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郭国岭小说】家宴风波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2日 10:18:27 游览量: 121

简述:

周文斌退休了,是从县长的职位上退下来的。尽管年满六十周岁,退得名正言顺,可他嘴里说不出什么来,心里还是

【郭国岭小说】家宴风波


      周文斌退休了,是从县长的职位上退下来的。尽管年满六十周岁,退得名正言顺,可他嘴里说不出什么来,心里还是不太痛快。            
      早在五年前,龚慕兰从县委书记职位上退下来时,曾向市委书记举荐文斌接任县委书记。是呀,虽然县长和县委书记都为正处级别,但毕竟党内由副书记提升为书记,精神上也是一个安慰。可是,市委没有采纳慕兰的建议,而是从外县调了一个副县长来担任县委书记。当年,父亲周明凡就是由县长直接提升为市委秘书长,进常委,成为副市级干部的。文斌对这种机遇,虽然没报太大希望,还是有些许侥幸心理的。他自己估摸着,就市里的十几位县长、县委书记看,无论看学历、资历,还是看水平、能力、政绩,他还应当是佼佼者。结果一纸退休命令,他的心存侥幸,立即化为泡影。慕兰作为女同志,是五十七岁退休的。因工作需要,延长了两年。他则是年龄到了,退休命令也跟着到了。对此,他也感到心里不平衡。           
      慕兰是他的高中同学,曾是他钟情的初恋。终因阴差阳错的原因,未能成为夫妻。后来,慕兰成为他的好领导,好大姐。对慕兰,他始终是佩服的,敬重的,感激的。就是总觉得市委市领导,包括早已退休的爸爸,对自己成见太深,有失公道。所以,命令下达后,曾一度懒得见人,懒得出门。对家人也是阴沉着脸,好像谁都对不起他似的。            
      素馨和文斌虽为姨表兄妹,并没有血缘关系。文斌是姨夫的前妻所生。她性情温柔绵软,两人结婚后,向来对丈夫一味顺着,尤其工作上的事,丈夫不喜欢她介入。因而,见丈夫退休后郁郁寡欢,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知道丈夫的脾气,又不敢贸然动问。无奈,只好悄悄问来县城探望的婆母,也是自己的姨母,该如之奈何?清菊坦然一笑,宽慰儿媳说:“没事的,这样的人我在机关见多了。有的人退下来,或多或少有点儿失落感。别太在意,过个一年半载,慢慢适应了就好了。在他面前尽量别提退休的事,别捅马蜂窝,免得他借题发挥,拿你出气!”              
       妻子不敢捅马蜂窝,继母不愿捅马蜂窝,都在故意捂着盖着。有人却要专门捅这个蚂蜂窝,偏要把盖子揭开发散发散。那天,父亲母亲一起来到县城。这时,文斌退休已经一个多月了。素馨和小姑子,也是自己的表妹晓英,设家宴招待老人家。孩子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都远在西安,不在身边。晚饭的餐桌上,只有三对夫妻六口人。           
        “哥,瞧你那副茶不思饭不想的模样儿!可真是一肚子小心眼儿,满脸‘旧社会’啊!不就是退个休吗,至于嘛!”晓英话一出口,吓得旁边的若冰急忙用脚轻轻踩了踩妻子的脚尖。晓英却不理不睬,“咯咯”一笑,接着说,“你看你吧,十年苦读寒窗,接着上山下乡。然后,又风里来雨里去,奋斗在农业第一线。再后来,虽然调进县城,当办公室主任,当县长,那也是劳心费力的苦差事。现在组织上批准你光荣退休,不干工作还拿那么高的退休金,要是我啊,找个地方偷着乐还来不及呢!再说啦,俺那又美丽又温柔又贤惠的大表姐,自从进了咱们这个家门,可以说,小心谨慎,无微不至地伺候了你三十多年。现在你退休了,人家这个妇产科专家还在上班。该好好回报一下人家啊!比如,洗洗衣服啊,做做饭啊,收拾一下房间啊,给俺表姐揉揉肩敲敲背啊,孩子不在身边,也好好享受一下小夫妻的两人世界嘛!”          
        素馨在一旁早就忍不住了,终于捂着嘴儿“忒儿”笑出声来,对晓英说:“去你的!五六十岁了,还哪来的小夫妻哟!”       
       “嗯嗯,你们别说,晓英说的还真是这么个理儿!”清菊倒是一本正经地对女儿的观点点头儿赞同。        
        “妈呀,你怎么听她这个永远长不大的黄毛丫头的!”文斌把嘴一咧,哭笑不得地说,“根本不动脑子,信口胡咧咧!”            
       “怎么,难道你还真的感到吃亏受委屈了是不是?”周明凡“啪”一声,把刚刚拿起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一脸肃然,皱起花白的眉毛,质问儿子说。              餐桌上的空气,霎时凝重起来。       
       “爸,我什么时候说自己委屈了?不过是乍退下来,还有些不太适应罢了。”文斌有些尴尬,吞吞吐吐地说。             
      “文斌啊,唉,你呀!”周明凡长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当时不是慕兰头脑清醒,严格把关,你差点把石桥以东将近五百亩良田,得不偿失地毁于一旦。这可是上对不起老祖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眼前对不起党和人民重托的犯罪行为啊!虽然最后没造成严重后果,说明你作为县一级的主要领导干部还欠点儿火候。当时就应当把你的县长撸掉,再送你去龙泉乡大王庄回回炉。”          
