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140一翼思玲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8日 04:10:16 游览量: 98

简述:

序 1月18日,这一天发生了小地震。连地震也要感激一下,因为这天我知道了你在我路过的地方工作,我的心脏,我脑

  序
  
  1月18日,这一天发生了小地震。连地震也要感激一下,因为这天我知道了你在我路过的地方工作,我的心脏,我脑海发生激烈震动。一整晚都在思念你,思点有你的点点滴滴直到闹钟响了才惊醒,不!是惊觉,惊觉没睡着过就天亮了。起来见外面湿漉漉的,这雨是什么时候下的,又是啥时候停的?唉!这雨下过又停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思念你也该停了,但停得了么?都这么多个日月了哪有停息过,暂停吧!宁不知有时走着路或是吃着饭会毫无防备的又想有你在的情形,就连出现一个“黄”字,一个“小”字还是一个“玲”字都会想到你,当然还有出现频率最高的“0"。思念是一种蜜,思念你仿佛空气都是甜蜜的,我在想:你呼着甜蜜空气时会不会是思念我呢?思念还是一种病,我已病入膏肓,120是救不了我的,唯有021(玲爱翼)能救!我等待着……
  
  一年级
  
  1986一年级,才刚刚进校园的小小年纪,也不知到怎么刚到在陌生的既令人兴奋又害怕的群体,就认着你并知道你的名字。开学进行排队分班,要分成861班和862班,你分在上面教室小一点的那班,而我被分到下教室大一点的但烂一点的一班。那时就感叹怎么不能分到同你一班,如能分到你那班同你在一班该多好呀!我的情窦从初见你就开了!
  
  二级年
  
  二年级,一个最最最醉醉好的消息,两个班合作一班!!!我跟你在一个班了!这是一个让我异常兴奋的好消息!这是一个让我感到万分幸福的好消息,这是一个不能用语言描述好消息!开学第一天我早早的来到学校,走进教室坐到后面盯着门口等你出现。盼了好久才见到你出现,也许不是很久,而是我的心跳加速致使感觉时间变长。开学自选座位男生多数坐后面,女生多数坐前面,这种楚河汉界一直延续着,就算老师编位后上下左右男女基本零交流,万幸中的不幸,我们沦落在史上最“封建”的一班。明明伊人触手可及,却授受不亲;明明可以互助互动;却老死不相往来;明明可以两小无猜同骑竹马共尝青梅,却只做壁上观!
  
  又一个最最最醉醉幸福的事砸到我,老师把你和陈春燕编在第三组第三位,我和陈丕锋编到第四位,我们不仅同班还成了前后座位同学。我俩如此的近距离,你有没有感到这小男孩是如此的喜欢你呀?我想一直读书,你一直在我前面,,让我一直这样近距离看着你。记得有一节写字课,我一直看你练毛笔字,老师见我两手空空就问我没有毛笔吗?我只好说没有。你听到了就转身向我,把你自己的毛笔递给我微笑的说:“我的借给你写”。我多想接过你的好心意,感受毛笔上你的气息。但我还是担心我用了你的毛笔你就没得练字了。我红着脸说我有,我接着从书桌里拿出毛笔。你看了看就转回身过去了。唉哟哟哟,我的心酥酥的,你第一主动对我好,我的心情美了好久好久!
  
  下学期重新编位,我在心中一直祈祷我俩还要编在前后座位,我俩要一直这么近距离在一起,结果真的我俩还坐前后位。你和黎小梅在一组四位,我在第五位,美中不足的是:我的前面是黎小梅,但这样可以看到你的脸颊,我的心情又是美美的。你一直都是班干,我这次做了组长,组长是负责收作业和试卷的。这工作我是最乐意,最期待的,最好一天收十次八次,收作业和试卷是要走到过道从最后一位开始收的,收到你身边总要故意逗留多一阵子,这样能和你多说几句话,多互动一点。每次接过你的作业本总会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你的小手,心中小鹿总在乱撞。看到试卷乱你会和我一起弄整齐。有时我把作业本故意弄乱一点让你帮着叠,你总会温柔的骂我:“你看你几个作业本都摆不好蠢死了。”我就顶嘴:“你精(聪明)你来呀!”你撇嘴说:“你是组长是还是我是组长呀?”接着就抢过作业本整理好。每当要收作业或试卷时,你总会转身督促我去收,我也总是故意拖延和你斗斗小嘴。最后一次我故意睹气不去收还叫后面的自己传上来,你和你同桌就向老师告状,老师把我这组长给撤了,这让我伤心不已!我再也不能到你身边跟你小吵闹了!
  
