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商山迪克散文随笔】今冬无雪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3月26日 08:15:02 游览量: 170

简述:

我把你捧在手心,化了;你把我抱进怀里,醉了。这是每年我和雪儿相见时说的话。 有我时,雪儿便早已来到了人间

【商山迪克散文随笔】今冬无雪


    “我把你捧在手心,化了;你把我抱进怀里,醉了。”这是每年我和雪儿相见时说的话。

    有我时,雪儿便早已来到了人间。我喜欢雪儿的晶莹剔透、纯洁无暇,无拘无束,潇潇洒洒。雪儿喜欢我炯炯的眼睛,黑黑的头发,还有天真活泼、无邪可人。我们毫无所求,真心相爱,约定每年冬天,如期相见。

    还记得吗,多少个冬天,我从窗户里看见你回来了,于是翻身下床,拉上小伙伴在道场里唱歌跳舞欢迎你。你把伙伴们拉进怀里,于是大家的头发变白了、眉毛变白了,衣服全都变白了,我们相互指指点点,笑自己变成白发老人了。我拉着你的手来到麦田,看到快要枯萎的麦苗,你撕下一块裙纱,把麦田盖得严严实实。来到大树旁,树枝嶙峋,你拿出一把刷子,把迎风的一面都涂上防冻的膏脂。来到屋檐下,看到山村破旧的房子,再一次撕下裙纱把屋瓦盖严。你翻山越岭细细观察,山川田野、道路屋舍,没有盖严实的都盖严实。万物都是一颗生命,他们抗击这似刀的西风可不是容易的事,这一切都做好了,你告诉大家:过年啦,贴对联,鸣鞭炮吧!

    还记得吗,我长大了,我把心思告诉了石头,石头哥说:如果真心相爱,就大声说出来吧。我不敢面对你,害怕羞坏了你的容颜。那年你来了,我们都依偎在你的怀抱,享受久违的幸福。这时候,石头哥把我拉到一边,悄声说:你不是喜欢她吗,我们就在这场边按她的样子塑个雪人吧,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看着她,直到明年春天。我激动得眼含泪花:这主意真好呀!可我愣住了:我们整天和雪儿玩耍,可雪儿长得啥模样呀?大家都傻眼了,还是石头哥聪明,他提议做成我的模样,大家都哄笑,石头哥告诉我:雪儿看着你和你看着她是一样的,我点头默许,大家齐动手,不大会儿功夫把雪人堆成了。石头哥拿了一颗辣椒做成嘴唇,苹果妹妹拿来黑丝线做成头发,我回家问妈妈要了两颗扣子,做成了眼睛,一个可爱的雪娃娃做成了,大家欢呼,漂亮!漂亮!

    2002年的时候,有一个叫刀郎的新疆小伙子爱上了你,因为你来迟了,他发疯似地在电视上怒吼:“2002年的第一场雪, 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 带走了最后一片飘落的黄叶。”不光他嫌你来迟了,还把对你的真情如实向世人表白:“2002年的第一场雪, 是留在乌鲁木齐难舍的情结。你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忘不了把你搂在怀里的感觉, 比藏在心中那份火热更暖一些。忘记了窗外北风的凛冽, 再一次把温柔和缠绵重叠。”我哭了,我的心碎了,同样是一颗火热真挚的心,可我没有勇气告白。一年年过去了,雪儿终于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不过我不埋怨,我是谁呀?看看人家新疆小伙子多有才,我相信,谁然他的名字叫刀郎,但他绝不是冰冷的刀,也不会是凶恶的狼,从他沙哑的声音里我判断,他一定是一位善解人意、成熟稳重、能歌善舞的头羊。雪儿能有这样的人相伴,她一定会幸福的,我默默的祈祷和祝愿。

    10年过去了,雪儿呀,你过得还好吗?你知道吗,我仍然把你藏在心间,仍然时时把你思念。多少次的早晨,我趴在窗户上向外偷观,多少次坐在车上,我把头伸出窗外,眼巴巴地望向北方,多少次站在当年堆雪人的场边,默默地把你遥望。

     2014年的冬天,似乎转眼间就过去了,场边的迎春花开了,骄黄骄黄的,山崖上的桃花开了,殷红殷红的,没有约春天,春天却如期到了。雪儿呀,你真的不来看我了吗?我还记着咱们的话:“你把我抱进怀里,醉了;我把你捧在手心,化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13030.html

文章标题:【商山迪克散文随笔】今冬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