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海上清风小说】小黑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08日 02:09:22 游览量: 197

简述:

年前,老伴恋恋不舍地扔下了年过七旬的老孙头,一个人走了。 大年三十晚上,鞭炮齐鸣,烟花飞舞,五颜六色的光

   

【海上清风小说】小黑


       年前,老伴恋恋不舍地扔下了年过七旬的老孙头,一个人走了。
    大年三十晚上,鞭炮齐鸣,烟花飞舞,五颜六色的光照亮了这小山村的夜空。在城里的上班族回来了,外出打工的青壮年们也回来了,家家都是欢歌笑语,户户都是酒肉飘香。
    村东头老孙头家,冷锅冷灶,家里没有一丝过年的味道,唯有这破旧的老屋中吊着的那只15瓦灯泡发出昏黄的光。灯下,老孙头坐在那把动一动就会发着"叽叽嘎嘎"声响的破竹椅上,双手捧着老伴的遗像,默默地注视着,心里回想着和老伴曾经一起走过的日子。
    老孙头种地是把好手,劳动积极,再加上识几个字,那年头,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于是被大伙推选当了生产队长。当时,村上好多黄花闺女都喜欢和他套近乎。可他就是没上心,偏偏喜欢上了邻村一位比他小四岁的姑娘。老孙头二十五岁时把她娶了回来,几十年后,就成了他的老伴,大概这就是人们说的缘份吧。结婚第二年,他们添了个大胖儿子,取名孙坚,从此,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想到这儿,老孙头的嘴角边浮上了一丝笑意。
    孙坚高中毕业,应征入伍,两年后参加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牺牲在老山战场。部队首长送来了儿子的遗物,当地领导送来了几百元的抚恤金和烈士证书。刚开始,大家都关心烈属的生活,探望的、慰问的从不间断。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事也在人们的心中慢慢地淡去,只有当作父母的,儿子在他们的心中永远占着重要的位置。当时听部队首长说过,儿子牺牲后埋葬在云南的烈士墓。路太远,不能去儿子坟前燃柱香烧些纸钱,他们便把儿子生前穿过的军装在坟地里埋了,立了个碑,每逢清明冬至,就到碑前和儿子说说话。儿子离去后,伤心过度的老伴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村里收成不好,这些年来,老伴看病住院的费用,全靠问乡里乡亲借。这借的底账,老孙头都用本子记着。他望着老伴的照片,心里暗暗说: "老伴,你放心走吧,等我把借的都还清了,就去找你。"
    老孙头正想着,好像有人在推他。转头一看,是老伴。只听老伴说:"老头子,我走后你一定孤独,这狗狗叫小黑,通人性,你就养着,让小黑伴在左右就不会寂寞了。"老伴的话刚说完,一阵阵"咚咚咚咚"爆竹声把老孙头惊醒过来。已经午夜,村里正在放高升辞旧迎新呢。老孙头抓抓头皮,原来刚才是在梦中。
    春节过后,老孙头托人从邻村要来了一条浑身披着黑毛,与梦中老伴抱来那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黑狗,他给狗狗取名叫小黑。有了小黑作伴,老孙头不寂寞了。他经常和小黑说个话,唠个嗑,小黑呢,也跟在老孙头身边,时刻不离左右。小黑挺乖,只要有陌生人一进院门,它就会对着叫个不停,直到主人出来喝住,才会乖乖地趴在主人脚边,但仍旧会把尾巴夹在屁股下,两眼警惕地盯着对方。
    自从老孙头领养了小黑,仿佛有了些许寄托,生活也有了规律。不过,他还有一个目标,还债。他要把老伴生前看病住院时向乡里乡亲借的钱还上,不还清这些钱,心里头不踏实,再说等到自己百年以后,哪这张老脸去见自己的老伴。
    可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上哪儿挣钱还债?这让老孙头伤了脑筋。听村里在外打工的人回来说,城里人现在爱吃绿色蔬菜,爱吃草鸡草鸭,连鸡蛋鸭蛋也喜欢吃带草的,还说这农家莱和草鸡草鸭能卖出个好价钱,人家城里人抢着买,跟不用花钱似的。自己虽然这把年纪了,但干点农活还行。既然不能外出打工,就在家门口拾掇出几垅菜地,旧院里喂些鸡鸭,到时托人去县城卖了,也用不了几年就能把欠的债还了。
