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李炳君小说】一个瘸腿女人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6日 18:16:01 游览量: 132

简述:

1 有个女的拿着领导批的申请来开免票。说是要到秦皇岛去找她男人。 那时,我们单位还属于铁道部系统,职工和家

【李炳君小说】一个瘸腿女人

  


 1
  有个女的拿着领导批的申请来开免票。说是要到秦皇岛去找她男人。
  那时,我们单位还属于铁道部系统,职工和家属可以享受免费乘坐火车的福利。处办公室专门有一个同志负责开免票。
  我抬头一看,这女人有有五十多岁,衣服穿得打里拉瓜的,小脑袋胖身子,活像早集上卖的那种死鲢鱼,还瘸着一条腿,走路向一边一歪一歪的,说话就像嘴里含着裹脚布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个家属。
  开票的时候,她喋喋不休地说,有人在秦皇岛看见她家老周了,她要去秦皇岛把她男人找回来。
  开免票要交押金,开票人叫她交十元押金。她说她没带钱,欠着行不行?开票的同志说不能欠。她不愿意回家拿,就问办公室的同志借。她一个一个人的问,没有人借给她。她也真有耐心,一直走到我的办公桌前,要向我借十元钱。
  我不认识她,我也不想跟家属们打交道,她那形象我也恶心。但我觉得那么大一个人,连十块钱都借不出来,该是多么没脸呀。我出于对人的尊重,拿出了十元钱给了她。
  她开了免票后对我说,她退票时把钱还我。我礼节性的点了点头。
  2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我借钱给这女人,和大家不一样的原因,这女人走后,办公室的人就七嘴八舌地说起这个女人来了。
  一个人说,这个瘸子叫关仪秦,向来是借钱不还的。她男姓周,是个退休职工。
  另一个人接着说,她男人离家出走了,不知去向,已经好多年了。
  又一个人补充说,她男人离家出走是因为这女人不贤惠,对她男人不好。
  又有人补充说,她男人走得不明不白,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她把她男人害了。
  还有人说,她年轻时,男人在外施工,她不知道从哪勾住了个男人还怀孕了,管计生的发现后让她做掉,她还东躲西藏的不做,还非要生下来不可。有人问她为啥还要生下来?她说她想生下来卖钱!
  听着大家议论,我心里惊悸,这女人,魔鬼!
  3
  过了几天,关仪秦到办公室还免票,退还押金时把十元钱还给了我。我觉得这个魔鬼还保留着这点诚信。
  不久,就有人反映她到秦皇岛是去做生意呢。我们这里葡萄便宜,秦皇岛比我们这贵两倍。她每天跑几趟,每趟带两筐,在免票有效期的五天内,她来回跑了十五趟,挣了三百块钱。三百块钱,那时是一个科级干部一个月的工资了。不过听说她也差点累得吐血。我打内心里鄙视这女人,真是个财迷心窍的货,联想到她婚外情怀个孩子想生下来卖钱的事,我觉得这个女人不仅是财迷心窍,而且是个不要脸的货。真叫人恶心!
  我借给她十元钱完全是出于对人的尊重,没想到却给自己惹上了麻烦。她有时到办公室里来找我,有时在我下班回家的路上等我,缠住我,让我给处领导反映,让处里派人给她找男人。我很不客气地吼她,你还有脸说叫处里给你找男人,是你把你男人气走了,与处里有啥关系。没想到她竟然哭了起来。她说,她男人老周是对处里处理他的工伤问题不满才出走的。不要脸的货!我心里暗暗骂道。说实在的见到这个女人,我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
  4
  嗵,嗵,好大的声音!办公搂上班时间都是很静的,一般来说,大家说话声都很克制,尤其是临近领导办公室的部门,有谁会制造这么粗野的响声呢。
  我和行办主任赶忙跑出办公室去看,只见是关仪秦这个女人在踢王总的门。
  我们赶快去把关仪秦拉到我们办公室,问她是怎么了?
  关仪秦嘴里噙着裹脚一样呜呜拉拉的说,她要单位领导把她家的暖气片卸掉,她冬天不用暖气。
  我说,这里冬天零下二十度,没有暖气咋过冬?
  关仪秦说,不用你们管,我自己有办法!
  我说,你去找物业上吧,就说我说的,让他们给你卸掉!心想,卸掉还不容易,看不冻死你个王八蛋!
  劝走了关仪秦,回到办公室,大家又议论起了关仪秦。
  有人说,她们那个楼门的住户反映,关仪秦有意把楼道的声控电灯弄坏,晚上上楼道里黑黢黢的,差点崴住脚。
  我不理解关仪秦为什么这么做,问这是干什么呢?
  开票的小鹿说,楼道里的路灯是对门两家负担电费的。她家住一楼,谁进楼一跺脚灯就亮了,她嫌多掏电费呗!
  5
  以后,有两年没见关仪秦。都忙得不行,谁有心思关心她的去留?
  去年,我也办理了退休。不工作了,一身轻松。
  一天,从外面打麻回来,发现茶几上放了两个特别大特别红的桃子,还有三块竹炭香皂。
  我问老伴,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老伴说是关仪秦送来的。
  我皱着眉头说,要她的东西干啥,还不给她扔出去!
  老伴瞪着眼睛说,关仪秦咋了?是你,你就能给人家扔出去?
  我说,这人不好!
  老伴不服气,咋不好?
  我个大老爷们,本来不想说她的啥。见老伴那样,我就把我知道的关于关仪秦的劣迹说了一遍。
  没想道老伴气愤地说,我的李大主任,你可真是官僚官到家了!怀孩子那事,那是在平房住的时候,她的一个邻居跟她不对付,造她的谣,说她怀的是野种。两口子打仗的事,也不光是怨关仪秦,那老周是个酒鬼,发了工资狠劲灌那马尿,不给关仪秦几个钱。那老周退休后拍屁股走了,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碰见这号男人,你说扰心不扰心!关仪秦是个瘸子,残疾,又干不成啥,还有两个男孩呢,一个上中专,一个上技校,你说关仪秦难不难?暖气费,一年一千多,你让她咋掏得起?谁不知道屋里有暖气好?她拆暖气片容易吗?就这样,她是能挣钱的地方就拚着命挣,能省的地方就拚着命省……
  老伴一席话,说得我心里很难过。刚好过年单位里给每个职工发了一百斤米面和一桶油。我和老伴俩人二百斤面两桶油,半年都吃不完。有一年到夏天,米都生虫了。我说,把这给关仪秦送去吧,今后,尽咱的力尽量关照吧!老伴听我说点头表示同意。
  我扛起米面,让老伴提上一桶油就去关仪秦家。
  一路上,不知为什么,心上有一种负罪感。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3302.html

文章标题:【李炳君小说】一个瘸腿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