  课余时间男女基本都是各玩各的。不知是你自身安装了定位系统,还是我两眼自带搜索器,我总看你读书写字,看你跳格子、跳禾秆蝇、抛执石子、挑小棍子……放学从出教室一直着你进家门,有时我走前面还是三步一回头偷瞄你,直到看不见你还要看看你家,(直到现在开车路过你家都扭头看看,虽然你家已搬到镇上)想你在家里是吃粥,或是写作业,又或是做家务……
  
  课余时间仅有的一次玩闹,那是一天中午,你们几个女同学在教室里面玩,男生在窗外玩,你往窗外扔一团废纸到我身上,我故意捡几团废纸扔回去,就这样你来我往同学们打起了纸战与嘴仗,一直打到上课钟敲响还意犹未尽……
  
  每学期放假我都希望快点开学,开学就能天天看到你。放假有时还是能见着你的,去赶集或到村里的杂货铺来回路过你家都希望每次从外面看到你的倩影。我俩都到过彼此的家。假期有时你和春燕到我家找我堂姐(同在一班)玩,你们借我的扑克我都收藏了好久。你家有一块田在我家附近,插田时我就到楼顶看你插秧苗,打谷时看你镰禾。我看你和家人在田里劳作还会盼望下雨,这样你就会到我家避雨,你到我家避雨我还希望雨下久一点,你就在我家呆久一点。
  
  很多家庭黑白电视都还没有,你家就有了录像机,用现在的词来讲你就是白富美,但白富美这词太俗了,格格还差不多。晚上很多人会去你家看录像。有时我也去,每次我都不知道放的是什么,因为我去看的不是录像而是你!
  
  三年级
  
  三年级因修危房,我们有一段时间在一个小教室上课,每组相隔都很近。我从你旁边走过会有意无急的碰到你的手肘,有时会被你温柔的骂,你骂吧,最好骂多几句。
  
  三年同学们都是刚会打球,刚会都是很上瘾的。篮球基本都是男的打。乒乓球男女都喜欢打,但女同学一来打,男的通常自觉走开,不好意思一起打。羽毛球只有几个同学会打的,很巧你和我都会打。有一次我和三四个男同学在打,你和春燕、我堂姐加入一起打。这是我感觉最骄傲一回,男女被我通杀了好几个轮回。最后是被我堂姐习惯性的不规范低球打输了,而再到下一轮我上阵时上课钟声却敲响了,真想和你再打几回,在你面前多表现表现。为此我还生了我堂姐一段气呢。
  
  一年级为你情窦初开,二年级为你情花绽放,三年级这朵娇嫩小花开始被空气污染……
  
  四年级
  
  四年级我们班已经被“封建"深深涂毒了。只要有男生跟女生说上一句话,教室干咳声便接连起来,是暗示某男与某女有情况,课余时还会被八卦连环嘴鞭挞。在这环境下我只能远远看着你。那时你是体育委员,早操是由你领操,我记得你常穿一条黑色的健美裤,真太时尚亮丽了。我总是跟着你左手右手、左脚右脚同一方向作动作,为此常被两边的同学打手并说我作错了,因为你是面向我的,应该作反方向动作才对,我才懒得管它对或错,我的心思只在欣赏你的优美动作。
  
  五年级
  
  五年级欧老师组织去梧州旅游,我得知你会去后,我怎能不去呢?于是我就向我妈要十块钱,但十块在当时是一般人家近一星期的生活费,我妈说等长大以后自己赚到钱再去。经过我死求软磨后我妈才给钱让我去,但要我织十张篾笪(织笪属于女工)还钱。后来织这十张笪用了七个星期天,但能让我和你一起去旅游也太值得的。
  
  早上还没到六点就在学校集合,那天你穿着连衣裙宛如花仙子真是美呆了。第一次去旅游也没觉得有啥好风景,可能是我的全部心思只在意你一道靓丽的风景吧!到公园欧老师叫同学们到一边自由游玩,而他却跟女老师拍拖。可惜老师自己在谈情,而男女同学还是零交流,这种畸形氛围他也不开导开导。
  
  旅游照相是少不了的,在中山公园同学们留下了唯一一张合影,这张照片我一真珍藏着。我还珍藏着有你的另一张照片,那是你和春燕、我堂姐仨在河边大石头上的合影,这张照片是陈雪萍把自己的头像撕掉,只剩你和春燕两人,我是从地上捡到的,真是如获至宝呀!可惜这两张照片在搬家时弄丢了,太遗憾了!
  