        这还是前几年的事了,当时文斌轻信一家投资商的巧舌如簧,要在石桥东面建一个大型的造纸厂。同时,引进一种木质松软,生长迅速的树木。据说是制造优质纸张的好材料,春天播下树种,隔年秋天就可以采伐使用。四百余亩土地,分三拨播种采伐,可以保证材料供应源源不断。文斌算了一笔账,种植这样的树木,要比种植普通农作物,收入增长十倍以上。建造厂房,引进安装设备,招募管理和技术人才,等万事俱备,大约二年多时间。这样,第一批木材就可以采伐了,刚好赶趟。这件事情如果办成,不仅可以充实县政府财政,还可以使一大批农户脱贫致富,有何乐而不为呢?      
        俗话活,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八字还没一撇,舆论就造开了。结果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尤其是城东农户,更是喜忧参半。有的急于想发大财,表示,就是勒紧裤腰带苦两年,也要大干快上。有的不见兔子不撒鹰,认为,我们祖祖辈辈就指着那几亩地保命呢!万一打了水漂,岂不是衣食无着了?            此时的文斌已经年过半百,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急于要干几件有影响的大事来,张扬一下自己的政绩。既然老百姓都知道了这件事,不如找慕兰商量一下,尽快上会把这件事定下来。那晓得,还没等他先开口,慕兰竟主动找他来了,并且兜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慕兰已经五十五岁,作为一位女县委书记,已经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了。既然组织还没让自己退下来,就要兢兢业业,站好最后一班岗。善始善终,为自己的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文斌啊,造纸厂的事我听说了,也了解了一些情况。”慕兰尽量让自己焦急的的心情平静下来,接着说,“建这样大型的造纸厂,水源和排污问题首先要考虑到。水源好说,有这条河呢!可是排出的大量污水怎么办?据我所知,引进净化污水设施,要大幅度提高生产成本,他们根本没考虑。嘴里没说,暗中打算就是把污水往河里排。用不了多久,这条清澈的河流就变成了污水河。直接影响着河下游成千上万亩农田的灌溉和人民群众的生活用水问题。后果严重,不堪设想。另外,建造厂房,种植树木,将要征用近五百亩农田,这可都是肥田沃土啊!一旦合同到期,他们机器一拆,钱包一拎,扭沟子走人。给你留下的是一个破厂房,四百多亩树茬子废地,那可就叫天不应,呼地不灵了。振兴经济,帮农民脱贫致富,咱们可以另想别的办法,造纸厂这条路走不通。”          
      “慕兰哪,我觉得你多虑了。”文斌也控制了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尽量心平气和地说,“什么事情,都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就尽善尽美。如果造纸厂经济效益很好,合同到期可以续签,人家干嘛要拎包走人。”       
       “污染,征用大面积耕田,涉及到国计民生,咱们冒不起这个险。”慕兰毫不让步。           
      书记县长意见不统一,顶了牛,最后市里出面,制止了这件事情。文斌在县委民主生活会上做了自我批评和深刻检讨,这件事也就过去了。慕兰离任时,还积极推荐文斌接任县委书记呢!没想到这件多年以前的事,周明凡在餐桌上又旧话重提,并且严肃批评儿子说:“你呀,就是好大喜功,有私心杂念!”           
       老爷子年事已高,并且心脏不好。文斌胸中不服,也只能暗气暗憋。清菊想给儿子找个台阶下,笑了笑,说:“这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提它干吗?素馨英子准备了这么丰盛的一桌菜,大家快动筷子啊!”           
       “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告诉他,一个县,各行各业,千条万绪,几十万人啊!能把县长当好也很不容易了。说正格儿的,让他当县委书记,他还真的不够成熟。”看来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老爷子这么大年龄了,还是那么较真儿,那么固执。         
        对爸爸的话,文斌心里可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心想,我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想当县委书记了?就是当个县委书记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我这能力水平,就是当个市委书记,也绰绰有余!            
