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长安城外遇鬼记(全剧终)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9日 14:41:52 游览量: 61

简述:

因此,我想,这个“女人”八成是没有得偿所愿,但其中的曲折,为什么会不能得偿如愿,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当

  因此,我想,这个“女人”八成是没有得偿所愿,但其中的曲折,为什么会不能得偿如愿,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当“女人”哭泣了一会,就开始继续讲,她那故事最后的结局了。
  
  “女人”说:“第二天晚上,俄莫有睡觉,俄一心想着和俄夫君逃离长安城的事,俄夫君看到俄紧张的睡不着的样子滴时候,就拥抱着俄安慰俄设:“娘子,过了今晚,明天,咱俩就可以远走高飞咧,从此,俄们就再也不受干扰,再也不会有啥能够阻挡俄们在一起咧,所以设,娘子,今晚一定要好好睡觉,为了你,为了肚子里俄们的娃娃。”
  
  于是俄就迷迷糊糊滴睡着咧,半夜,一阵声音把俄跟俄夫君闹醒咧,原来皇宫里又来人咧,要叫俄夫君连夜出发进宫面见公主,设是皇帝的旨意。
  
  俄夫君大叫一声:“不好,看来咱俩现在就得走。来不及咧。”
  
  俄就对俄夫君设:“夫君,么事,你现在就去皇宫吧,你先假装稳定住公主,然后明天回来时候咱俩趁所有人都不注意那时候逃走就莫有人知道咧,等所有人回过神来滴时候,俄们都已经走好远咧。你看,夫君,咋样。”
  
  俄夫君于是对俄设:“那好,娘子,你收拾一哈,明天一早你就到咱俩第一次认识的沃地方等俄,咱俩在沃会面,然后,俄们就从沃直接走。”
  
  于是,俄就目送着俄夫君跟着沃些人去皇宫里去咧,俄咧,就稍微滴休息了哈,凌晨快天亮滴时候,俄就开始化妆打扮,俄从没有化妆过,俄知道,俄夫君内心深处,还是喜欢化妆的女子滴,虽然俄夫君不设,但俄心里也是知道的,俄要把俄自己打扮滴美美的,然后以美美的样子和俄夫君远走天涯海角。
  
  俄对着镜子照了哈,那天滴俄,真美。从莫有这么美过。
  
  然后,俄就是,收拾行李,收拾好咧以后俄就离开咧俄滴房门,当俄走到门外滴时候,俄回头看了一眼俄从小到大住滴地方,永别咧。当俄走到俄父母的房门面前滴时候,俄忍不住滴落哈咧眼泪,俄默默滴对俄父母设:“对不起,女儿从今往后再也不能孝敬你们咧,你们就当从莫有生过俄这个女儿吧。”说着,俄跪咧下来,朝着俄父母的房门磕了两个头,然后头也不回滴走咧。去俄当初俄跟俄夫君初次认识的沃地方去了。
  
  当我来到咧这里滴时候,和夫君初次见面滴往事又浮现在了俄滴眼前,那时,俄因为不想和父母安排的沃富商的儿子成亲,于是俄离家出走迷路咧来到咧这里,如今,三四年过去咧,俄仿佛在时间里转咧一个圈,回到咧当初与俄夫君认识的这里,真是造化弄人呀,造化弄人。”
  
  “女人”讲到这里的时候,显得伤心极了,她开始拿出化妆的胭脂眉笔,在我面前化起了妆,天哪,当她化完了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宛若天仙的女子。
  
  她看我惊呆的样子,于是问我:“俄美不美。”
  
  我不禁赞叹道:“美,真美。”
  
  她又是一阵流泪,并伤心的说:“要是俄夫君看到俄这么美就好了。”
  
  我问:“这么说,你夫君那时没有看到你?”
  
  她悲伤的说:“是的,俄夫君最终还是莫有来。”
  
  我问:“不是说好的吗?他怎么没来。”
  
  “女人”痛苦的哭着说:“当俄到跟俄夫君约定好见面的地方时,俄就在这里等俄夫君过来,俄等啊等,已经中午咧,俄夫君还莫有过来,于是俄继续等,继续等,等到咧下午咧,俄夫君还是莫有过来,俄心想,俄夫君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的,他那么爱俄,肯定不会食言的。
  
  于是俄继续等俄夫君过来,俄等啊等,等啊等,时间,已到咧晚上,俄夫君还莫有过来。
  
  俄流着眼泪,不相信俄夫君不会来,俄们设好的,要一起远走高飞的,他不会扔下俄一个人不来的。于是,俄继续等,继续等。夜晚的风,吹的俄心里一阵冰凉,一阵冰凉,俄的夫君他还莫有来,俄要继续等着俄的夫君。
  
  就在快深夜了,俄看到有几个人走了过来,我心里一喜,夫君来咧,夫君来咧。可情况不对,来的这几个人是流氓,他们把俄围了起来,然后开始动手动脚,俄大声喊着夫君救俄,可除了这几个流氓,再也没有别的人咧。
  
  这几个流氓看到俄惊慌失措的样子的时候,他们好像更加,最后,在俄想跑的时候这几个流氓把俄给拽住。”
  
  说到这里,这个“女人”感到一阵阵痛苦,她接着说:
  
  “这几个流氓把俄抬咧起来,然后把俄衣服全都撕掉,俄呼求着设:“包这样,,俄肚子里还有娃,你们放了俄吧。”
  
  可他们不听,他们把俄给那个了,任俄怎么哭喊都无济于事。
  
  俄在被他们蹂躏的过程中,俄不停的设:“夫君,救俄,夫君,救俄。”
  
  最后,这群人结束以后,他们一起商量,然后一刀把俄给杀了。在弥留于这个人世的最后一刻,俄心里就设:“夫君,你什么时候过来,娘子俄会一直在这等你过来。俄们要一起远走,一起白头到老。”
  
  脖子里的血,弥漫了俄周围的泥土,模糊的视线,是最后沃几个流氓离去的身影,当俄再次醒来滴时候,俄发现俄的尸体就在俄的脚下,有一群野狗在啃着俄的尸体。
  
  从此,俄就在这里,哪也不去,等着俄的夫君,现在,已经是一千九百九十年了,哪怕还要等上十个一千九百九十年,俄也要等到俄的夫君。”
  
  这时,一个两三岁的小孩跑到这个“女人”的旁边,那个“女人”蹲下来拉着这个小孩的手说:“孩子,你去哪玩了,不要跑远,俄们一起等爸爸。”
  
  那个小孩于是就说:“妈妈,爸爸啥时来呀。”
  
  “女人”说:“不知道,但是俄们一定会等到爸爸的,孩子,到时候见了爸爸要咋说不。”
  
  这个小孩说:“妈妈,俄知道,要亲一哈爸爸。”
  
  “女人”就说:“对咧,娃真乖。”
  
  那么好了,这里没我什么事了,我也应该走了。
  
  以上这,就是我在西安西北的未央区那里游汉长安城遗址碰到的这么一件鬼事。下次,当你去汉长安城遗址去游玩的时候,走到遗址外东南的那片荒郊野外,说不定,你就会遇到这个“女人”,问你,有没有看到她的夫君。
  
  (全剧终)
  
  景山小爷/2016.12.16
  
  文/景山小爷/Q1327835231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4093.html

文章标题:长安城外遇鬼记(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