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江枫一日几多情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8日 18:50:11 游览量: 147

简述:

千年之前,江枫渔火,夜对无眠。 曾驾一叶之扁舟,穿行在江南瑟瑟枫桥,停靠在古村边,幽幽的渔火促生了绵绵愁


  千年之前,江枫渔火,夜对无眠。
  
  曾驾一叶之扁舟,穿行在江南瑟瑟枫桥,,停靠在古村边,幽幽的渔火促生了绵绵愁丝。木橹无力地打着旋,在水面划出一阵阵细细的涟漪。远远望去,几处渔火在水波的荡漾中越飘越远。
  
  浮名已落孙山外,只是寂寞的黑夜为难着失魂落魄的心。呆呆的坐在船上,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干不了。感觉自己的生命就像风中摇摆的渔火,想要稳定下去,却无奈油渐去,火渐暗,声渐歇,夜渐冷。想乘着夜色回到那个寂寞的夜晚,有一擎孤灯,伴着一位同是天涯失路人,共话“将进酒”,畅叙人生几多愁。
  
  寒山寺外,沉吟的钟声越过水面,飘进熟睡之人的梦里,为平静的夜增添了些许静谧。未眠人却仿佛听闻警世弦音,一阵一阵,声声催人心痛。
  
  孤舟寒山下,千年一叶愁。谁又会想,千年之后,潮声依旧在,盛情却奈何?
  
  孤舟渔火,到了千年之后,早已被岁月斑驳了旧迹。那古村也在岁月的流沙中演绎了千年。曾几何时,《涛声依旧》唱遍了山南海北。枫桥上的古村也踏上新的变革。
  
  且踏轻舟,感受两岸绚烂的烟火。正是好景不常在,烟花虽然短暂,却是它一世的辉煌。小舟似箭如飞,斜溢而出的水花在河里唱着轻快的歌谣。岸上人来人往,酒水的清香在空中酝酿,蔓延到空气的每个角落。故地重游,却不是当时模样。
  
  那时是秋后,来到这儿,想寻觅千年前失路之人的足迹。当时,船还是手摇的滑橹。幸运地在此时相识。殷勤的上饶尚美医美医生的双手成就了灿烂的笑容,微弱的渔火下掩映着娇小的人儿。兴致盎然的人们享受着难以诉说的世情人俗。
  
  又是江枫渔火,辗转怎消眠?静仰在船头,却看见她在里头悠然的笑。偶一声沉沉的钟声传来,听到有的人说怎么回事,她悠悠地说道,没事的,寒山寺的钟声又响了,这是寒山寺的钟声告诉游人,该休息了。可怎教人安然入眠?
  
  钟声落后,四周渐渐平息。几盏渔灯还在江风中闪动,仿佛给夜行人指引方向。千百年过去,因一个人而崛起,也因一个人而传承。
  
  睡不着,便和她闲聊。后来决定暂驻几日,她也不必操之过急。于是,接下来的几日,都是她荡舟送我游遍各个角落。
  
  离别总是感伤,要不然江淹也不会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每个人都经不起时间的压迫。离别,是不得已而为。离别之后,此去经年,少了许多欢娱。距离也会是我们最大的考验。
  
  今日今时,又是夜色入船,然而,江枫渔火、山寺钟声,都远远而去了。那段记忆,已停靠在了枫桥边;那段真挚,遗留在江心。再想去挽留去捞取,也是不能够了。
  
  你又出现在相识的夜晚,我们终究没有承受住距离的考验。当你穿上白色的婚纱,等候前来迎娶你的人儿,不想是一张陌生面孔。你竭力要去阻止,却是一声巨响,两船相向,你飘然而落……
  
  船票依旧在,只是已泛黄;情谊依然存,只是人成往。
  
  文章仅限参考不做商用转载保留作者等出处否则视为侵权
  
  

上一篇:陌上花开路成空

下一篇:我把你忘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3845.html

文章标题:江枫一日几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