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文章日志 > 正文

我想与你谈谈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23日 06:05:36 游览量: 74

简述:

我愿把梦想奉为信仰,近乎虔诚地祈祷。即使你再笑我固执专横,对此——我也笑得风轻云淡。 ——题记 轻倚春夏交

  我愿把梦想奉为信仰,近乎虔诚地祈祷。即使你再笑我固执专横,对此——我也笑得风轻云淡。

   ——题记

  轻倚春夏交际的转角,见你衣容如旧,不禁莞尔。时间啊,你说——梦是不是泡沫?梦想难道终究是幻想?又一次喃喃低询,意料中对应你的默默无语。你从不给追逐者正面答复,待世人皆是如此。所以,我叹你冷傲孤行,你笑众生固执专横。

  身处最高神域的你见证了万物从青涩走向成熟,包括着关注一个女孩稚嫩的梦。那年,女孩懵懂,不清事理:那时,女孩把梦想看太远,把自己看太高。当时,这些可以被大人看做年幼无知。只是时间呵,随着你脚步匆匆,拨动钟表的时,分,秒,已经把昨天变成今天成为明天,后来女孩步入豆蔻之年,儿时梦想的花种,还来不及发芽探知世界,就被不明所以地扣上“好高骛远”的帽子。这隐秘多年的想望,无声息地熄灭了原本星星点点的火光。这时——女孩惘然:是时间匆匆无情?是自己信念不及?

  十三岁本是豆蔻年华,身边总有说说笑笑的逗趣伙伴。那洋溢着活力的脸庞;那闪烁的熠熠光彩;那阳光向日葵般的坚定眼神••••••好像每个人都能为梦想执着,都有信心去为梦想拼、闯,或者到一些特别的地方做一些特别的事••••••这也许是你的作风嘿,时间!是你赏赐万物的青春时光。你总是眷顾坚定梦想的人,所以才把surpise留给追梦的行动者,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梦想谁都能说出来,行动少有人做出来。时间呵,你是个严禁利落的老师,万物的成长由你监考,但你的考试,不只是一场波涛骇浪后了事,那磨人的平静,是白开水的平淡无味。正如将批改好的试卷发下,学生才发现错误,只可惜冷傲孤行的你,在众生的一辈子里只给一次梦想测试,可惜他们恍悟正解时,恐怕早已衰老得提不起笔,垂暮时才发现:时间的考卷从人生命的开始发下,人的一生都在不断完善考卷,可惜走到生命的尽头,才会明了是对是错。那满是褶皱的手颤颤巍巍,连捧起边缘泛黄的照片都吃力,也只能将追梦寄托回忆时,才懂得追悔莫及••••••

  似乎梦一场,轻柔的岁月长河中,蹒跚着一名布衣老人。目光深沉而长远,不容他人随意端测想法,悲悯地俯视众生之动态。时间伊,你是如何看待十三岁?或赞少年勇于尝新,或叹少年年少轻狂。还记得一篇文章中,母亲对十三岁儿子的说辞:“总有一天,你的棱角会被世界磨平,你会拔掉身上的刺,你会学着对讨厌的人微笑,你会变成一个不动声色的人。”大概我们都在经历或经历过拔掉刺的过程,最终如那位母亲说的一样,变得不动声色,成为一个通俗合群的人。可是真若如此,不会把梦想弄丢吗?在我眼里看来,十三岁,是拥有天马行空想象的年龄,是看动漫,翻小说的年纪。也许是动漫、小说的主人公聚集万千幸运于一身,轰轰烈烈地过着青春热血的生活,不断追梦,敢于追梦••••••正处于对美好的想望,所以人类才创造了动漫、小说吧,也许。我如此想来。晃过神,窗外早已月色朦胧,我凝望星星,看它们温润如玉,不再同昨日的锋芒毕露,又默叹时间消逝若梦。

   将足迹布满世界各地,

   用相机记录每个定格成永恒的瞬间,

   宛如侠客般来无影,去无踪。

   我的梦想——旅行家。

   时间呵,你说怪不怪?前阵子坚信成为旅行家的我,此时也不再为旅游类事物动摇,你若好奇我的梦想,我也不再骄傲地回答:“我要成为旅行家!”那曾经为旅行执着我,曾一笔一画书写下那遨游山水夙愿的本子,如今也不知去向了。时间咦,又是你更替了我的梦想?思索中,竟想起见面不多的表姐。常听长辈提起她十三岁小升初的事,听说,当年的表姐选择了舞蹈学校,只因雷打不动的学舞心愿。她背井离乡,住校求学期间鲜少与父母见面,在舞蹈学校独立面对事世,毫不犹豫地走上舞蹈生涯的开端。这样一位奇女子!再次见到表姐,她已经就读大学,亭亭玉立。家人聚会的饭桌上,不由与她谈及舞蹈生活,表姐却自叹少年懵懂,当年不听长辈劝告,一意孤行。追求梦想不是件快乐的事吗?表姐的叹息我不懂。“唉。这年头,社会竞争大,大学生就业困难,房价物价只增不减,我这舞蹈系又不容易出头。” 表姐无奈地大嚼一口干饭,感叹般评论。毕竟算是孩子的对话,众人也不纠结这个话题,仍然该说的说,该笑的笑,恐怕只有我在思索着表姐的话吧。说实在,还是蛮佩服表姐的勇气,这种敢于追寻梦想的气魄,使得多少铁血男儿也望尘莫及。如果那件事真落到了我的头上,还是会不同,我会好好上初中,上高中,进大学,再找个不错的工作,就这么度过了。我觉得自己也不会拥有表姐那份执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还不见得有收获的事,我不想去实现,也不敢实践。但是如果不付出,就一定不会有收获。表姐的那句“舞蹈系不容易出头”,让我瞳孔紧缩,或许她的棱角在被社会磨平了,可以自嘲目前的状况,可以用客观的目光去关注世界。再过多久我会变成一个不动声色的人?一周?一年?一个月?甚至长久到一辈子?说不定那时候——我已经与大众同化,思考怎么赚钱,赚到钱后,想拥有更多更多的钱,然后去买辆车,买栋房,继续赚钱,再给父母买车买房。锲而不舍的赚钱,赚钱,赚钱,且无限循环••••••将儿时的梦想埋葬入土,把金钱的地位捧得高高在上。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wzrz/7018.html

文章标题:我想与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