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如果还有来生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7日 06:18:48 游览量: 190

简述:

如果还有来生,不惧利箭穿透我的胸膛,血染的山河也没有你沉重。

  攻城的号角不知是第几次响起,在这午夜,像是野兽的嘶吼,我等的那一天,终究要来了,你说:“青儿,别怕,只要我还有呼吸,定护你周全。”说这话时你拥我入怀,你的怀抱还是温暖,心跳依旧,你不知,我最爱的便是这心跳。
  
  “青儿不怕”我柔声道。
  
  是的,不怕,我怎会怕,我等这一天不知道等了多久,我望着你那如画的眉眼,是的,如画,一个男子的眉眼,怎可以美过女子,还记得当年黄杏林第一次见你,就沉醉了进去。而此时,你的眼里有了我看不懂的神色,决绝,无奈,凌冽。
  
  明黄的烛光照在你的脸上,瘦了,更加棱角分明,只是看我的眼神,还是一如从前,我的心口狠狠的疼了,我皱眉,不可置信,我已没有心,怎么会疼。
  
  “你怎么了,青儿。”
  
  “我没事,看你紧张的”我嗔了你一眼,用手捶你胸口,这是我最爱做的,如我一捶便能把你的心捶出,该是怎样的场景。每次你都会捉住我的手,不说话,只含笑的看着我,这一次你却任凭我这样。
  
  “青儿,如果把我的心捶出来,你会不会疼。”你除了说“青儿,此生我定不负你。”再没有过这么一本正经的口气。
  
  “好困啊,睡吧!”我试图转个身,你不让,逼我看着你。
  
  我知道逃避不过,罢了,你也没多少日子了,“会疼,我会疼”,我当然会疼,呵呵,你怎知我是怎样的恨你、爱你。说罢我起身,穿衣。
  
  “青儿,能不能就今晚,不要走。”自从你带我回宫后,从没这么要求过。
  
  但我必须走,子时一到,必须离开,因我没有心,我在佛前乞求了千年,才求得今生再次与你相遇。
  
  佛说:你真的想再遇见他吗?哪怕夜夜承受剜心之痛。
  
  我:是的
  
  佛说:你对他还是余情未了吗?
  
  我:不是
  
  佛:真的不是吗?
  
  真的吗?总有一天我会知道。
  
  “无痕,你从不会这样的”我冷冷地说道
  
  “你还是没变,只有着急了才会叫我无痕”是的,我一直叫他王.
  
  “不要走,好不好?”你抱住离去的我,近乎乞求。
  
  “痕,你怎么了”我有了微微的心疼,声音都柔了,就如当年一样,依然抵挡不了你脆弱如孩子的模样。
  
  “杀………………..”门外吼声震天地响,我知道城门破了,我笑了,笑魇如花,我望着你的脸,没有我期望看到的表情,只有深情和如释重负,你笑了,如三月的春光“爱妃,你从未对我这样笑,他们说你是魅惑的狐,如你愿意,我便倾了这天下,为你做嫁衣,亦如何,如你不愿,山河破碎亦与我何干”。原来,你一直都知道。原来,我错了
  
  “嗖”门外飞来一枚羽箭。
  
  “痕,能遇见你,此生足已,现在换我保护你”是的,我是一只狐妖,我只需一挥手,万物俱毁,然我却要为破坏人间的自然定律,灰飞烟灭。
  
  你紧紧地抱住了我的手,阻止我的意念,我眼睁睁看着,锋利的箭,穿透你的胸膛.
  
  “不,不要”我终于知道疼了,胜过剜心挖肺,千倍,万倍,我抱着你,心口泊泊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我的衣,我的眼,我的心。
  
  “青儿,你夜夜承受的剜心之痛,我终于知道有多痛了,对不起,让你痛了那么久,如果有来生,不惧利箭穿透我的胸膛,血染的山河也没有你沉重。”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3474.html

文章标题:如果还有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