到一位村妇,得知所谓英李村还在西边土崖上,沟刘村、枣张沟村是英李行政村的两个自然村,并用手示意了零河Y形源头的位置。
       肥沃的黄土地是个宝,只要不人为破坏,自然会野生出草树来保持生态的平衡。寻河路上要经过一片没过膝盖的荒草滩。在原来这样的水草是牛羊的最爱,早就被割回家了。但现在农村留守的人少了,散养牛羊的人就更少了,草也疯长起来。在草丛中穿行了二百多米,在水声的引导下我终于找到了土门河与清水河汇合的Y形河道。这个地方多次出现在我的文字里,一直都想看看,今天终于成真,令人激动不已。这条路曾是父辈们去零口镇赶集走过的路,兄长们也未曾走过,今天我走了,且找到了Y形河道,真的很了不起。
       脚下就是古道的枢纽,古道由此向西北折行出零河谷地,与横贯关中的潼关道汇合。马鞍桥至零河这段古道环绕并经过我的家乡,沟内窑洞众多,村落较为稠密,是商道沿途商贾及后裔形成的村落。油王村北沟大缓坡台地适宜种植,背靠数十米的黄土高崖适宜凿洞居住,驿站店铺应势而生,一派街市景象,成为商客进山的第一站,也是古道出山的最后一站,是古道进入半山区和出山区的重要补给地。这里两河汇聚,便于取水又不易遭水灾,于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以至于有人误将官制秤砣遗落而深埋地下。铜权发现地就在缓坡台地中,正印证了左忠诚先生的分析。站在这里,遥想那个物力维艰的时代,古道上人挑马驮,独轮车咯咯吱吱,老牛坡上人畜气喘吁吁。所以,临渭区大王乡老牛坡上供商旅歇脚卜算的寺庙叫牛寺(死)庙,真是爬上坡能累死牛。
       至此,脑海中产生了修改文字的灵感和冲动,这次旅行也就完满收官。我想找的、该见的就只剩下零河水库的坝尾了,留给下回吧。
       一路上,照相机在随身听的音乐声中“咔嚓、咔嚓”作响,数字化的图片成为补充《古道漫笔》的血肉,看来此行收获甚丰。
行万里路,做文也要行万里路,不到实地,难得有真情实感,文字就写不好;读万卷书,做文还要读万卷书,没有阅历就不会真情流露,写出的文字只能是词藻堆积,无病呻吟,耽误自己,影响读者,害人匪浅。
       有此悟,顿觉此行不虚。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12441.html

文章标题:【王茹辛散文】古道采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