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_原创文学网

甘肃文学纪元网是领先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提供网络文学的信息平台,致力于为文学爱好者提供精美文章浏览与互联网文章发布,内容包括经典文学、散文诗歌、世界文学、短篇小说等基于文学的全方位服务。

菜单导航
甘肃文学纪元 > 小说天地 > 正文

【拾黄金酒征文】【禾禾小说】 和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5日 18:18:53 游览量: 57

简述:

1. 腊月二十八,乔宁准备开车回乡间陪父母过年。 车开出二十分钟后,她才想起来,老爸千叮咛万嘱咐,要她回家的

【拾黄金酒征文】【禾禾小说】 和

 

1.

    腊月二十八,乔宁准备开车回乡间陪父母过年。

    车开出二十分钟后,她才想起来,老爸千叮咛万嘱咐,要她回家的时候去余阳哥那里帮隔壁李叔家带些酒回去,她家大年初二嫁闺女,要备喜酒。余阳哥的妈妈原来是他们乡卫生院的医生,当初乔宁还是余妈妈接生的呢。小时候他们几个经常一起玩,余妈妈和乡亲们的感情很深,虽然后来调回了城里,但是他们一家人仍是竭尽所能的照顾相亲们。

    乔宁在城郊调转车头,返回街上。


    余阳看见乔宁的车,便迎了出来,他招呼她进店里坐着,自己往她车上搬东西。余月姐今天也在,两个人有一阵子没见了,话多的闲不下来。

    余月说,我嫂子快生了,我妈让我过来帮我哥照料。

    乔宁问道,那你嫂子去哪儿了,怎么没看见她人?

    余月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脸上眉飞色舞地说,她呀,待不住,和朋友去打麻将了。我哥昨晚上还在调侃她,说,你再玩,咱家孩子以后一生出来,准会先说两个字,和,碰。

    乔宁一听,也乐了,两个人笑个不停。

    余阳把李叔家要的酒装箱子里,在车里放好,回到店里。乔宁走过去询问他,那是些什么酒,看着很喜庆。

    余阳告诉她,如果说酒,你可能不在行,但是你从小喜欢看秦腔剧,“拾黄金”你一定听过,这酒就叫这名儿。它不光是看着喜庆吉祥,而且寓意很好,象征着财富和幸福美满,这酒,还有一好处,配方独特,很养生。

    乔宁光听他这么一说,都觉得心花怒放,她说,我知道咱爸妈叔伯们为啥喜欢这酒了,这秦腔,这黄金,这健康,这乐呵。这酒啊,和咱这老百姓们,贴心。

    余阳说,我还给你爸他们带了几瓶,把我的祝福带到。

    乔宁说着谢谢起身告辞,余月出来问她,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说,初二参加完小夕的婚宴,没事就早点回来陪你。

    余月说,好,路上开慢点。


    一路上,乔宁那份奔着赶着回家过年,图红火的心情,把自己都感动了,就好像她已经偷偷喝了那“拾黄金”酒一样,如果可以酒驾的话,如果可以不被老妈骂“疯丫头”的话……


    2.

    乡间有城里所没有的安静和自然气息。乔宁回到这里,可以放任自己的任何情绪,一切都可以拜托给这里的天空和土地,它们是那么的宽厚,容忍着她所有的逃遁和不安。乡间,就是她心灵的一座后花园,供给着她生活的美和氧气。

    除夕那日,白天没事的时候,小夕来约她去隆冬的田野和小河边,听风,漫步,聊天。

    乔宁记得,小夕第一次戴上的红领巾还是她帮着系好的呢。她比小夕大几岁,那时,小夕还总是喜欢跑来找她,让她给自己扎辫子。如今,一转眼,当初的小姑娘就要做花嫁新娘了。

    时光在眼前朦胧漫过。

    今年是暖春,小河没有完全结冰,她们俩沿着河边走了一路,静静地听它叮咚吟唱。虽然这河比童年的河瘦了不少,可它仍是她们最亲爱的小河。

    小夕说,乔宁姐,你可能不记得了,小时候因为我的贪玩,把你的一条项链弄丢在了这条河里,怎么也找不到了。

    乔宁说,怎么能忘记嘛,因为这事,我妈和你妈当年可是隔着墙整整吵了一个上午,那之后,她们有好几年没有说过话。

    是啊,我爸和乔叔那几年也不在一起喝酒了,真不知道那个时候,他们怎么就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有那么大的仇恨?我有很久都无法释怀,为自己的调皮所造成的局面自责了很久。

    小夕,他们那个时候只是太年轻了,也许把那个项链看得比较重要,你看,现在,我们两家不是很好吗?因为,现在的他们把人和人之间的交情看得重要。

    乔宁姐,说到乔妈妈和我妈后来的和好,我还真要感谢那副麻将牌。

    是啊,麻将牌在乡间只是用来消遣的一种道具,他们不赌输赢,最多请喝瓶饮料。可当年的这个集体活动却意外的因为那偶尔的三缺一,我妈没少让我去叫李婶,这来来去去,两人竟比之前还要好,这么多年相互帮衬的不少。说到这儿,乔宁想起余月那天说的“和”和“碰”的玩笑来,不自觉的又嘴角上扬。

文章链接:http://www.gswxjy.cn//xstd/5291.html

文章标题:【拾黄金酒征文】【禾禾小说】 和