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夏天里】守望千年的礼物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8月16日 06:12:33 游览量: 120

简述:

原标题:【夏天里】守望千年的礼物

  原标题:【夏天里】守望千年的礼物

  央广网北京8月15日消息 去年夏天,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特别策划《夏天里》关注疫情之下的改行者,节目编导改行成为外卖小哥、创业者改行成为代驾、电影放映员改行成为服务员……普通人以勇气转身、在风浪里成长。

  又一年盛夏,轰鸣的砖厂、流火的厨房、深邃的土坑,寄托怎样的少年志向?靠近理想、实现理想,年轻一代如何在磨砺中自强?中国之声再次推出系列特写《夏天里》。

  

  今年3月,26岁的许丹阳和三星堆遗址最新发掘出来的金面具和青铜器一起上了电视。这是他的“有生之年”系列,挖土还能挖出名气,他从来没想过。

【夏天里】守望千年的礼物

  考古就是游山玩水?太天真!

  这是许丹阳成为“考古人”的第七年。就像每一个被围观去向的“学霸”,当年河南省洛阳市文科第二名的许丹阳填报了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身边人除了不解,更多的是不懂。甚至有朋友会找他鉴定宝贝、估价,“帮我看一下真假,看看值多少钱”。

  许丹阳并不怪罪让他“鉴宝”的朋友,因为连他自己,也是很久之后才明白自己到底是干什么的。学考古是因为他喜欢旅游,对历史感兴趣。他诚恳地以为,考古就是游山玩水。

许丹阳在发掘初期的4号坑内(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许丹阳在发掘初期的4号坑内(央广网发 受访者供图)

  “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捡破烂的,仔细一问,原来是考古勘探的”,这是许丹阳的考古学前辈们自嘲的段子。“旅游”和“历史”的光环淡去,领教了田野考古的冷门和辛苦,去年6月,硕士研究生毕业的许丹阳,选择进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

【夏天里】守望千年的礼物

  三星堆遗址门外的稻田,蛙声一片(总台央广记者 李欣 摄)

  从成都市区到广汉三星堆遗址,60公里。对几乎所有考古人,这60公里是通往职业理想和幸福的距离。许丹阳不明所以地入学、理所当然地就业,紧接着在去年10月“入坑”,从天而降的高光时刻,简直让同行嫉妒。

  广汉一年,许丹阳的生活两点一线,从宿舍到三星堆遗址祭祀区,从郊区到田野。

  “挖土担当”们的日常:挖土、挖土、挖土

  许丹阳负责的4号坑是此次考古发掘中最先启动的,出土了神秘玉器玉琮和大量象牙,现在坑内已经进入到后期扫尾阶段。在外行人眼中,坑内文物已经提取得干干净净,但许“坑长”一眼看去,坑内的每一勺土,都是宝贝。

现在的4号坑看起来空空如也,但仍是考古人员细心呵护的宝贝(总台央广记者 李欣 摄)

现在的4号坑看起来空空如也,但仍是考古人员细心呵护的宝贝(总台央广记者 李欣 摄)

  与4号坑的安静不同,隔壁的3号坑正热火朝天地提取青铜器文物,一上午取了大大小小十几件。许丹阳几次忍不住跑过去围观。

  三星堆200人的考古队伍里,有150多人是“90后”。3号坑的“坑长”杨镇,也是一名“95后”。沉稳与否,和年龄无关。这支沉稳的挖土队,正因为年轻,有了超强的战斗力。

  在深邃的土坑里,有个大个子趴在升降机的平台上,拿着小刷子、小竹签、小勺子,一点一点地专心挖土。防护服的后背上画着两个卡通图案,杨镇说,那是大个子的女朋友名字的谐音。整整一上午,大个子始终没有转过脸来。

沉默不语心中有情,防护服上的字和画都是考古人的浪漫(总台央广记者 李欣 摄)

沉默不语心中有情,防护服上的字和画都是考古人的浪漫(总台央广记者 李欣 摄)

  有时候,挖着挖着,坑里的人会陷入沉思,半天没有反应。坑上面的人就悄悄留意着,好第一时间凑过去看大新闻。

  这个在外行眼里如寻宝一样的过程,被许丹阳形容为“探案”。他说,田野考古的现场是考古研究的第一现场,很多学术的思考在现场就已经开始了。“挖土”者,最终是历史的探索者,而他正朝着这个境界努力。

  “好时代”里的守望者:我是幸运的

  这天中午的雨,来得毫无征兆;棚里的人,不为所动。“不以物喜”是一代代考古人的集体个性,恒温恒湿、不怕风雨的考古大棚,则是后来者才享受到的福利。35年前,考古队员们露天发掘三星堆1、2号祭祀坑,无论是工作成果还是硬件条件,许丹阳无疑都碰到了一个好的时代。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40126.html

文章标题:【夏天里】守望千年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