    菜地拾掇出来了,菜秧也种上了。老孙头又去抱回了二十只绒鸡仔绒鸭仔。看到菜秧一天天长,绒鸡绒鸭也开始长羽毛时,老孙头心里乐呀,就连小黑也摇着小尾巴欢乐地跳跃着。可这样的日子过了没多久,小黑不跳了,平时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尾巴也耷拉了下来,整天趴在窝里一动也不动,不吃也不喝。
    这下急坏了老孙头。他一辈子没养过狗,但知道这小黑病了,就不晓得咋治。便心急火燎地去隔壁问刘老伯。刘老伯家养了几十年的狗,听老孙头说了,立马过来,看后他告诉老孙头说,这是小猫小狗翻骨,得去买些羊肉,熬熟了连汤带水喂它,要赶紧,迟了小狗就没得救了。
    这小山村没有人家养羊,哪来什么羊肉? 买羊肉得上一百公里外的县城。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放亮,老孙头便起了床。他来到狗窝前,抚摸着小黑的头说,小黑,我这就去买羊肉,等你吃了羊肉,这病就好了。小黑好像听懂了老孙头的话,两滴泪珠滚出了眼角。
    奄奄一息的小黑一连吃了几天老孙头喂的羊肉,喝了羊肉汤,身体慢慢地养好了,又开始活蹦乱跳起来。
    时间过得真快,老孙头菜地里的蔬菜已经收了好几茬,村里人见他年纪大不方便去县城,都主动帮他把菜捎到县城买了。老孙头院里喂养的那些鸡儿长大了,公鸡会打鸣了,母鸡也下蛋了,就连那十来只蛋鸭也不闲着了,每天的鸡蛋鸭蛋都有二、三十只。每当从鸡窝鸭棚里摸出一只只滚圆的蛋时,老孙头就会乐得把嘴巴撕裂到耳朵根边。他把那些鸡蛋、鸭蛋拿去市场上卖了,有时还捉上几只长得快的公鸡,回来时再添了些小绒鸡喂养着。
    清明到了,老孙头带了小黑上坟。他在老伴和儿子的坟前摆上供品,点上香烛。告诉老伴,一年下来,已经还了三分之一的欠账。再用不了两年,借的钱就可以还清了。乡亲们都不肯收我还的钱。这怎么行?大家挣点钱都不容易,再说,这做人就是做诚信。
    又过了二年,老孙头从刘老伯家回来,坐在那把旧竹椅上翻开了记事本,把最后一个名字从记事本上划去,这时他才深深吁了一口气。突然头一歪,一抹涎水从嘴角淌下。
    小黑见状,连忙咬着老孙头的裤管,发出一阵阵"汪汪汪"的惨叫声。见老孙头没动静,小黑窜出家门,跑到刘老伯家,咬着刘老伯的裤脚就往自己家拉。
    刘老伯跟着小黑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老孙头已经走了。小黑趴在老孙头跟前,不停地呜咽着。它默默地看着人们忙里忙外,等大家把老孙头的骨灰埋在他老伴和儿子坟边后,小黑不见了……
    清明,坟地香烟缭绕,坟前纸钱供品,只有老孙头,他老伴和他儿子坟前冷冷清清。
    刘老伯一家祭坟回来刚准备吃饭,突然一条黑狗撞了进来,对着刘老伯发出轻轻的叫唤。
    这不是老孙头家的小黑吗?小黑,吃块肉。
    刘老伯把一块红烧肉扔给小黑,小黑闻了闻,没吃。小黑,肉都不吃,你想吃啥?
    小黑对着桌子轻轻"汪汪"了两声。桌上,放着一大盆青团。刘老伯拿了个青团放在地下,小黑一口咬着青团,向外跑去。刘老伯看着小黑远去的身影,自语说,现在的狗怎么不吃肉,吃青团了?
    没一会儿,小黑又跑了回来对着桌子轻轻地叫着,刘老伯又拿了个青团给它。小黑一口咬着青团向外跑去。过了不久,又回来对着桌子叫唤。
    奇怪了,这小黑今天怎么了?刘老伯又给了小黑一个青团。小黑咬了又马上向外跑去。刘老伯也马上跟了出门,他想看个究竟,知道个明白。只见小黑出了村,往山边墓地方向跑去。
    当刘老伯来到墓地老孙头一家的三个坟前,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只见每个坟碑前摆放着一只青团,小黑趴在老孙头坟前呜呜地叫着……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3659.html

文章标题:【海上清风小说】小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