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白求恩为我开刀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4月09日 10:04:48 游览量: 74

简述:

小时候住的房子,很有特点,不像现在的商品房,或似一包火柴盒,或似一元钱一个的打火机。房屋,传说是前苏联

   小时候住的房子,很有特点,不像现在的商品房,或似一包火柴盒,或似一元钱一个的打火机。房屋,传说是前苏联人设计,房顶呈人字形,盖着一片一片的红瓦,整个外墙是用红砖砌成,从远外望,如同儿童公园模仿着的城堡。一楼下面和三楼顶都是有隔层,可以防潮和防晒,进了楼房的大门,便是上下三层楼,每层楼不长的走廊上,往往住着四、五家住户,厕所是共用的,一个蹲式大便坑,不像现在卫生间,又是抽水马桶,又是洗手面盆的;厨房也是一起共用,到了做饭的时间,几个住户进进出出,开始上演锅碗瓢盆交响曲了,这时整个楼层就会出现很热闹,也很温馨的场景。  

          那个年代,邻居们都不富裕,有的家庭就养些鸡、鸭的,来贴补家用。为了方便鸡鸭们进出,就把厨房门的最下端拆除一长溜。有一年盛夏,那时是十七、八岁的年龄,在凌晨二、三点的厨房洗澡,那时没有淋浴什么的,也就是坐在盛了水的大木盆中擦洗,这一坐,身体就矮了下来,无意中突然看见有一双穿着红色拖鞋的脚,从厨房门的下端慢慢走了过去,没有一丝声响。当时整座楼寂静,除了我洗澡厨房的白炽灯亮着外,其他房屋黑漆漆的,这双看似女人的脚走过去了,也没往回走。当时因为害怕,就一直不敢和家里的大人说起这件事。一晃十几年过去,住着的房子也渐渐老了,从附近的山上远远望去,这些建筑群,就像是一座一座灰色的古堡。在这种年代较为久远的建筑物里,有时候感觉挺正常,有时候却有一种莫名的害怕,房是那个房,家具是那个家具,人也是那些人,就觉得四周阴森森的,那时的氛围浓得像一滩泥浆,用棍子使劲搅也是搅不开,经常是卷缩在床的角落,如果这时厨房的门突然大声响了一下,身体会條地猛然僵直,到天亮都不敢动一动。  

          八十年代初,黄石和鄂州交界的杨叶镇出现了一位女大仙,传说很神奇,每到节假日,她家门口就会停很多小车子。一楼李婆婆是杨叶镇人,几个婆婆一台戏,包括我奶奶一起,就把女大仙请到我们这幢楼里来了。女大仙不仅会掐算,还会给人看病。对这幢楼的风水,不知她指点的怎样,但却给我看了一回病。那天,奶奶和李婆婆领着大仙来到我的房间,这大仙看上去竟然一点不“仙”,也就是个农家煮饭婆的形象,举手投足之间明显故作神秘。那大仙坐下后,开口问我身体哪里不舒服?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面对一位大仙,内心多少有点敬畏,便说左后背时常感到有些胀气,她边听边从带来的包袱中拿出把短剑来,随后在我的后背不停地比划着,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临走,留下一小袋米,嘱咐我放在忱头下。过了大约十多天,大仙居然又来了,问我是不是好些?出于礼貌,我频频点头:“好多了!好多了!”大仙很神秘地对我俯耳道:“伢呀!昨天晚上白求恩大夫给你开刀了呀!”听到说白求恩来给我开刀,先是一阵惊喜,过后却是好一阵茫然。  

          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还要来到我住的这幢楼,甚至来到我的房间为我动一次手术,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其实,李时珍的老家,就在我住的房屋的长江对面的蕲春,划条船就到了我家,何必要去麻烦人家白求恩呢?还那么远。如果大仙说李时珍带了点草药治好了我的胀气,我当时一定信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13840.html

文章标题:白求恩为我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