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驿路笛声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3日 10:34:49 游览量: 200

简述: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屈春鹏小说】驿路笛声 驿路笛声 1. 我叫肖玉,是个驿卒,蓝田县青泥驿的驿卒。我总是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屈春鹏小说】驿路笛声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驿路笛声

 

驿路笛声

1.


    我叫肖玉,是个驿卒,蓝田县青泥驿的驿卒。我总是随身带一支斑笛,即使是办差役时也不利外。因为《唐律疏议》第一百二十九条的规定,我曾因此被罚杖二十,可事后我依然如故。


我对自己的身世知道得很模糊,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就成了孤儿,在长安的街头巷尾流浪、乞讨,像一条没有主人家的狗一样,直到被师傅收留。


师傅是个颇有名气的乐师,最擅长的就是竹笛,曾自谱《潇湘幽怨》,执一支斑竹精雕的竹笛吹奏,使整座长安城哀泣月余。因此曾有无数的乐师登门求谱,却都被师傅一一谢绝。一日,师傅突然要将曲谱传给我和师妹唐琬,然而就在我和师妹略通不久,他老人家便遭奸人诬陷入狱,最后愤懑而终。师傅在临终前将斑笛传给了我,并再三叮嘱我要照顾好师妹,可他走后不久我就被莫名地充军了,师妹也沦为官妓——专侍官家的歌女,从此相互之间再也没有了消息。那一年我十六岁。


我记得我被押到青泥驿的时候,驿长可怜我年幼,又知道我略懂点文墨,就保下我做了驿卒。也算是死里逃生,我当时还带着斑笛在身边,所以还觉得自己的命运不是太糟糕,只是想起那天被分开时泪下如雨的师妹,心就像被针刺,滴着血在作痛。


从分别到现在已经四年了,疲悴的四年,痛苦的四年。我办差役去过很多地方,苏杭、扬州、秦淮河畔都曾留下的匆匆的足印,飘荡过我凄迷的笛声,每到一处,办完差役后我总要去当地的歌楼柳巷寻找师妹,还常常吹起只有我和师妹才会的《潇湘幽怨》,在歌楼云集的地方。只是到如今还没有丝毫有关师妹的消息。


驿长待我非常好,在这四年里他也一直竭力帮我打听着师妹的消息。能遇到驿长,我觉得是老天爷对我坎坷人生的稍许的怜悯。


每有闲暇的时候,我总喜欢坐在驿馆外的小山上吹我的斑笛,悠游自得,心平气静。我跟师傅学了很多曲子,当然也是师妹都会的曲子。


我吹响笛子的时候,总会忘掉世界上的一切,若痴若愚,因此驿馆里的人总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让我有点儿孤独,更有点儿寂寞。

 

2.


元宵夜,天气清寒,圆月如镜,驿馆里只剩下我和驿长两个人。


一盏青灯轻轻摇曳着,灰影幢幢着桌子上的四盘菜食,旁边铜炉里炭火炽红,锃亮的铜制酒壶烫在热水中。依《驿律》,铜器只供上客用,驿卒擅用是要受杖刑的。


我和役长的酒杯里都氤氲着热气,两人的脸色都有点儿发红了。


以前的这个时候,师傅总会带着我和师妹去看灯会,长安城里的灯会,人很多,很热闹。我说


又想你师傅了。驿长又喝下一口酒问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倒满酒回答道,孝、悌、忠、信、礼、义、廉,不思不孝。又一杯酒下肚。


酒入愁肠,人就醉得更快。我忽然很想再吹一曲《潇湘幽怨》,我想起自己竟然很长时间没有吹过这首曲子了。


执笛,摒息,闭目凝神,一丝气流游走,斑笛便响起了低沉哀婉的泣诉,若有清泪滴滴点点,恨意幽幽,怨意悠悠。

 

3.


黄昏,春日的黄昏,当长寿山只剩下一道绵长的弧影时,驿长从长安城飞马回来。


驿长很急切,他给我带回一个意外的消息。驿长告诉我,他打听到乐官何建曾想得到《潇湘幽怨》曲谱,被师傅一再拒绝最后怀恨在心,诬陷师傅作过反诗,最后被害死狱中。


听罢,我直觉得血液像炙鼎里的沸水直往头顶冲,我的眼里似乎有血色的殷红。我有种直觉:我一定会杀人的。


我现在开始研究一根教人暗杀手段的书,手抄本的,很是破旧,是我花去三百两银子从一个行乞的瞎子那里买来的。


我有开始想师妹了。她依旧没有消息,凭我的斑笛响彻东西驿道,就是没有人应和。我的笛声就像傍晚天上归鸦的长叫一样,永远都是无比凄切和孤独的。

4.


清早,驿长叫我去长安城办一趟差事。


临行前,驿长很严肃的告诉我此行要经过何建的家门前。立即,这句话像闪电一样,在我的脑中留下异常清晰的光影。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2764.html

文章标题:【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驿路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