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评滕肖澜长篇小说《心居》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9月19日 16:00:10 游览量: 70

简述:

摘要: 滕肖澜的长篇小说《心居》以上海为背景,从房子这一当代社会新热点入手,从住房、家庭关系、婚姻等多方面对当下的家庭作了真实而生动的书写,通过物质、精神与社会的

评滕肖澜长篇小说《心居》

  摘要:滕肖澜的长篇小说《心居》以上海为背景,从房子这一当代社会新热点入手,从住房、家庭关系、婚姻等多方面对当下的家庭作了真实而生动的书写,通过物质、精神与社会的多重空间,表现了中国家庭生活的变迁,同时也在家庭文学上努力探索新的艺术道路。作品既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家庭文化和家庭文学的叙事风格,又从社会与家庭的新发展出发,提炼新的家庭精神,创新家庭文学的叙事策略。

  关键词:滕肖澜  《心居》  空间  家庭文学

  作者汪政,南京晓庄学院教授(南京210019)。

  一、作为家庭生活史的住房史

  对于家庭来说,人们首先面对的就是房子,因为房子是一个家的物质空间,一个家的外在性存在,所以从古至今,中国人对作为居住空间的家一直非常在意。但是,将房子作为文学叙事的重要元素,大概只是这些年的事情,这当然与居高不下的楼市有关,尤其对一线城市来说。滕肖澜认为写上海,房子是绕不过去的。所以,在《心居》中,滕肖澜写房子极其耐心。一个家庭没有房子不行,在最基础的层面,房子当然是用来住的。不管是老上海人,还是新上海人,房子都是他们生活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也是难题。有了房子,生活才真正地开始了。但是,当社会迅猛发展,生活中各方面被改造与创新之后,房子被更多的经济、文化、自然、教育、消闲、消费、交通包括房子本身的大小、户型与装修等因素重新定义,它已经不是原先的单一、朴素的家人的活动空间与居住地,而被赋予了从不同角度计算的附加值,这些价值又通过价格来体现。于是,住房成了这个时代财富的象征,也成了这个社会特殊的商品。

  房子在当代生活中的重要程度怎么说也不过分,以至社会的变迁都可以借助住房得到观照,因此,一个家庭的住房史也就成了一个家庭的生活史,而一个家庭最大的经济活动常常也就是围绕住房进行的经济行为。因为住房,过去的等级阶层可以被打破,甚至颠倒。小说中的施源与展翔就是一对例子。施家原是大户人家,几代读书、经商,积累下可观的财富与显赫的声望。但世事沧桑,到了施源父子这两代,偏偏一再错过了换房、购房的机会,等到回过神来,早已被房市甩出了局。现在,“施源家是老式里弄房子。晒台上搭房子,前后楼再搭三层阁。他家住底楼亭子间。正对着前客堂,再下去是灶披间(厨房)、晒台。改造过,但还是煤卫共用。房间统共不过三十多平方米,隔成两块。他住里面,父母在外面。”作品在描写了这份窘境后写道:“地方虽小,竟是不乱。物品倒也摆放整齐。空间再逼仄,一只书架也是要的。全套大英百科全书便占了一半地方。早年的钢琴也还在,拿布罩了,上面摆个鱼缸,养一些热带鱼。旁边一樽水晶花瓶,插几束淡紫色康乃馨。居然还有块角落腾出来,放一架踏步机。”但这种努力挣扎出的旧日贵族气息又有什么用呢?相反,展翔家祖上不过是市郊的农民,但是,自从他1998年心惊肉跳地贷款买下第一套两居室开始炒房生涯后,虽然一路如过山车一样,但如今手上竟有六套房了,“以世纪公园为轴心,方圆三公里之内,高中低各个档次都有”,“房产证一堆拿在手里,扑克牌似的。房子是真金白银,跟它相比,银行里的存款就不值一提了。别人辛苦一世挣下的肉里分,他买进卖出,一套的差价便抵得上十年工资。”展翔确实是个暴发户,但没办法,吃香的还是展翔,凭借手上的房子,他可以投资,可以做公益,而施源却沦落到限购后与购房人做假结婚的生意讨生活。施源的遭遇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在小说中他不是唯一倒霉的人。顾士宏的儿子顾磊算一个,后悔没早下手买房;顾清俞的闺蜜李安妮因为丈夫一而再、再而三放弃买房的机会愤而离婚;顾清俞的同事原先算是富人,但面对现在的高房价,手里那几百万又算个什么……“这种例子太多太多。道理谁都懂,要果断,要抓住机会。可买房子到底不是买小菜,一出一进就是全部家当。”“既想动,又不敢动,生怕楼市是第二个股市,高点进去,跌到爹妈家也不认识。”这是楼市房市,也是一个时代的经济史与生活史。

  由此,房子在当今社会的特殊地位得以凸显。房子不仅是住所,它成了财富,成了生活质量与社会身份的象征。房子是最保值增值的硬通货。顾清俞是顾家第三代里最有出息的,年纪轻轻就是高管,有钱怎么办?买房,限购怎么办?假结婚也要买。顾士莲女儿朵朵要出国学音乐没钱怎么办?好在还有房子,通过置换房子便可以解决家庭的财政危机。大的换小的,浦西的换成浦东的,眼花缭乱一倒腾,“差价200万,除去学费,女儿将来的嫁妆,夫妻俩养老的钱,勉强也够了。”顾士海的儿子顾昕结婚,妻子葛玥是局级干部家的千金,葛父对亲家半是商量半是强迫,一定要在高档小区给孩子买套大房子做婚房。“240平方米,三室两厅,装修得金碧辉煌。”其实,小夫妻本不用这样宽裕和豪华,还贷的压力也大,但这一切都顾不了,因为它不仅是房子,更是面子。所以,当葛父降职后,显示颜面扫地的同样也有房子,不仅这套房子住不起了,几乎是蚀本转手,连同“原先几套房子,被强制处理,只剩一套两室自住。狼狈到极点。”人与房就是这样连在了一起。所以,来上海打工的冯茜茜才说:“我别的不求,就是盼着在上海买套房子,不靠别人,单靠自己。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就够了。”姐姐冯晓琴听说她要买房,真是欢喜无限,这是人生的拐点,“关键是‘买房’这个动作,意义不同”。有时,为了房子,哪怕是刀锋上的行走,明知不可为也要去试一下的。冯茜茜与顾昕和葛玥舅舅联手,骗取政府贷款获利一套低价房,最后事情败露。这样的结果冯茜茜事先不是不知道,自己企业的前车之辙就在那儿,“害怕是害怕的,但是也刺激,浑身起鸡皮疙瘩,像洗冷水澡,进去时候抖抖索索,洗开了就爽了。什么都顾不上了。”房子就是如此,在滕肖澜笔下,住房不仅改写了这个时代的社会生活,更在塑造这个社会的消费心理与人格精神。滕肖澜说,围绕房子,人们“滋生出各种情绪,各种际遇。”她虽然说这“真正是命了。”但是小说所显示出的世道人心远比这一声感叹要复杂得多。

  二、家庭作为文学方法的变化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41643.html

文章标题:评滕肖澜长篇小说《心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