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淮北桔小说】杳行日记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0日 14:32:53 游览量: 191

简述:

一 月黑,无风,张三来坐,张三许多年不来,来必有事。 张三用茶许久,不曾开口,吃惊地发现我案头的学生试卷。

【淮北桔小说】杳行日记





月黑,无风,张三来坐,张三许多年不来,来必有事。

张三用茶许久,不曾开口,吃惊地发现我案头的学生试卷。我嘿嘿地陪着笑,且趋而掩之。张三粲然道:“你还在教书?”“嗯,教书。”张三便不言语,只是低头呷茶。有杯盖磕出悦耳的叮咚声。

“在西洋古代,每逢有人失踪,大家说,这人不是死了,就是教书去了。”张三忽然说。

我讷讷无言,仿佛记起张三原也教过书,本想做出吃惊的样子问他一句,但终于没有问。

“现在北京城里的夜晚,很难在家里寻到男人了。”张三磕了一阵茶杯,茶叶仍没有被吹散,索性放下,见我眼里满是狐疑,便自感幽默地调侃道:“腿脚没有毛病的都跑出来谈生意过夜市了。” 

我毫不体会他话里的意趣幽默,只是拿眼从我健全的腿望到脚,又用脚蹭着脚尖,无知无趣地难受极了。我极力地在记忆的宝囊里搜寻张三的牌头,但始终只是仿佛记得他也曾教书。

我鼓足勇气地问张:“你是张三吗?” 

张三打了个嗯顿,脸上残留的一点自我感觉的幽默跑得无影无踪。愣神了老半天,最后轻轻地站起来,草草地抓了我的指头,说:“改日谈,改日谈。” 

我从窗口望下去,灯光把他的身影照出白盔白甲的模样,他启动了小车,只一溜烟,他便消失在夜幕里。



接张三来信,“老地方见。” 

我不知道老地方在哪?那时候,我们有一帮人常聚在一起,弄得满屋子杯盘狼籍烟雾缭绕酒气熏天,谈艾特玛托夫艾略特萨特福克纳也谈松下电器,但就是没有“老地方”,总是打一枪换个地方。有一次我们企图在长江大堤旁的乱岗上弄出个“老地方”来,结果被巡堤人员当作无赖赶跑了。

就是没有老地方,即使有老地方,张三也绝不知晓的。那时张三由人带着听我们聚谈过几回,他总是呆在一隅,把腮帮咬得一隆隆的,指关节捏得噼啪直响。散场时,他的双眼里总带着狗眷其主的眼光,怯怯闪闪地迎着我们笑,毕恭毕敬地称我们为老师。

后来我们不谈了,因为我们大都结了婚,结了婚的人在外面就谈不出幸福了。但张三很谦虚,给我们每人写一信,一律称我们为大师,一律邀请我们到“老地方”来谈一谈,他说他写出了一部长篇力作,据我所知,我们一律没有去。

“老地方”肯定是长江大堤旁的乱岗。不过现在还谈文学之类,一定会被人当作神经病。

难道张三现在变成了神经病吗? 



问了许多圈内的朋友,都不知道张三是谁。旁边一似认识不认识的人,插一句说:“一百零八中倒有个张三,不过大前年被汽车撞死了。死前从怀里飞出一大堆纸片,说是他的手稿。”这位朋友说完,两腮堆起两坨戏噱的笑肌。

我心里嗄然一沉,难道张三化作了鬼,来缠着要我当他的老师么?我断不信鬼,但天地间却有许多事情找不出原委。看那天张三走时的神色,那是绝对还要来找我的。

“老地方”去不去呢?真不信鬼,为什么不去呢?难道百慕大移到了乱岗不成? 



月黑,雾,不见对岸灯火,偶然轮笛,声不透雾,闷闷若无。乱岗上伏草蛰虫之音,绵婉不觉。

立于乱岗许久,心中正悚然生怕。张三出。张三披一阔能抖肩、长能没膝的风衣,口叼雪茄而至。

我说:“你是张三吗?” 

张三答:“我是张三。”声音潮湿沉重,全不象张三。

我说:“你找我么?” 

张三缄口不语,只是将手探入怀中,摸出一个纸包递给我。

张三说:“二十万。”我被这无头无脑的话弄得木木然然的,心里想果真是个神经病。

顺手推那纸包,不想失手滑落江中。

张三也不惊慌,轻声道:“果真一样的又臭又硬。”哼一声,拂袖而去。

失魂落魄地回至家中,不意袖口上粘一纸片,定神看时,那纸却是张三那纸包上的,心中正惊:果真遇鬼不成,纸附魂了?细看纸边浆湖,才想到是刚才推散纸包而被浆糊粘住的。

那纸上有歪斜的字:张三死前说有部书要出没有钱我听张三妈说我是张三的孪生兄弟张三妈说为让张三读书把我从小扔在路上我从小就跟强盗薛师傅长大的找你二十万请帮出书。



今日报载,今晨江面上飘满百元大钞,为争钞票,落水者十余人,其中有两名教师一名作家。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4346.html

文章标题:【淮北桔小说】杳行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