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远去的冬天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2日 12:39:07 游览量: 153

简述:

西北风裹着土末子,一阵又一阵冲打窗户。 一处窗纸破了,啪啪地煽着,油灯豆大的火头,剧烈地一摇,灭了。屋里

【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远去的冬天

  西北风裹着土末子,一阵又一阵冲打窗户。

  一处窗纸破了,“啪啪”地煽着,油灯豆大的火头,剧烈地一摇,灭了。屋里漆一样黑。

  母亲不点灯,摸索着不知用啥堵上破窗洞。

  过不多会儿,又一处窗纸破了,母亲再摸索着堵上,并摸黑给父亲吃了药。

  母亲不时拨弄一下炭火,微弱的火光,便在窑屋里漾开一汪暖色。

  我和妹妹都不说话,静静地坐着,静静地看着火盆上煮着洋芋的小铁壶。

  父亲生性是个不爱说话的人,饥饿和疾病几乎又使他成了哑巴。倘若他不咳嗽,不喘息,就很难听到他的声音。

  “咯当咯当……”洋芋在小铁壶里煮着,香气越来越浓。妹妹不停地往前探头,探一次,母亲摸一下她的头。我不停地咽着唾沫,唾沫咽得牙根都发酸了。

  我竭力不想那个讨厌的“吃”字,但目光说啥也离不开小铁壶。小铁壶里“咯当咯当”的声音,令我无法抵御,那好像就是在不停地提醒我:快了快了,马上就熟了!

  小铁壶是借来的,底大口小,矬锉矮矮的,能装两碗多水。母亲叫它“扁壶”。

  说不上过了多久,母亲点着灯,黄融融的光线辐射开来,窑屋里一下子亮了,让人感到暖和而舒适。

  母亲揭开壶盖,长吹一口气,把眼睛凑近壶口,用筷子夹出一块洋芋,翻转着看了看,确认煮熟了,这才放进碗里,又夹出几块,对我说:给你爷爷送过去。

  爷爷住在另一个窑洞里。

  本来我们这里是不住窑洞的,住的都是土木结构的平顶房,但是没房子住也只好箍窑洞住了。

  爷爷的窑洞距离我家的窑洞也就三四米远,门上挂个草帘子,进门两步就是炕。跟看瓜棚没啥两样。

  碗里麻将大小的洋芋块,冒着夺人心魄的香气,我恨不得连碗一口吞下去。

  爷爷不肯和我们一个锅里搅勺子,但母亲每次只要煮点啥“好吃的”,总给爷爷头份子。

  可是每次给爷爷送去啥吃的,爷爷都坚持要我住在他那里,说夜里口渴了,给他倒个水啥的。每次都只把送给他的食物尝一口,就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少安,你吃了吧,爷爷胃不好受。

  我不肯吃,爷爷就让我“端回克(去)”给妹妹吃。母亲亲自端过来劝他吃,他就说:娃们吃了长身子骨,我吃了干啥?

  母亲再劝,他便连声说:好,好,我吃,累一天了,缓着去吧。但隔天早上,他用沙罐热好,还是要我吃,我不吃,他就会狠狠地说要“倒掉”,我只好悄悄吃了。

  有天晚上,爷爷催我快睡,可我咋也睡不着。爷爷在我身边躺下、起来,起来、躺下,不停地翻腾,喘息声也越来越大。我有些急了,披上衣服,搬开堵门的草捆子,去喊爸妈。

  爸妈好像早有准备,我一喊,他们就应声跑了过来。父亲摸摸爷爷鼓胀凸起的肚子,坚决地说:大,掏吧,不掏不行!”

  爷爷不肯。

  母亲说:大,自个儿孙,又不是外人。

  其实,爷爷对于我们来说,还真是个外人。


  放学后,我懒懒地走进院子,忽然听到母亲断断续续的哭声。

  我赶忙跑进耳房,只见母亲搂着妹妹坐在炕沿上,头发披散着,乱蓬蓬的,眼泪一把,鼻子一把。妹妹把脸偎在母亲怀里,也在高一声低一声地哭。

  炕上,铺盖和席子卷在一边。

  地上,东西四零八落,这一摊那一堆。

  父亲不在屋里。

  耳房窗户小,光线暗,这时越发暗了。四壁空空,显得无边无际,空旷冷清,象陌生的田野。

  我害怕了,问母亲原委,母亲只顾哭,不理我。

  我去堂屋,堂屋的家具也没了,问爷爷,爷爷背身睡在炕上。我大声喊他,摇他,他无力地抬起手挥了挥。这下,我更害怕了,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找父亲,身上冷,肚子饿。

  天黑了,刮着风,风声像一个垂死的人在呻吟,尘土一股一股往身上扑,打得脸生疼。

  庄子里,家家关门闭户,听不到人声话语,听不到鸡鸣狗叫,啥也听不到;看不到灯光,看不到人影,啥也看不到。只有东天边的一颗星使劲地眨着眼睛。

  父亲在生产队的牛圈里。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345.html

文章标题:【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远去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