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孤独与快乐小说】尴 尬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2日 10:21:32 游览量: 90

简述:

王干事今天心情特好,儿子穿着警服,到公安局机关上班。 自从接到录取通知书,王干事的心里就激动的无法形容,

       王干事今天心情特好,儿子穿着警服,到公安局机关上班。
        自从接到录取通知书,王干事的心里就激动的无法形容,望着这红封面上的烫金大字,心跳的厉害,怔神了半天。
         他只是一个中型企业的小干事。干事,干事就是一个执行公务的具体实施者,并无多大职权。平时,除了小心的和同僚语言周旋,更多的则是揣摩领导的意图,看领导的脸色行事,特别是主管对口的领导,更得言听计从,那敢冒犯。更别提有自己的创意,他认为那是忤逆,顺从唯诺久日久之,成了他的天性使然。
        职务所限,工资不高,每月也就三千八百大元,妻子在另一家私企做文员,工资每月也就两千元上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收入多寡亦决定了笑脸出现的频律,两口一个儿子,供养其上学,全家的花用,水费电费,一应吃穿还算湊合,最要命的是要还房贷,每月需定期支付二千二百大元。这让这个小干事,周转不灵,进退失据,确有些左支右绌,吃不消!
       于是,王干事不得不绞尽脑汁,精打细算,人情送礼,随份子,同僚聚餐出游,每一次都让他心惊肉跳,剜心一般,面上还得挤出一付笑容,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内心的空虚,只有自己知道,心动加速与支付金钱款项同频。
        沒办法!谁让咱只是个干事,平时在单位掂着人脸,干不完的事务,牛毛样多,好处人情都是领导的,那轮得上他。腆着脸混烟混饭,酒局结朿前,手机铃准响,推说有事,提前开溜,如脫兎一般,这是提前和老婆商量好,定的时间。偶有不准时响铃,厮磨到末了,上卫生间藏貓貓,亦不失为一避险高招,屡试不爽,实在推托不过,百里见一的付回账,那小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回到家,准得心疼个十天半月的,难受上好一阵子的。
       平时,兜里揣着两种烟,一种是四块的哈德门,一种是十三块的利群。背地没人时抽四块的,见了上级领导,则堆起一脸笑容,恭散的递上利群,并熟练的点上火,双目定盯领导的脸色,活像做了好事的孩子,热诚地期望大人奖赏一般。
         这是前情。
         话说王干事的儿子,的确优秀,公务员考试成绩,名列全县前十名,如果是有个有能量的老子,稍作操纵,便非县委机部门上班莫属。偏遇上他这个人微言轻的老子,说话别人当成耳旁风,实实无奈!
      调令下来了,着在县公安局报到上班。为此王干事两口,搜肠刮肚,把公安局机关的人事,从上到下,齐齐过滤了一遍,正副局长,打过交道,那也是工作上的应酬,并无特别的印象好感。交警队,刑警队,治安科,缉毒科又细细分析了一下,还是无缘。王干事急得一脑门子的大汗,不得要领,坐立不安。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奇迹竞在一瞬间出现。还是那几天,正在王干事急的抓耳挠腮,老虎吃天,没岀下爪的当口,那是个周末,老婆吩咐他去市场买菜,心不在焉的王干事,应声出了门,心里有事低头想,竞走错了道,一低头来到了于菜市相反方向的县公安局门前,走了寃枉路,心里正懊恼呢,只听后边汽车喇叭连响,那司机放下车窗便喊,靠边!靠边!这声音似曾熟悉,避让的当口中,瞬向唤醒了记忆,这不是志宏么?老同学,虽然穿着制式服装,其面容熟悉可见!溺水的人碰见了稻草,心里便有生还的希望!
        “志宏”一声呼喊。车上的人也怔住了,但很快将车停在路边,王干事亦趋步上前。“小锋”咋是你,志宏也认出了高中老同学,握手,拍肩,一阵寒喧。“缘份哪,好久不见!”志宏开了言。“混的咋样?”又是一句关切的问候。“唉,一言难尽”“老同学有啥难事,看你吊着个苦瓜脸?”“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借一步实情相告”,“好”记我电话。一会儿见,我先去把材料一交,回头片!”
        记了电话,急急欲去,汽车启动,轮子转了几圈,车内传出声音“不,你甭走,边上等着,今天周末,我交材料,很快的”。“好”王干事脸上堆起了笑肉,不过,这回的笑里有诚惶诚恐的几分真情。片刻,志宏的车出了门,拉上王干事就走。他也不好推辞,“老同学,多年不见,今个咱好好片片,前边二十公里外,有个好去处,南山庄苑,环境蛮不错的,咱美美的聚聚,一醉方休!”“这,我走的急,身上沒带多少钱”王干事嗫嚅着,窘迫急的红了脸。“看你,咱老不见,能花多钱还要你掏”志宏语带豪爽,亦有些恃强的表情,有什么办法,谁让咱是穷汉呢?“那,老同学,恭敬不如从命了”沒底气的话,声音小的只有自已能听见!
         话说之间来到山庄,周末这儿人满为患,生意看起来不错,志宏泊好车下来,服务员认得的,客气的说,”老板好,去里间,刚腾出,收拾好了,请进!”不用服务员指点,二人顺利地找到雅间,服务生跟声就到,手里拿着菜谱“老板,请点餐”志红娴熟地翻着彩页,菜名写了一串,在一旁的王干事急了,“老同学,行了,咱俩那吃得完?”“行”志宏嘴里答应着,又点了几个,把菜谱交给服务生不提。