        晓英见场面有些僵,急忙插科打诨地说:“哥,咱爸说得对。全县有几十万人,县长可只有一个。百里挑一,就是佼佼者。你是几十万里挑出来的一个,岂不是精英中的精英吗?要是在封建社会,那就更了不得,你这县太爷,就是一只百里猴儿啊!”          
         “那叫百里侯,哪来的一只猴儿哟!”一直沉默不语的若冰,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于是一本正经地纠正妻子的话说。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晓英故意出文斌的洋相,为的是逗大家一乐。开始大家顾及文斌的面子,忍着没笑。现在经若冰学究气地一解释,大家终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晓英斜了丈夫一眼,抿嘴儿一笑,说:“我说得很明白,要是在封建社会的话。县太爷既像让百姓孝敬的侯爷,又像被金钱耍得团团转的小猴儿。那是个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社会啊!现在是新中国,县长是人民的公务员。所以哥哥既不是侯,也不是猴儿。组织决定他退休,说明他已经向人民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至于缺点毛病嘛,嘿嘿,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啊!嘻嘻,哥,我说得对吗?”         
        “你这个周晓英啊,不愧是龚慕兰带出来的徒弟。有时还讲点儿原则,有时也在和稀泥!”周明凡也感到自己对儿子太严厉苛刻了,毕竟他也是花甲之年了。于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摇摇头,笑着说。             
        晓英看看哥哥,再看看爸爸,“咯咯” 一笑,说:“爸爸,您老人家以后就别再说哥哥不成熟了。退休了,也就是熟透了。俗话说瓜熟蒂落,瓜果熟透了,就会从枝藤上脱落下来。人熟透了,也会从工作岗位上失落下来。”           
       “英英啊,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总是变味儿走调儿呢?那叫光荣退休,怎么是从工作岗位上失落下来?”若冰又在一本正经地纠正妻子了。          
          “你给我少唱高调,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或多或少,总会有点儿失落感。将来你也一样!”晓英伸出纤纤食指,俏皮地指点一下丈夫的额头,又笑嘻嘻地转脸儿对哥哥说,“哥,你退休也一个多月了,该看得开想得通了。人生苦短,退休了,好好享受生活。吃得香,睡得好,笑口常开,身体倍儿棒才是。听刘翠英说,下乡期间,你特别喜欢吃她做的葱油饼。其实,妹妹比她做得好,那也是咱姥姥家家传绝活之一。什么时候有胃口了,告诉妹妹,妹妹亲自下厨给你做。”          
          文斌虽然有些自傲和个性,但毕竟不是糊涂人。这次餐桌上一闹腾,心里也的确亮堂多了。自己实在没必要继续难为自己,折磨家人了。不如见好就收,借坡下驴。于是微微含笑,对晓英说:“英子,你是诚心诚意呢,还是只说说哄哄哥哥呢?”             
       “哼,瞧你这话问的!妹妹对哥哥什么时候虚心假意过?”             
       “好,哥哥现在就有胃口了。”            
       “好啊,妹妹现在就给你做。”晓英说着,卷袖子捋胳膊,边往厨房走,边问素馨,“姐,有香葱和白面吗?”                
      “有,现成的。我也来跟妹妹学一手。哼,自己有老婆和妹妹,就别老想着人家的葱油饼了。”素馨离开座位,跟在晓英后面,接着说,“需要小麻油、蒜泥和醋吗?”             
       “不需要,有花生油就可以了。吃饼不吃醋。如果你爱吃醋,就往汤里放点儿。”           
        “去你的,你才爱吃醋呢!”             
        “瞧你咋咋呼呼的,我怎么没见你做过?不行,我得去看看。”清菊对着女儿的背影说着,也站起身来,扭扭哒哒也去厨房了。              餐桌上,只剩下三个大爷们儿了。      
         “瞧这娘儿仨,听风就是雨!”周明凡嘴里这样说,心里舒坦了好多。            
        文斌拿起酒壶,分别给老爷子,若冰和自己斟了一杯酒,说:“爸爸,感谢您的谆谆教诲。来,我和妹夫敬您一杯。您心脏不好,抿一口儿就行了。”            
      “是的,哥哥说得是。您抿一口儿即可。”若冰也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说。            
       “没关系,不就是一杯酒嘛!”周明凡端起酒杯,高兴地一饮而尽。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2466.html

文章标题:【郭国岭小说】家宴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