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西部文学孝德征文】毛家姆妈和她的儿女们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27日 08:08:33 游览量: 119

简述: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杨伟民小说】毛家姆妈和她的儿女们 一 毛家姆妈是从绍兴乡下嫁到杭州来做填房的。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杨伟民小说】毛家姆妈和她的儿女们

【西部文学孝德征文】毛家姆妈和她的儿女们

      一

      毛家姆妈是从绍兴乡下嫁到杭州来做填房的。

      他家两个男孩:大毛,小毛。一个女孩:毛毛。大毛、毛毛为前房所生,小毛是她亲生。毛家阿爸公私合营前开爿理发店。合营后,留原店做理发师。他人特胖,爱吃肉。那天,一点预兆都没有,正给顾客理发,突然胸闷心痛,瘫倒在地,来不及送医院就走了。留下了孤儿寡母四人,生计没了着落。

      街道有个小厂,专糊门儿布。工人们用浆糊把碎布一小块一小块拼粘起来晾干,用于做布鞋鞋帮的衬里。厂里实行多劳多得。毛家姆妈每天凌晨就起床,做好全家人整天的饭菜,罩在桌上。到饭口,让孩子们自己吃。又盛一大罐米饭,铺上些菜蔬,拿到厂里当午饭、晚饭。也没个正顿时间,饿了匆匆扒几口。一直做到晚上七、八点才肯回来。这样做了段时间。钱,挣不多不说,三个伢儿没人管。可怜得跟叫化子一样,特别是毛毛最可怜。头发打绺了不说,还生满了虱子,痒得她用自己的指甲把头皮都抓出血。整个小脑袋全是一道道的血痂。毛家姆妈发现了,心疼得大哭了一场。她搂紧毛毛,用篦子小心地将毛毛头上的虱子篦尽。一边篦,一边哭:毛毛,是姆妈不好……姆妈没有管牢你们……姆妈不去厂里做了…….

      但不做,家里几天就维持不下去。她苦思生计。怎样既能维持生活,又能照看好伢儿呢?她想,别人都说她包的馄饨好吃,不妨卖馄饨试试。

      她家馄饨好吃是有来历的。杭州最有名的点心店——知味观就在附近。店里的面板师傅多年来认牢毛家阿爸剃头。一来二去,两人关系特熟。知道毛家阿爸爱吃肉馅的点心,便把店里和馅的密诀告诉了他:往肉馅里掺些肉皮冻。这样,包时凝着的,煮时化了。肉馅油润嫩滑,真叫一个鲜!

     毛家地处热街,旁边有影院、剧场。换场了,散戏了,人流跟潮汐似的,拐进来吃碗馄饨的人还真不少。又因临近西湖,光顾的游客也不少。特别是上海人,花钱精明,游毕西湖,吃碗馄饨成首选。那真是味道鲜美还省钱。

      除却临客,还有长客。邻近有家运输社。十几个人力车夫,把伙包给了毛家姆妈。干重体力活的人都爱吃肉。而烹饪肉菜正是毛家姆妈的特长。煎、炒、溜、炖、煮,天天变着花样儿烧。吃得他们舌头舔鼻头。有个拉大板车的,不仅特爱吃毛家姆妈烧的菜,还想把烧菜的人也“吃”下肚去,托人来说媒。

      毛家姆妈把头摇成拨浪鼓,说:这事,毛毛阿爸不肯的!

       媒人笑了,说:他死都死了,还有什么肯不肯的。你不为别的,也要为自己晚年想想。

      毛家姆妈说:我有三个伢儿怕啥?就一直不考虑再嫁,一门心思做生意、养伢儿。

      其实,她照料大的孩子还不止这三个,娘家乡下的孩子有个大病,要到杭州来治疗,她也象自己伢儿一样照料他们。管他们吃、管他们喝。一直管到他们病好为止。他们叫她阿毛娘。

       日子捱到三年困难期,上边不给肉票、粮票,馄饨生意没法做啦。毛家姆妈改卖番薯。晚上,借辆人力车,去乡下趸生番薯。好在大毛已能帮妈拉个纤了。娘儿俩晚八点出发,走二、三十里地,趸好生番薯往回拉。毛伢儿正是贪睡的年龄。常常拉着、拉着,站着就睡着了。而毛家姆妈正压杠拉着,并不知道。直到纤绳反过来把大毛拖倒了才晓得。膝盖、胳膊蹭擦出大片、大片的血渍,粘满了沙石。毛家姆妈一边哭,一边掸。掸不去的沙石,便用舌头去舔。一口血沙、一口血沙地舔着、啐着……

       为赶早市,俩人不敢耽搁太久。大毛能拐着走路了,又赶紧往回拉,天蒙亮时能到家……毛毛已会帮着洗番薯了,一家人赶紧洗净烧好。毛家姆妈在家门口摆摊卖。大毛拎篮出去卖。顺利的话,到中午能把趸来的番薯卖尽。下午抓紧时间睡觉。晚八点,娘儿俩又拉车去趸番薯……日日如此循环。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1843.html

文章标题:【西部文学孝德征文】毛家姆妈和她的儿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