       包间剩下他俩时,志宏开了口,“老同学,咋了?快说?象是见了亲人似的王干事把自己的人生际遇,家里近况以及儿子公务员按排的难处和想法,一古脑地倒了出来,一双眼晴乞求般地投向志宏,志宏除了表示同情之外,对儿子安排的事倒是爽快直言,“这不难,调令都拿了,不过是个部门调配,王局长以前和我同事,关系特铁,应该不难”,“你说说,想去那个部门我看看”,“那个部门,我不懂!只是孩子细皮嫩肉的,我俩特别是我那口子说了,最好安置到机关,轻省些,于领导常照面,以后升迁也快些”志宏表示认可,答应一定尽全力办,包在他身上了,闻言,志宏如遇大赦一般,点头如仪,就差扑通一声跪下,心生感激,语气哽咽,“那谢老…同学了”语气结巴,打颤,平时善于讨巧的嘴巴,也像半凝的水泥,结巴不清了,服务员上菜,菜齐,吃饭,叙话,志宏结帐不提。
        老婆几次电话催促,他没接,中途去洗手间,回了信息。看看天色不早,二人尽兴谈欢,洒足饭饱之后,志宏打电话叫来同事代驾,选他俩回去,王干事非要让志宏去他家坐会,他说,晚上和别人约好酒局,不便耽搁,和司机匆匆离去。
       原来,这志宏是从省城派下来蹲点,一段时间,还要回去,职务升迁那是自然的,加之和局长以前的关系,办这个事是手到擒拿,不费吹灰之力的,加之王干事儿子成绩好,排名靠前,办这件事,是不费啥难的
        过了几天,志宏从中穿梭,水道渠成,王干事的儿子被分配到政工科里,两口心里感激,对志宏千恩万谢,当面感激!两口商量好,作为回谢,几次交涉,约志宏两口去附近埸湯泉洗浴,作为同学相帮的前情回报,亦为了搞好关系,为儿子以后发展计。起先志宏不允,架不住志宏死缠烂打,只好答应。时间约好在这个周末,不见不散。
         这天,双方两对如约见面,志宏王干事两各口,坐着志宏的车来到汤泉,这汤泉是百年老泉,声名久远,附近驻有省老干以及工人疗养院,久盛不衰,历经百年,志宏主动买了门票,每人98元,露天浴场需要买特制的浴裤,平时穿的不能用,志宏沒来过这儿,也不知道有此讲究,上前问了下价格,68元,倒吸一口凉气,呀!裤头这么贵,沒办法,来都来了,再贵也要买的,付钱时一阵机灵,买了两条给了志宏两口,然后推说有事,飞也似的出了大门,在路边摊上给老婆各买了一条,真便宜,每条18元,心里叫苦吃亏,可钱己付过,于是心中暗骂,“坑家店”各自换好衣服,锁好衣柜,走向汤泉。
         这汤院是露天设置,顺序排列,依次向下,池内男女同湯,享受这天赐的别趣“快来呀,在这里”志宏招呼王干事两口
在第三眼汤池,这儿水温热凉刚合适,王干事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看到大家都那样。也就慢慢适应了,扶老婆慢慢入汤,向中间走去,水没腰部,刚好及人腰部,若要全身沐浴,须身体下蹲回斜着平身。
       虽然,春寒料峭,凉气袭人,可一进这温暖的汤池,如沐深春,王干事彻底放松,愜意中舒服的微闭双眼,一会儿又睁开,望着这河一圈圈水波甚止有些眼晕,事遂人心,大抵这便是幸福的感觉,却来得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心跳呢!随着身心的舒展,看着这碧波肉林里的老少,也更随意舒心,啊!原来世上还有如此美妙的享受!心中自是一番感慨,约莫过了快一个小时光景,志宏夫妇均已出浴,招呼王干事,“我们好了,先去休息室休息,你俩随意,我等你们。”说罢引了夫人,披上浴袍,先行离去!这怎么行,咱来陪人家,这样,多少显得有些失理,着忙赶紧在人丛中找媳妇,一起上岸陪陪老同学两口去,左瞄右瞅,不见她人,“怎么地,不见人”心里自言自语,又耐心地寻她,却在边上一个角落里,赶忙游近前,“走啊,人家都走了,咱也出去”老婆只不作声,脸上早羞起了红晕,悄沒声地嗔怪,“咏裤开线了,这么多人,咋岀去”气羞里带着着急。“咋可能呢,别怕,我上去拿浴袍,到边上递给你!说着便往边上靠去,可上身刚露出水,猛的又缩进水里,“妈呀,贪图便宜,咋招了这祸”原来王干事的浴裤同样开线,一出水屁股便感到一丝凉意,心想,大事不好,人前要出丑,眼前这多男女,咋样出去,再是男人脸皮厚,也不可能在稠人广众面前,赤裸出身体,一样的尴尬,一样的着急,两个人在水里你瞅瞅我,我看看你,硬是沒有办法,老婆用眼只是噔他,却并不知他贪便宜买假的底细,王干事更不愿自揭家丒
招夫人怒骂,于是低下头,自认倒霉!
        约莫过了半点钟的功夫,沒有一点法子的王干事夫妇急得如汤浇蚁穴,不知就里,忽然岸边志宏叫他,快呀,还沒好,王干事如得救兵,叫来志宏,附耳一阵窃语,“哈哈,哈哈哈”志宏一阵猛笑,快步离去,稍即拿来一红一花两套浴裤,王干事夫妇救命一样拿去,就水中脱换,仓皇中上了岸,披上浴袍,飞也似的逃去!
        嘻嘻,嘿嘿,哈哈,浴池中先来后到的男女,一阵叽喳,各自会意,稍即,又恢复了原来平静舒缓,悠然的秩序。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2469.html

文章标题:【孤独与快乐小说】尴 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