  五年级下学期的一个星期天我和钟浪到山枣冲高德斌(亲戚)家玩,开始是在小山坡用小铁盒弄油炸黄豆吃,接着就去挖野生粉葛。当我拿着粉葛回到高德斌家时看到雪萍(我堂姐)带着你、春燕、李丹苗(我表姐,五年级转学到我们班)三朵金花也到高家玩。你们向我讨要粉葛,我远远的就用力把最大最长的一条扔过去,不知怎么的,重重地砸在你后背上,看到你痛苦的表情,我心痛得不知何是好……后来男女一起挖葛麻薯这事件被纷纷嚷嚷了,我才懒得理会,我真想再和你一起去挖呢。
  
  六年级
  
  六年级终于又和你在前后座位一起上课了!从二级年开始在一个班,还做了两次前后位同学,每次调位都希望老师把我编到你的前后或左右,可每次都不能如愿,还好在将近毕业终于如愿了!
  
  在一这个“封建”班,男同学为了表明不喜欢女生,要么把课桌拉得离女生“二丈”远,事么把女生的座位压得窄窄的,以致进出皆难,我属于后者,我怎么舍得与你分开“二丈”远呢?有几次我把你的座位空间压得窄窄的,你生气的用后背顶我的课桌,我的课桌倾斜了,书也掉一地,我就责令你把我的书捡起来,你还嘴“不捡又怎样"……我就喜欢能和你小吵闹一阵子。有一段时间因为我的脚受伤了,脚不能弯曲,只好伸直到前面。座位本来就窄,当你曲脚向后就会轻碰我的脚,能和轻轻相碰我也满心欢喜。我脚好了还装作没好,有时你会跟同桌春燕耳语:“死仔只臭脚又伸上来了。”
  
  当前座的女同学后背靠着后座时,男生常会出其不意把课桌往后拉,女生身子失重心会突然往后倾,男生常以这种恶作剧为乐。有一次你被我弄得往后重重的摔倒在地,其他同学都笑了,对于我的这一“杰作”,我却是哭笑不得,我痛恨自己怎会作出伤害你的蠢事情。
  
  将近期末考试,老师将座位进行小调整,将我同桌杨明敢调走,调来一黄姓复读生和我同桌,我庆幸我还和你坐前后位。期末调位是方便考试作弊,老师每人发一支特黑的笔芯,以便在全镇统一改卷时识别。老师还教了几种作弊的小招数,悲哀呀!我们成了老师绩效考核的工具。期末考试时,在外校老师的监考下,我一招脚丫夹纸,你还一招淑女撂发,你来一招小玲飞笔,我还一招借笔还魂……我感觉不是在传递答案,而是在传情达意。
  
  久别重逢
  
  最后会面那是多年后的一个中午,那天我用二十八寸自行车拉东西在回家,上坡时我用力的慢慢推行着,“陈丕翼",一个魂牵梦绕的声音在叫我,你从天而降般出现我旁边。我惊呆了,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小学有时会温柔的骂我的外号(鸡翼)。你还是小学时一样无需任何装扮的自然美,我还是紧张的回应了一两句话,你和你妹推出单车就走前前去了。等我到坡顶时没见了你们的芳踪,我想你们没有能骑得那么快的,肯定是进哪个岔路了。一个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难道你去我邻居家了,那有两个比我大两三岁的伙伴,他们兄弟小学在其他学校读书,你该不是去找他们吧?回到家后我东西也不卸就翻过小山嘴去邻家看个究竟,果然你姐妹俩在他们家房间,一屋人寒喧了几句,我知道你在处对象了,我默然伤神的离开……后来他们家摆喜酒,我得知新娘不是你,我就向陈雪萍打听你的消息,可惜她说很久没跟小学同学联系了。你就这样成了回忆,我的情感直留在有你的小学时光…
  
  …
  
  插曲
  
  4月23日早上,我俩开着车在你工作的地方回面,不知你有没看到我?二十多年了,久违了,又见到你了,就一闪而过,我意识到这就你。你剪了个短发,你的脸颊,你的倩影还是那样迷人,岁月没给你留下痕迹,生活也没给你染上俗气,还是少女般的简单清爽。这一整天注定满脑海都是你!我想你剪了短发是剪断了挂吗?是等待为另一个人长发及腰吗?……
  
  120!021么?你给我这种超乎寻常的感觉,或许这只是我自个的情感独白,或许这只是我纯粹的情感寄托,翼思玲(140)怎会停……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1998.html

文章标题:140一翼思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