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程龙随笔】探访香积寺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0日 08:02:15 游览量: 200

简述:

大凡名刹古寺,都与唐诗密不可分。那日读王维的诗选,看到里面有一首《过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程龙随笔】探访香积寺


    大凡名刹古寺,都与唐诗密不可分。那日读王维的诗选,看到里面有一首《过香积寺》:“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恰好我也对寺庙感兴趣,看上面注释香积寺在长安境内神禾原西端,滈河和潏河交汇环绕之处,为樊川八大寺之一。我心生好奇,究竟是怎样一座寺院能让诗佛王摩诘对它赞叹,决定一探究竟

    周末无事,恰好朋友王琦感情受挫从外地来西安散心,便相约一起去探访香积寺。由于不知路线,不断打听,颇费了番波折才找到地方,却只看到路边的一个村庄,有点懵圈,村口几位妇女正抱着孩子晒太阳,便上前询问。其中一个指向村里,说往前走。王琦看上去心情不怎么好,一路无语。我以为古刹都在深山幽谷之中,可这香积寺却建在村庄里,更引起我的兴趣,那到底是怎样一座寺庙?走到村子尽头,一个台子上立着座五层砖塔被栏杆围着,看上去已有年月,上面都有荒草。
    往前走,就看到一堵墙上写“阿弥陀佛”,听到声声佛号。转弯走约五十米,就到山门前,门楣上挂着赵朴老所题香积寺的匾额。入内,两个大的石头花瓶立于两边,上面的花纹雕刻的甚为精细。以前只见过瓷花瓶、玻璃花瓶、塑料花瓶,这还是第一次见石头做的,因此印象深刻。宽阔的院子里,盖有天王殿和祖德殿,善男信女们虔诚的烧香磕头。我也请了香,递给王琦三根,他悄声问我为什么要人云亦云跟着那些人学,我反问:“你到谁家做客不送点东西觉得礼貌吗”说得俩人噗嗤一笑,旋即严肃的点香礼拜。拜完,旁边有香积寺的介绍便驻足观看,明白为何王维会对它盛赞。原来,香积寺为净土祖庭,它修建的年代有两种说法,一说唐永隆二年(公元681年)一说唐神龙二年(706年),不知孰是。善导恰为净土二祖,他圆寂后,弟子怀恽,为祭祀恩师修建了此寺和供养塔。香积一名源于佛经"天竺有众香之国,佛名香积"一句,大概是把善导比作香积佛。
   香积寺自建寺以来,千百年间,几度风霜,几经劫难,几多沧桑。唐高宗皇帝和武则天曾到此礼佛,并分别赐与寺院舍利千余粒百宝幡花作供养。安史之乱时,郭子仪率官军在此一带和安禄山叛军作战,香积寺惨遭浩劫,大量文物遭毁损和遗失。这是香积寺历史上损失最为惨重得一次劫难。宋太宗赵光义太平兴国三年一度改寺名为开利寺,不久仍恢复原名至今,清代修建的大和殿、金刚殿、僧房各三间和善导塔几座小塔,尚存于此,其他前代建筑,在历代地震和战争的影响下,已荡然无存,香积寺的辉煌与多劫令我唏嘘。
     不远处,一面橘红色的墙上,数面碑刻字画,有诗,有短文,譬如陆游的《赠猫》:“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譬如《宋史》宋张孟仁妻郑氏,其弟张孟义妻徐氏共室而居,妯娌无间,寸缕不入私室,其乳猫为人窃去,犬哺其儿,太宗闻之,旨表其门曰而难”等等,总之都是劝人向善的,甚为有趣。一面面看下去,当看完最后一面。石碑廊映入眼前,墙上刻的,地上立着大小有几十块。有弘一大师的悲欣交集、有康寄遥老居士的偈、有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地用功。若要纸上寻佛法,笔尖蘸干洞庭湖、有维摩诘经、有印光大师文钞的节录等。
  石碑一圈看下来眼睛有些疲劳,穿过念经堂,视野一下开阔。一条笔直的宽路,两旁种着松、柏、针叶植物,钟鼓楼分立东西。一边是伽蓝殿,一边为另一小院。中轴线到头便是大雄宝殿,殿两边分别是戒堂和客堂,戒堂当中供着历代祖师的牌位。大殿前香火旺盛,烟火缭绕,我们随众人拜完佛,便往后走。法堂和两间分别刻着善导善化、和“同臻彼岸”的殿房。由于门关着,不知里面是何所在。正中间是法堂,两三个淘气的孩童将殿前光滑的台阶当成滑梯,天真的玩耍。原路返回,又到小院前,便入内。一座古塔立在不远处,塔顶不知什么原因损毁。 直走向前,看关于古塔的介绍方知此塔名为善导供养塔,是净土宗创始人之一善导大师圆寂,弟子怀恽为纪念善导功德而建,古塔原为十三层,历经1300年的风雨浸蚀及地震、兵燹之灾,塔身遍体鳞伤,仅存十二层。拾阶而上,塔身有一门,地上放一蒲团,塔的另外三面则各有一尊阿弥陀佛的石雕像,神态安然,只是手势有所不同。不知谁给佛的手中各放了朵花,暗合了拈花笑佛。顺着另一边楼梯下去。出现在眼前的便是僧僚,有僧人坐在门前的凳子上闭目念佛号,几株杏树上的花开得正旺。
       累了,就那么默默坐在古塔下,仰望伤痕累累的它,不由感慨供养塔的命运怎么跟人那么像?而它更加惊心动魄,但依旧挺立,尽管塔顶有所损坏,并不影响它却坚持站到今天。我以塔为例开导王琦。每个人的命运都不会一帆风顺,总会遭遇挫折、坎坷、磨难,有人能挺过来,有人却承受不住而倒下。与古塔的命运相比我们所经历那些算什么,挺过来了回头看吃的那些苦反而成了人生的财富。就像供养塔,历经一千多年成了文物,成了我们了解当时宗教、建筑、艺术的钥匙。
      日头偏西,眼看香积寺就要关门,从寺中出来,走在村子的路上,我和王琦感叹古人的智慧。想想,古寺之所以建在村中大概取决于它是净土宗吧。因为净土宗是最容易修行的法门,无论男女老少,无论何等身份,只需一心向佛、念佛号便能入净土,这大概就是太虚大师倡导的人间佛教吧。没有防备,王琦高声朗诵:“香积净宗古道场,善导大师有余光。持名一法真殊胜,流风今尚遗扶桑”原来是康寄遥老居士那首偈诗。看来,香积寺一圈转下来,王琦已经想开心情变好,这算是又一收获吧。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12676.html

文章标题:【程龙随笔】探访香积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