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百子父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7日 08:06:50 游览量: 190

简述:

一 周有福刚调来时,没人喊他大名,都叫绰号:黑皮。 月黑夜,他穿身皂衣,你就瞄不着。他由一个散猎户调到咱连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杨伟民小说】百子父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百子父

周有福刚调来时,没人喊他大名,都叫绰号:黑皮。

月黑夜,他穿身皂衣,你就瞄不着。他由一个散猎户调到咱连任护秋队队长。在当时,办这事挺有难度。可他办成了。其中自然有缘由。

讲缘由,就得讲到他闺女。但讲闺女前,还得先提闺女的母亲。当年人称:白桦林一枝花。前夫死后,拖仨娃过日子。难吧?不难!小日子还挺滋润。靠啥?靠自家身子,开暗门子。

方园百里的猎户、司机都知道白桦林能歇脚。一进门,好吃好喝待着。吃完喝完,抹嘴走人,没人会拦你要钱。可要上床泄,泄完就得撩下点嘛。送粮的,卸袋面。拉油的,撂桶油。猎户扔只野兔山鸡。

春头上,黑皮很豪气地把两只大山鸡往灶上一扔,然后拐进前屋喝粥吃饼去了。一枝花看这阵式,心想:黑皮今儿要泄。因多烙了些饼,头发满是油味,便细心洗了,躲进后屋候着。谁料,黑皮吃好喝好,嘴一抹,走人。类似的情形,整个春季发生了好几回。那天,他提了块鹿脯肉又来了。一枝花说啥也不收,赌气道:嫌我埋汰,就别登门呀!黑皮说:谁嫌谁埋汰了,没影的事。一枝花反问:哪为啥光扔猎物,不上床?黑皮乐了:噢——就为这呀。我说给你听。春季是孩娃长身体的季节,多打猎物的日子,就多送些给孩子们吃。你问为啥不上床?我们猎户一靠眼力,二靠腿力。泄事太勤,腿就怯力!

这番话解释得一枝花心里天清云淡的。但她还佯装着生气。黑皮的话便有了哄的味道:瞧你多俊!爱还爱不过来呢,哪会嫌?行,今夜不走了,泄你个十回八回。

一枝花扑嗤乐了:你当你是种公猪呐!

是夜,两人尽情泄。完事了,余兴还很浓,便裸身搂一堆儿说话。黑皮说:我心中有一事,早就想跟你打商量……说着,停顿住了……

一枝花拧他腚,催问:啥事?说呀!

黑皮说:你这样,能供吃喝,供不了唸书。再说,没不透风的墙。那几个骚汉得便宜还夸口,早晚惹出事。你蹲了笆篱子,仨娃可咋整?

响锣震醒一枝花!她楞怔半天,问:你说咋整?我……又不会旁的营生。

那就给孩子正经找个爹!

你当我不想啊!可没个合适人。

我给你做个媒,咋样?

谁?我认识不?

周——有——福。

一枝花笑骂:使半天坏,敢情自个儿给自个儿当媒婆。语气虽娇嗔,话往心窝钻。其实,她对黑皮早有过盘算,她中意他三点:一是能賺,有名的完达山第一枪,活物见着就没跑。二是这汉子懂得惜人。来了,总嘘寒问暖好半天。便是上床泄,也跟旁人不一样。有些男人,只拿自己的物件当物件,爽完,翻身就打呼噜。黑皮却陪你聊心、逗趣。第三点,也是一枝花最中意的一点。那年,黑皮滚坡伤了物件,从此没了生育力。嫁他就没添娃的担忧。前些年,也不是没汉子向她求婚,但婚后都要再生娃。一枝花怕日后分出亲疏,屈了前面的仨娃,因此误了好几场说亲……这些年,虽说遇的男人多了,但她最属意的正是黑皮。眼下黑皮竟亲口提了,她心花悠地一下怒放。但她提醒自己:不能应得太爽,要不,人会嫌你贱……

黑皮催问:同不同意,给句话呀!

一枝花不言语,她牵过黑皮的手,抚自己的身子……好些年了,她头一回主动要,而且想得不可按捺……

白桦林从此不歇脚。任你搬来个金坨都不成!

仨娃由黑皮拉扯大。这可是段艰辛的历程。黑皮一是拼命賺,整天肩枪钻山林。二是尽量抠克自己。一次,他和另一个猎户上县城卖皮子,落了个好价钱。黑皮拉着那猎户进了百货商场。他先去布柜给娘儿四个各扯了身布。然后到鞋柜,替她们各选了双鞋。他自己哩,一直向往着有双大头鞋。那鞋,皮面毛里,钻山林,蹚雪不湿脚。贼暖和!心里曾下过狠心:这辈子指定得置一双!这回就咬牙吧……

营业员把五双鞋全搬到柜面上。黑皮掏出钱来,一数票子犯嘀咕了:钱不够!那猎户说:我借你。黑皮摇头。但那娘儿四个的鞋他不想退。跟了我周有福,日子理该比先前光鲜!看来只有把那双大头鞋退了……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1841.html

文章标题:【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百子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