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袁炳纲小说】名角水女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1日 19:53:57 游览量: 110

简述:

水女如今已不是女儿了,水女五十多岁了,离花甲之年不远了。水女是她的名字。名字一旦起上,就不容易更改了,

【袁炳纲小说】名角水女

  水女如今已不是女儿了,水女五十多岁了,离花甲之年不远了。水女是她的名字。名字一旦起上,就不容易更改了,现在的派出所,户籍管理严格,改名需要出具一系列证明,不容易。水女是名角儿,名角儿因为有名,身价高,其实水女的名字也是改过的。

  水女小时候叫哭女。水女的名字是爷爷起的。水女刚一落草,小屁股蛋子一挨地便会哭,声音颇为响亮:哇——哇——一声比一声高,水女的爷爷听见了,在鞋底上嗑了一下旱烟锅:“没见过这么哭声大的,就叫哭女吧!”

  哭女的妈妈是粮食困难时从甘肃跑到陕西渭北山区,跟了哭女她爸的。爸爸身体有点残疾,在当地订不下媳妇,收拾下了妈妈。爸爸当时三十老多了,妈妈也三十多了,妈妈其实甘肃有男人的,为了不饿肚子,撒谎说男人死了。本来她姓陈,骗村上人说姓李。人穷了往往辈份都高,这可能是因为穷人结婚晚,几代人下来,和富人比较就差了一代,甚至二代。可穷人再穷,不会降辈份,所以水女她爸在村上还没结婚人们已称他爷了。李妈妈当然得叫老李婆了。

  老李婆在甘肃农村是有孩子的,本来不打算再要孩子的,改姓的原因是打算等困难时期过去了,跑回甘肃的,可那时没有避孕药,紧小心慢小心,还是小心不了,生下了哭女。男女之间的事往往小心不了。妈妈气得直哭,经常拧着哭女的小屁股蛋子。一条儿女一条心啊,妈妈怕她将来让哭女给缠住了,挣不脱身。

  哭女怕疼,母亲一拧便哭,哭着哭着习惯了,有时母亲不拧还哭,声音老大老大。每每到这时候,小脚奶奶便来数落妈妈,并疼爱地把哭女抱在怀里哄,嘴里抱怨说:“你哭,你哭,你把这家人非哭死不可!”

  “驴日的,碎碎的就埋汰人,尿水水咋那么容易的,不敢撞。”妈妈在一旁偷着骂。

  那二年,冬闲时,甘肃总来个大男人,哭女妈管他叫哥,让哭女叫那人舅。有时,家里爷爷爸爸不在,那男人便抱住妈妈流泪,哭女泪点低,一看见别人流泪,自己的眼泪便不由自主流下来,并伴有哇——哇——的哭声,气得妈妈又拧一把哭女:“哭,你妈还没死,你就哭上了。非把你妈哭死不可!碎碎个娃,尿水水恁多。”

  “娃才多大,能知道一,还是能知道五,你把娃这么拧哩!”奶奶见了十分生气,拐杖在地上戳得咚咚响,一只手把哭女抱走了。哭女在奶奶胳膊肘上吊着,小腿耷拉着,象猫逮的老鼠。“叫你不哭了不哭了,你偏要哭,你非给家里哭出事不行。”奶奶用干枯的老手给哭女抹着脸上的泪水,自己也落下了几滴老泪。

  还真应了奶奶的话了,那一天,这个男人领着妈妈跑了。这时,村里的人才明白那个男人是妈妈甘肃原来的男人,那个男人来这儿是叫妈妈回甘肃那个家的。先几年,妈妈嫌哭女太小,还在吃奶,今年哭女四岁了,吃开饭馍了,母亲跑了。

  没妈妈了,哭女哭得更凶了,怎么哄也哄不下,这时爸爸拿起了那挂在窑门墙上头的那把破旧二胡。二胡很破,中间的杆已经断了,是村上的小炉匠用铜页子束好的,凑合着能拉。不过,二胡材质好,杆可能还是檀木的,音质相当不错。先些年,爸爸急忙订不下媳妇,烦闷熬煎,经常睡不着觉,习惯性失眠,就给自己买了这把二胡打发时间。家贫,新的买不起,便买了把旧的。爸爸不识谱,不懂多来米发索拉西,按旧时那啷嘀当摸索,时间一长,会了,会拉一些秦腔曲牌了。每每更深夜静睡不着时,爸爸便坐在他的窑洞里,拉响那把二胡。二胡声凄婉悠扬,如诉如泣,苍凉深远,仿佛向人们传送自己郁闷的心声。爸爸一拉开二胡,便自我陶醉其中,有时潸然泪下。自从有了妈妈后,忙于过日子,便把二胡挂在窑门墙上的木橛上。

  二胡拉响了,秦腔曲牌苦音苍凉而空旷,深远而绵长,一下子使哭女不哭了。爸爸拉得更用力了,找妈妈找了许多天没有找到,他要把他一腔的忧怨苦痛通过这悲哀的声音传送出来。声音虽低沉却震撼,穿透力极强,哭女听着听着睡着了。爸爸流出了眼泪。爸爸还在拉,他想把这些年没拉的弥补上……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124.html

文章标题:【袁炳纲小说】名角水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