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一个“老三届”学生的传奇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4月02日 14:15:27 游览量: 134

简述:

一个“老三届”学生的传奇 广西玉林高中655班 蔡梓权 我于1949年出生,而且正是10月,正可谓“新中国的同龄人”,

  一个“老三届”学生的传奇

  广西玉林高中655班 蔡梓权

  我于1949年出生,而且正是10月,正可谓“新中国的同龄人”,生逢其时。在这个时间前后三几年出生的人,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发生的时候,大体上正在读高中或初中,我当时就正在读高中一年级。当时的高中、初中各三届学生,后来被统称作“老三届”学生。这大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伴随着新中国的成长而成长。新中国建立初期的平和和欢欣,童年时候是有体验的。而新中国成立以来所经历的困苦、艰难和挫折,我们都共同经受。往往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教育改革的试验品,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改革开放的淘汰品”。有个段子形容我们这一代人,“长身体的时候遇上了三年大饥荒,读书要上大学的时候碰上了文化大革命,要找工作的时候赶上了上山下乡,要结婚生子的时候开始实行晚婚晚育,从乡下回来安排进小厂小企,刚过中年就不得不下岗失业”。这的确也是很多这一代人的人生历程写照。

  但无论怎样,我感觉自己还是很幸运的。比起那些在文化大革命中因染病、因武斗、因斗争而不幸死亡的同学来说,我虽然在武斗中头部中了枪伤,在后来斗争中被打折了肋骨,但毕竟活下来了。虽然其后被关押斗争,后又被遣送回乡监督劳动多年,但打倒“四人帮”之后,我还是得以安排做起民办教师。后来于1977年参加了文革后恢复的第一次高考,成为一名中学教师。其后努力工作三十余年,在教育工作上也取得了人们认可的可喜的成绩。有同学说,类似你这样的情况,在当年胡捕滥杀的情况下,你能活下来,就算很不错的了。又得以做起教师,那就很不简单了。在教师岗位上居然能创立一项人们广泛认可的新的教学方法,那真的是很了不起呀。有的同学慨叹说,在经历了巨大的人生劫难之后,能取得如此卓著的工作业绩,此生足以自豪矣!很多同学都为之而高兴,称赞我为“老三届”同学争了光,并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不少了解我的曲折经历的同志都说,你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你本身就是传奇!

  说起传奇,大凡传起来就奇。而有一些事情,也不得不叫人不奇。你比如说,在文革武斗的时候,双方对峙。我正在做着一件事情,一个同学过来叫我离开,他上来在我的位置接替做我的事情。我离开刚走离去几分钟,对方的狙击手开枪打过来,这个同学即被击中头部,伤重而亡。我有两个同学都是这样为我中弹而亡的,我一直认为,他俩就是替我而死的,否则,死的该是我呀。此其一。

  其二,我头部中弹受伤,也说不清这一枪怎么打得这么准。枪弹从鼻梁右侧打进去,贯穿左脸颊,通过左耳道,击穿左耳背而出。据部队医院抢救我活过来的医生说,如果打偏一厘米,那就没法救了。同学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医生说,出院?三个月他能起床就算好了。可是我刚十天就起了床,不到一个月,住院才二十八天就自己坚决要求出院了。当时我自己也不把受伤当回事,以为算是衣服被打穿个洞,补上就行了;还是一心想出院又去战斗,根本没想到会有伤遗病痛的事情。这个任性真的遗下了往后几十年的伤遗后患。不过尽管伤遗病痛了二三十年,后来又经过三次手术方基本痊愈。但可喜的是,几年之后,脸部的那个着弹创口,一寸多长的那个伤疤,居然完全消弭不现了。外人完全看不出我受过如此枪伤。而且,几十年过来,除了伤遗致成左耳完全聋了,其他一切我一如正常人,多重多累的活我一样地干,包括在乡下时那些极其繁重的体力农活,照干不误。就这么奇。

  其三,正是受伤之后,一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美貌非凡,才艺俱全的女同学来到了我的身旁。我伤重住院,动弹不得,组织上安排她和另一个女同学留下来照顾我。后来另一个女同学回去了,她即自己留下来照顾我。这个女孩子的美丽,我说过,整个人世间没有人能比得上。她能歌善舞,本来文革开始之前,北京来的东方歌舞团经过面试已经决定要录取她了的,但旋即文革开始而不成。她比我高一个年级,我俩本来不相识,就因为这样而相识,相知,相慕,当时不敢谈到爱。到后来我被关押斗争时,她才表示接受我对她的爱,即使人家要判我20年,她也会等着我。我被关押斗争一年后,遭遣送回家乡农村监督劳动,作为一个不戴帽子的“反革命分子”看待。在乡下,有五年时间,我连生产队的社员会都不能参加。一无所有,一贫如洗,一无是处,家徒四壁,贫病交加,穷困潦倒。而在我回乡四年后,在包括她父母在内的全体人民都强烈反对的情况下,她毅然决然,义无反顾,孑身离家,乘坐我借来的一辆自行车,悄然出走。我前后化了六天时间,来回驰程五百多公里,接她来到我家乡与我结婚成家。我们就依靠自己的双手,一起辛勤劳动,共同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异常艰苦而又自觉甘怡的农家生活。这是认定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和共同理想,而敢于舍弃自身优厚的一切,无怨无悔地执着追求,不为任何权势、名位、钱财所动,不畏任何艰难困苦的坚贞不渝的爱情,这是一个极其平凡而又不乏伟大的既普通又崇高的现代社会中鲜见少有的女性,这是一段真实的患难相依,忠贞不渝,艰辛而又甘怡的美好姻缘,它比起那些历史的、文学的富有传奇色彩的天作之合、患难夫妻、美满姻缘之类的爱情故事,可能一点也不会逊色。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13467.html

文章标题:一个“老三届”学生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