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文艺百家丨《流金岁月》:梦幻人生背后,是诗化的软弱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03日 10:33:39 游览量: 136

简述:

金庸是一个通俗文学“流金岁月”的象征,也是上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却没有能传承下去,可见“流行”是新桃换旧

文艺百家丨《流金岁月》:梦幻人生背后,是诗化的软弱

2021-01-22 07:52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文艺百家丨《流金岁月》:梦幻人生背后,是诗化的软弱

通俗小说家亦舒走红的年代其实距离我成长的年代有些遥远。在互联网文学刚兴起的时代,我们这一代的普通读者是先接触到亦舒的“小金句”,再知道她的小说。用如今的眼光来看,亦舒的行文方式很适合网络阅读,常常是一句一段,关注的是都会情感,叙事节奏也很快,她写得最娴熟的作品,都烛照了现代都市女性情感命运的曲折和心里的沧桑。

小说《流金岁月》很有时代气息。女主人公的年纪都比较小,刚中学毕业的蒋南孙,母亲不过40岁,蒋南孙不喜欢母亲旧式太太的生活方式,觉得母亲这辈子就是打牌跳舞吃燕窝好像一个自暴自弃的闲人。这源自于上世纪60年代妇女早婚的时代背景,让人联想起简·奥斯丁的小说里也有类似的情况,妈妈们还不到40岁,手上已有三个女儿要嫁。电视剧去掉了等级森严的职场设置,实际上将女性职员可能面对的社会参与问题大大简化了。小说中似有若无的旧时遗风,并非刻意美化,而是为读者展现了某种秩序森严又迷雾重重的社会氛围。穿越到21世纪的上海的主人公,则完全挣脱了类似的时代束缚。在职场不断受到重用和保护的朱锁锁就是个例子。在情场总能找到暖男的蒋南孙也是个例子。她们都比小说里过得好。

小说中的蒋南孙是文学专业的学生,还是一个“射雕迷”,她在大学里参加金庸讲座还要等签名的情节,被电视剧替换成了建筑设计专业背景。00后的孩子对金庸的印象不深,这是我当大学教师以来最大的震惊之一。因为在我小时候,没有人不知道金庸。金庸是一个通俗文学“流金岁月”的象征,也是上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却没有能传承下去,可见“流行”是新桃换旧符……又如蒋南孙慢慢发现男友的自私,两人情感潜藏分离的预兆,小说里写到了电视里正在转播那位著名的夫人在一场谈判结束时在台阶上跌了一跤,蒋南孙转头发现和男朋友已没什么话可说……这样带有历史感的复杂联结,在电视剧里也被更通俗的刻板印象“凤凰男”的标签替代了。“凤凰男”本就是带有污名的词汇,炒股狂人蒋南孙父亲轻蔑地评价女儿男友“你的房子,在外环啊”,也仿佛是从热门脱口秀里借来的地域段子,另一头他拜托美貌的朱锁锁讨好老板、老板秘书的设计,让城市继续承担着势利、排外、拜金的刻板印象,和“凤凰男”一样是被强化的“污名”。

展开全文

我们的确可以看到编剧采撷了不少流行元素,为了借由改编引发社会讨论下了不少细致的功夫,可惜它并没有什么企图心要展示真正的上海精神、上海力量。电视剧制作是很精良的,只是这种精良是技术的精良,而不是思想的精良。正因如此,表面上“亦舒热”旧梦重温,内里却已几乎看不到亦舒早期曾喜爱过从五四文学中汲取灵感的痕迹,例如她曾将鲁迅的《伤逝》改写为《我的前半生》,或用《朝花夕拾》来命名自己的小说。

电视剧强调“女性友谊”,这也是我感兴趣的话题。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八卷中曾定义“友爱”,他认为“(友爱)是一种德性或包含一种德性。而且,它是生活最必需的东西之一。因为,即使享有所有其他的善,也没有人愿意过没有朋友的生活……”。他将友爱提升至公正、共同道德、共同体同样的高度,让“共同”这一关键词在友爱关系中成为核心。可惜的是,亚里士多德说的仅仅是男性之间的友谊。蒙田在《论友谊》一文中认为,“以女人寻常的能力来说,她们难以胜任维系这个神圣纽带所需要的交流和沟通;她们的灵魂不够坚强,不能承受如此沉重而持久的关系。”这是人类曾经走过的书写环境。中国故事传统里,“友伦”故事也多以男性为主,四大名著中就有两部都是着重描写男性结盟的故事。在这一背景之下,走红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亦舒在女性小说题材和故事的创作上有不小的文学贡献。除了《我的前半生》《流金岁月》之外,小说《叫我阿佛》写作的是上世纪60年代书院女的生活素描。女孩子偷偷在宿舍抽烟、喝红酒、看叶慈和艾略特的诗,代表了某种共同的、有别于世俗生活的精神追求。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32506.html

文章标题:文艺百家丨《流金岁月》:梦幻人生背后,是诗化的软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